808vs人氣言情小說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笔趣-第1150章 故友的信相伴-q1pys

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
小說推薦穿越陪都之諜戰重生穿越陪都之谍战重生
夜半十分,马宝驹修好了一只手表和一个闹钟之后,终于听到了敲门声,他这才摘下了夹在眼眶中的放大镜,抬头对外面说了一句:“请进!门没有关。”
妄想症少女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冥河传承 水平面
这时,只见一个中医模样打扮的人,手里还提着一个药箱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见屋里只有马宝驹一个人,就压低声音说道:“马先生,你现在找我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急事?”
马先生站起身来,客气的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说道:“关区长请坐,确实有一件棘手的事情,需要关先生安排去处理。”
关镇会意的点点头,说道:“马先生请讲。”
马宝驹就将今天晚上“致美楼饭店”发生的锄奸行动对他简单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关区长,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尽快除掉熊本初和那个叫晓沉的女人,他们已经影响到了特派员的安全。”
“好的,马先生,我立刻着手安排此事。”关镇随即又问道:“特派员最近可好?最近一连串的刺杀行动,取得了很不错的效果,兄弟们的士气大涨,狠不得再干几个大的行动。”
马先生笑着对关镇说道:“关区长,特派员还有更重要的使命,因而他近期都不会与我们经常见面,但是他对全局的情况都非常了解,我们只需要按计划行动就可以了。”
关镇最近一直想和林寒见面谈一谈,既想表一表功,同时多与他套套近乎。因为林寒根本和以前的各种各样的特派员都不一样,几乎不出现在上海滩的声色犬马场所,也不接受贿赂和宴请。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让他多少都有些无所适从。
他听马宝驹这么一说,只好将自己想见林寒的话缩了回去。有些悻悻然的说道:“好的,我回去就制定详细计划,尽快采取行动。”
總裁 的 33 日 索 情
马宝驹也看出了关镇欲言又止的表情,就安慰他道:“关区长,特派员此前还说过,这一次原上海区的行动还是可圈可点的,这都是关区长的功劳啊!”
关镇脸上也流露出了几丝笑容,“嘿嘿”笑道:“多谢特派员的夸奖了。”
说到这里,马宝驹转移了话题,问道:“关区长,最近你的药房生意兴隆啊?”
“还好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学过几天中医,现在滥竽充数,装模作样还是像个大夫的,抽调的几个弟兄配合得也很娴熟,药房倒是比马先生孤身一人在此要热闹得多。”关镇又抬头大量了一下四周,笑着说道:“马先生,我以为这钟表行还是得添个小伙计才更像样一些。”
马宝驹点点头,客气的说道:“是啊!只是我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不仅要效忠党国,而且要机警聪明,最十六七岁,不知关区长手下有没有这样的人选?”
这话一时间也问得关镇有些哑口无言,他只好说道:“马先生,找一个这个位置的人一定得谨慎,待我回去仔细找一找,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好,关区长,今天太晚了,就不留你了,回去路上小心。”
◇◇◇
林寒今天一天的行程都安排的满满的,自从他上任以来,一直都是这样的节奏,可把傅筱庵派过来那些人累得不轻,一直嚷嚷想要放松一下。
今天林寒竟然同意了,下午给大家放了一个假,大家可以自由行动,而他却带着小夏去“明星电影院”看电影去了。
平时闲暇时,大家谈论到美国电影,林寒都能插上几句,大家才知道他们年轻的老大,竟然还是一个电影迷,还赢得了一些人的好感。现在他选择去看电影,也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当然,看电影只是林寒安排的脱身之计,电影开场之后,他就偷偷离开了电影院,根据事先考察好的路线直接来到了旁边不远处的一家湖南湘菜馆。
在这家湘菜馆楼上的包房里,摆了一桌精致的酒菜,当林寒走到包房门口的时候,被站在门外的两个便衣拦了下来,这时一个带着礼帽,穿着长衫的中年人,从包房里走出来,客气的对他说道:“是木先生吧,例行公事,请您配合一下。”
林寒点了点头,那个中年人立刻对林寒进行了收身检查,但是他显得很绅士,很快就查验完成,又对他说道:“木先生,请您先进去坐一会,我们先生很快就到了。”
林寒客气的对他点了点头,跟着他走进了包房,随即就在桌边坐了下来,这时,他才看到在包房的四周都设有警卫,戒备很是森严。
时间不长,只见房间打开处,就传来了周拂海的声音,“木先生,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林寒赶紧站了起来,对他一鞠躬,说道:“周部长,您好,我也是才到一会儿。”
周拂海客气的说道:“木先生,今日你我相见,也一种特殊的缘分,我们之间就不用客气了。”随即指着桌上的酒菜说道:“这家馆子做得一手非常地道的湘菜,今日你我小酌几杯。”
林寒笑着点点头,和他举杯干了一波。借着这个机会,他这才仔细的观察起周拂海来,他身材高挑,穿着长衫,并没有穿政府人员常穿的中山装或是西服,他脸上戴着金丝眼镜,由于长期从事文字工作的原因,他的发际线比较靠后,露出光光的额头,显出几分斯文和儒雅的气质。
林寒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周部长,今日我来此,其实是兑现一个承诺,我手中有一封您故友的信,在此代为转交。”说着,他就从身上拿出一封信来,递给了他。
“哦!”周拂海有些意外的看了林寒一眼,就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字,心中暗暗一惊,不过他并没有打开来看,而是颇为玩味的看着林寒,说道:“木先生,没想到你这样年轻,却是一个手眼通天之人,不知你和我的这位故友是什么关系?”
林寒淡淡一笑,说道:“周部长,只是机缘巧合,适逢其会而已。”
虽然林寒回答得模棱两可,还是让周拂海感叹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木先生,您真是让我佩服,未来真是前程无限!”
“周部长过奖了,以后还希望您多多指教!”林寒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