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rwq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第169章 這是準備朝誰下嘴呢?熱推-7coqo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孙姨娘接过银票,二话不说就把人打发去了破院,至于陆婷怎么在破院留下,那就不是她关心的事喽。
可怜的陆婷并不知道这点,拿银子开道后,颠颠走向破院,心里想着怎么一步步靠近苏洛,怎么寻到灵石矿。
这一切还在外面瞎逛的苏洛并不知情,这会苏洛已经逛到了一条小巷子,走到了死胡同里。
玉儿跟在苏洛身边,看着四周一脸懵,不明白小姐为何要来这儿?赶紧出声寻问。
“小姐,咱们来这干嘛呀?”
苏洛四下看看,摸着下巴沉思好一会,这才说道:“我如果说是直觉你信吗?”
这话说的,玉儿很不给面子的笑了,直觉那是男人的说词,女人要说第六感。
“小姐,是第六感,我信的。”
小丫鬟很给力,她是真的相信自家小姐不会坑她,坑谁也不会坑她,只会带着她一块坑别人。
“聪明,信我者得永生。”苏洛摆出神棍的嘴脸,逗的玉儿哈哈大笑。
信小姐会不会得永生不知道,反正不会被坑,从来都是小姐坑 人的份。
主仆说笑间,苏洛踢开了一堵墙,这么说也不对,是踢开了墙上的一个暗门,露出一条通道。
谁能想到有人会在死胡同内设个暗门挖暗道!
暗道中漆黑一片,苏洛探头看看,抽抽小鼻子,然后果断收回脑袋,下去,那是不可能滴。
苏洛拿出一个药包,打开后直接把药撒进了暗道,然后关上暗门,转身就走。
玉儿眨眨眼睛,有点没有看明白,小姐来到这儿就是 为了撒包药吗?
那这暗道的主人是何方神圣,居然引得小姐亲自走一趟。
“小姐,我能问个问题吗?”玉儿弱弱的问道。
“不能。”苏洛笑道。
她知道玉儿要问的什么,只是有些问题现在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好戏要留到后面慢慢的品。
好吧,小姐不让问,玉儿就闭上嘴巴,相当听话。
主仆二人出了小巷子,心情挺好哒,一手一串糖葫芦,吃的是津津有味。
远处的老百姓看到这一幕纷纷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
反正离的远,也不怕苏洛听到,只是等到苏洛近一些,他们就会哄的一下消失无踪。
面对这种情况,苏洛只能在心里叹息 ,看来得花点心思把自己的臭名声改一改了,天天这么一个人逛街也没意思啊。
燕京城门口处,一男一女立马抬头仔细打量燕京城城门,两人脸色看似平静,眸中却一点也不平静。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没有出场的苏锐与苏妙儿,苏洛回府时,两人正在大黑山历练。
如今几个月过去了,两人回到燕京却是物是人非,亲娘不在,亲姐失踪,亲爹也隐藏了起来,准备干大事。
当然了,那个亲爹现在不能承认,两人此次回来是带着师门任务来的。
城门的士兵看到两人停在那儿不进城,忍不住出声喝斥,不进城就赶紧闪开,不要拦着别人的道。
苏锐阴测测看向那名喊话的士兵,惊的士兵心头一颤,有种被死神凝视的感觉。
末世资源大亨
苏妙儿娇笑出声,笑声如同风吹动银玲,清脆悦耳。
士兵只觉得心头一松,那种感觉消失不见,立刻送给苏妙儿感激的眼神。
“哥,咱们进去吧,爹爹肯定想死咱们了。”说到爹爹二字时,苏妙儿咬的很重,似要咬碎一般。
“嗯。”苏锐应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浅淡的嘲笑。
爹爹,这个词真讽刺!
苏洛与玉儿笑嘻嘻走回侯府,护卫看到两人赶紧行礼,开门请两人进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马蹄声,紧接着一男一女停在府门前。
苏洛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就看到高头大马上坐着一男一女,那真是男的帅,女的靚。
只一眼苏洛就认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千芯的亲儿子苏锐与小女苏妙儿。
听说这两人天赋极好,小小年纪就修炼到了灵士七阶与五阶,天赋还在苏灵儿之上。
之前一直在大黑山历练,没想到突然回来了。
苏洛的眼神落在两人的衣服上,嘴角扬起笑容,那是灵剑宗的服饰,原来一直没有露面的灵剑宗在这儿等着呢。
苏锐的眼神像是刀子似的身向苏洛,里面蕴含浓浓的杀意,相比苏锐,苏妙儿的心机可深沉多了。
只见苏妙儿翻身下马,对着苏洛灿烂一笑,开口道:“这位就是大姐姐吧,我是妙儿,久闻大姐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呵呵,苏洛笑了,这位是个心机婊,还是高段位的。
不过想当苏洛的妹妹,苏妙儿显然不够格。
“这位小娘子可别胡乱攀亲,本小姐可没有什么姐姐妹妹。”
苏洛说完,高傲的眼神扫过苏妙儿,与赵千芯八分像,另两分像林天启。
不用验血,单看长相就知道这不是长宁侯的种。
苏妙儿的笑容僵在脸上,旁边的苏锐更是气的双眼喷火,恨恨的盯着苏洛,一手搭在了剑柄上。
就在这时,飞白从府中迎了出来,在看到飞白的一刹那,苏锐的手又默默离开剑柄,那小动作看的苏洛直乐。
“大小姐,您回来了, 怎么不进府?”飞白来到苏洛身这行礼寻问,连个眼神都没丢给苏锐两人。
变形金刚同人之塞伯坦之恋
旁边的护卫站在那儿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这场面可不是他们能应付的。
“没什么,看到了两只苍蝇,误了点时间。”苏洛笑道,说话很不客气,连表面的客套 都不维持。
就算如此苏锐与苏妙儿也没翻脸,苏妙儿只是委屈巴巴的盯着苏洛,嘴里小声的念着姐姐,看似很无辜很受伤。
再配上那要落不落的泪花儿,真是分分钟勾起男人的保护欲,看的苏锐更加火起,只恨自己实力太弱,不能保护妹妹。
飞白闻言这才投给两人一个凉凉的眼神,冷嗖嗖说道:“确实是苍蝇,还是没脸没皮的那种苍蝇。”
这个时候玉儿在旁边幽幽一叹,说道:“都说苍蝇不盯无疑的蛋,这是准备朝谁下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