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iec熱門言情小說 我的午夜直播間-0295章 任務完成了-xvzdz

我的午夜直播間
小說推薦我的午夜直播間我的午夜直播间
左思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三楼那两个怪人这么猛,他如果完好无缺的下来,郝四海肯定会起疑。
若是郝四海怕了,就很可能躲着不出来,亦或者直接遁离,那就麻烦了。
左思现在仅仅只是滚下楼梯,装作奄奄一息的样子,演的已经有点假了。
“啊!……救命……谁来救救我……”左思又往脸上抹了点灰,并且调整了一下呼吸,一副随时会断气的样子。
人类临死前的恐惧是鬼怪最可口的食物,左思尽量把自己装成将死之人。
渐渐的……
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进气少,出气多,憋的他也快难受的。
可这郝四海就是不出来……
“难道是我距离楼梯口太近?”
左思发现自己的一只脚还搭在通往三楼的台阶上,他想了想,往前挪动了一下身子,把脚拿了下来。
然后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就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一样。
呃……
呃……
左思一阵抽搐,一副临终前,还剩最后两口气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一旁的墙上缓缓浮现,开始向着左思不断靠近着。
他那原本完全黑暗的脑袋上,蓦然睁开了一双黄色的眼睛,这双眼睛上有很多细小杂乱的图案,它们虽然非常小,可不知为何,左思却看的非常清楚。
这些图案就像是附带某种魔力,让左思瞬间有一种灵魂离体的感觉,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若是普通人,此刻怕是已经中招。
但左思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内心早已像钢铁一样坚韧。
他眯着双眼故作迷离,视野却早已瞥向一旁的妖刀,只要距离足够近!
他就要斩断郝四海的双腿!
左思缓缓起身,一副要准备顶礼膜拜的样子,身体却趁此机会,向着妖刀又靠近了一些。
就在郝四海那张漆黑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后。
左思瞬间就抓向地上的妖刀,于此同时大喊出声:“叶英杰!万福安!抓住他!”
寒芒一闪,妖刀出窍,凛冽的杀意弥漫,劈砍向那一双漆黑的双腿。
但左思的速度,怎么都不可能比厉鬼快,这一下,不过劈断了郝四海的半截脚掌。
可这已经为叶英杰和万福安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他们已经和郝四海缠斗在一起。
“记住,别看他的眼睛!”左思不知道郝四海的特殊能力对鬼怪有没有效果,但最好还是小心为妙。
“我银色手机呢!?”左思四周看了看,发现双肩包和直播设备都被丢在了地上!
“这个叶英杰!真不靠谱!”左思赶忙将直播设备弄好,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各位水友!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玉面飞龙:“没事,叶英杰刚才直播的不错,把你拍的很清楚。”
左思:“我刚才的演技咋样啊?”
竖电王子:“浮夸!太浮夸了!你多跟人家苏瑞学学,我都怀疑你们是不是一个影视学院毕业的?”
泰哥:“我看还不错,那地上多凉多脏啊,对演技有影响很正常,无论如何,主播,我都支持你!”
无极剑圣:“快尼玛都省省吧,最后一场战斗了,还让不让人看了!主播这张大帅脸,看久了也会腻的!”
瘦弱老虎:“呦呵,我说小贱贱,你啥时候也会舔主播了?”
无极剑圣:“我特么不是被禁言禁怕了么我……”
……
叶英杰和万福安正在围殴郝四海,因为要抓‘活’的,所以还要耽误一会功夫。
好在这郝四海也不是什么战斗型鬼怪,想要擒住他,只是时间问题。
左思正在专心录着这张战斗,忽然发现远处的走廊上出现了另一道身影。
那是田雨萌,她正抱着娃娃冷冷的看着这一幕。
左思的心脏瞬间就是一紧,在看完郑锐的遭遇后,他一直都怀疑田雨萌始终没有走出郝四海的阴影。
特别是田雨萌生前,那最后一抹复杂的笑容……
这不得不让人多想……
她可是从小就被郝四海,心理暗示和催眠啊!
这对人的改变可不是一星半点!
兜兜 麼
说实话,现在就算田雨萌冲过来帮郝四海,左思都不会感到太惊讶。
“估计,这也是郑锐不想让田雨萌看到我抓郝四海的原因……”
不过很快,左思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田雨萌仅看了一眼,就抱着洋娃娃消失了。
左思松了口气。
又等了一会,郝四海被万福安提了过来,他已经显出了原型,是那个秃顶中年人,没错。
回到四号放映室,左思示意万福安松手,这里是郑锐的地盘,根本不用担心郝四海逃跑。
郝四海没有露出丝毫怯懦的表情,他看着左思,说道:“我看到了你的命运,难道你不想知道么?”
左思笑了:“我知道你会蛊惑人心,不过你不用在我这白费唇舌,乖乖受死吧。”
郝四海两根眉头同时一挑:“哈哈哈,你不想知道?我还不想说呢!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哈哈哈!”
“闭嘴!”左思语气有些愤怒。
“哈哈哈哈!”郝四海大笑道:“你生气了,你生气了,就说明你好奇了!不过,我就是不告诉你!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
左思刚想再说什么,就感觉肩膀被万福安拍了一下:“别听他的老板,这种小伎俩我见多了,你要是再说,就真的要上他的套了。”
左思点了点头,对着银幕说道:“郑锐,郝四海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不过很不幸,还是被田雨萌看到了。”
银幕上,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是放映室内的空气却是犹如凝滞了一般,开始让人呼吸不畅。
“哈哈哈哈!”郝四海大笑道:“郑锐,这么多年你终于如愿以偿抓到我了。但这又怎么样?田雨萌就算死了,不还是我的母狗吗?怎么样,用不用我教教你怎么控制这条母狗?!”
郑锐怒了!
银幕中突然伸出一只足有两人高的灰色大手,一把将郝四海死死攥住,拉进银幕之中。
“哈哈哈哈!!”
在进入银幕之前,郝四海一直爆发着变态般的恐怖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