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c0y精品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歹丸郎-第六百七十三章 第三位合作者展示-dxphz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某人嘴上说得好听,但他还是问起了那位法圣老爷,想介绍的人是谁。
时至今日,他也不需要给人插干股,狐假虎威,来让自己好办事。阮文越也是相同的态度,他能够容忍一个拥有独门技术的魔法师和他平起平坐,不代表他就会接受其他合作者。
殺戮 遊戲
要知道现在是大家商量着来。但在实际行事上,难免要扯掰一番,分出个老大老二来。要是实力不够的人,想加入这个局,分分钟就被淘汰。
即便是眼前这位法圣,他想加入也只能放下身段,成为研发小组的领头羊,没资格成为合作者。因为他没有最核心的技术,在出钱出力方面也大不过阮家的投资。
不过巴巴克‧阿布那罕所说的人选,倒是让众人都没脾气了。格瓦那帝国十六位大公之一,距离圣城埃斯塔力最近的卡维大公爵。
“卡维公算是帝国贵族中,少数我看得上眼的男人了。虽然他现在远离中枢,没有掌握多少权力,但可千万不容小看他呀。别的不说,他的公爵领地里头可是有不少矿山,只是现在很多都停止开采了而已。假如你能够有效利用那些矿产,又能赚上一笔钱,我相信他会很感兴趣的。”
尽我离觞任晚潮
让阮文越没办法发作的理由,是因为这位卡维大公是阮氏家族的嘉隆商会老主顾。他要将家族矿山所出产的铁矿运往圣城,更是绕不开这位大公爵的领地。
要知道在迷地的商会,其实很像中国古代的镖局,为了平安运镖,打点各处山头的土匪是必须的。迷地的贵族老爷们可就是合法的山贼土匪,要是没让这些人满意,大批货物在人家的地盘上行走,没被抢绝对是运气太好,被抢才是正常,人财两失是正常操作,反杀一波是找死前奏。
残虐总裁的嗜血情人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假如那位大公真的加入这一局,阮文越立马成为老三,只能看着那位魔法师和大公扯掰,争老大老二,而他自己是什么都不用争了。
不过对于法圣想要介绍这么一位公爵,加入制造汽车的事业中,林也只是笑笑。他看多了那种年轻人抱着听起来不错的主意,去找那些地主老财投资,结果却被羞辱到想挖坑把自己埋起来的情形。
虽说那位公爵不一定是这样的人,法圣老爷也不是嘴上无毛的小伙子,但现在八字都还没一撇的情况下,就不用寄与太大的期望。倒不是说害怕之后失望,而是不管那位大公有没有加入,或是眼前这位阮氏家族的人是不是真的想要加入,制造汽车这件事情,对他也只是一步闲棋。
他的目的,也不过就是现在停在外头的那辆车罢了。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把那辆车再改齐全一点,让自己出行方便而已。真靠卖车做大事业的心思,早就淡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其实从离开大贤者之塔后,流浪这么久的时间,早就让他看清楚一些事实。在这个时代的迷地想造一座自己的魔法塔,可不是只有资金的问题。
一座三到五层楼高的建筑物,通体由魔法材料所打造,所需要的量可不是打造一把魔剑,或一套全覆式魔法盔甲所能比拟。如此大量的物资,困难处在于有钱也不一定买得齐!
那些几代积累,最终足以建塔的魔法师家族或传承,他们会耗费那么多的时间,其实并不是在累积所需要的财富,而是靠着一代代人的努力,去收集所需要的材料。
要不然老实说,从某人所设计的论坛问世到现在,经手过的钱全部储蓄下来,不敢说可以买齐建造三层魔法塔的材料,至少盖个一两层不是问题。但即便真的存了那么多钱,现实的情况是想撒钱也没处撒。
急迫地想要在市场上大量购买特定的商品,放在地球,这样的人不被当肥羊敲竹杠,那可就有鬼了。迷地在这一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就算不被敲上一笔,也没有什么谁会囤积可以建造魔法塔的物资,势必要从远方运送。运费也不可能由商会吸收,自然是会加在售价里。
就算是想到无主之地盖塔,也需要再将所需材料运送到建造位置吧,也需要人手帮忙盖吧。假如是一个根基太浅的魔法师,遇到有人在这过程中下绊子,别说建造魔法塔了,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到文明世界都还是个问题。
也就是说,假如没有大能支持自己盖塔,在这一辈子就算敛聚了所需要的资金,自己依旧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一堆金币而已。
至于用那些钱去争取继承那些塔主过世的无主之塔?根据某不足为外人道的消息,盖布拉许‧崔普伍德已经成为魔法师协会上的黑名单对象。塔的继承,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落到他身上的。大贤者之塔的无解,让这些人满是戒心。
反正关于继承权的选择,本就没有一定的游戏规则,完全是看当地的区分会分派给谁,就是由谁去继承。迷地要找一处像当初的大贤者之塔,空上个几年,人厌鬼嫌的魔法塔是很困难的。想再次捡漏,机会渺茫。
也许,自己这一辈子的终点,就在圣城埃斯塔力了吧。某人如此心想。
流浪了几年的时间,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自己是个宅呀。‘世界辣么大,我想到处去看看’的生活,果然不适合自己。
不过眼前还不是某人可以胡思乱想的时候。阮文越在决定加入汽车事业后,已经就初步的规划开始与林协商。他会积极这么做,也算是未雨绸缪。
尽管卡维大公的名声良好,他本身也的确是个不管事的个性。但一个公爵家族,怎么可能没有培养精明干练的辅佐家族,成为管家、执事与打理家产之人。那些人放出来行商,手腕本领也都是大鳄级别的人物。
假如卡维大公真的对汽车事业有兴趣,在那位大公正式加入之前,自己先和眼前这位魔法师商量好一些条件,决定好利益分配,甚至启动计划。这也算是组成一个天然的联盟,共同对抗那位突然加入的强势人物。
不至于让那位大公一出面就能主导一切,把所有利益全部吞下去,自己只能沦为白做工的下场。因为已经启动的安排想做任何修改,都得先考虑会不会破坏既定的计划,造成整体的损失。更别提用粗暴的手法介入,那样只会惹起众怒。
对这样的心思,在场的魔法师们当然看得出来。甚至阮文越还会在言语中,或多或少透露拉拢之意。对此,林不置可否。反正就是一步闲棋,只要不会被净身踢出局,能做到什么程度,自己都不会太在意。
倒是这两位阮氏兄弟,一旦开始商业谈判后,两个人恰到好处的一唱白脸,一唱黑脸,技巧之纯熟,想来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回了。最难能可贵的是,在言谈中会感受到压力,但却不至于感到厌恶。
要是普通人,恐怕就被这套连环攻势哄得晕头转向。但对林而言,反正自己也不耐烦投注太多心力在这上面,想要让对方多做一些,让利也是无可厚非。
不过关键部分,自己该拿捏的还是要拿捏着。这世间就没有什么不劳而获的事情,想着只出钱、不出力,其他什么都不管,光是坐等着收钱,早晚被人吃干抹净。
等到第一回合协商告一段落,也是宴会该结束的时候。迷地的生活步调终究不像地球那些先进大都市般急促,除了一些没办法中断的研究,没有谁会为了工作挑灯夜战的。所以在阮文越约定明日将去家里拜访,洽谈后续的内容后,今天大伙儿就散场了。
返程某人当然还是开着那辆半成品的汽车,在一群年轻人羡慕的目光中,踩着油门,扬长而去。
那位受邀而来的魔法师是单身赴宴,所以来去如风。其他人则是携家带眷的,他们说一声要离去,负责驱车的侍者们少不得一阵忙乱。将马匹自马厩中牵出来,套在车上。再按照身分地位顺序,谁能够先上车离开,谁得多等一会儿。但忙归忙,还是乱中有序。
不管是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与其友人、学生们,或是嘉隆商会的阮氏家族成员,在圣城中都有落脚处。他们借这处贵族宅邸,只是为了举办宴会而已。
身为阮氏家族分支之一的掌舵者,阮文越和他的兄弟阮文昭坐在同一辆马车上离开。车外是两排小跑步跟随着的背枪护卫,兄弟两人稳坐其中。
当马车驶离贵族宅邸后,一直憋着话的阮文昭终于开口,问:“大哥,为什么不坚持把那个什么中心的,设置在我们矿山附近?”
“非要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在我们的地盘,我们说得算。假如那个魔法师不服气的话,把他踢掉就好。区区一个魔法师,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假如他手上只有汽车这么一个技术,我会考虑跟你一样的做法。但你有没有想过他手上还有什么,飞空艇、斩舰刀、印刷机,甚至是他改造魔法塔的技术,每一样都具备有可观的利益。假如按照你的做法,就等同于我们断绝了其他合作的可能性,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