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9p8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二章 東方有關名降龍分享-qzvul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在西部和北部继续工事建造,做好战斗准备时,东海降龙关的气氛始终都难以恢复。他们曾以为自己是最闲的一方,因为如果夏萧成功劝服起始大帝,他们要对抗的最多只是大型海浪。
比起南部的荒兽王雀旦,西部的荒兽大军和北部的魔道生物,海浪就算再凶猛,比天还高,也比那些威胁小,毕竟准备充足。可劝服起始大帝这种事光是听起来就有些不可思议,但夏萧本身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谁能想到他坠入魔道,却没有迷失自己,反而被世人认可?这已是极为荒谬且疯狂的事。
因此,无数人敬仰他,也希望他成功归来。但他们早该清楚,夏萧就算再厉害,也难以在起始大帝那等远古强者前耍小聪明。所以此时,他们该如何应对东海的起始大帝?估计他的尾巴一震海面,气浪便能将降龙关掀翻。
清寻子第一时间察觉到异样时,便告知了大夏王朝。因此,在极东之城——隋阳的基础上建立降龙关。比起大夏其他城池,这座降龙关无比厚实高大,但只有三十米高墙,没有千丈生命之墙那么夸张。
海边的浪肯定比冲到内陆的浪要强,因此,降龙关的任务是给修行者提供足够结实的掩体,而生命之墙的任务是令冲到内陆的洪水停下。要做的事不同,建造自然有别,可一样庄 严,令人肃然起敬,不敢冒犯且触犯其威严。
降龙关和大夏王朝的很多城市一样,都为漆黑色。这个国度的人很喜欢这种单一的颜色,因为是坚硬也是沉默。而只有沉默下来,才能更好的做事,展现出极强的爆发力。此时黑砖被打湿,无比崭新,也显得有些微凉。几位刚开完会的修行者从城门洞中走出,站到自己的岗位上,不由疑惑。
“天晴了?”
一人问时,抬头望天,却见降龙关上空有十数道符阵阻拦着雨水,令它们汇集成柱,皆向不远处的海中流去。这些符阵的巨大令两位修行者面面相觑,不敢再胡乱猜测,只是握着手中长枪,笔直站在城门前。
看着龙兽虎肩的牌匾,其上降龙关三字格外刺眼,令左侧的修行者开口道:
“夏萧既然失败,你说这场战争能赢吗?”
“虽然我们现在处于劣势,可没到最后一刻,就得祈祷赢,否则我们都得死。”
“哎,早知道我就不来降龙关了,本来以为我能侥幸活下来,没想到会这么快死。”
“胆小鬼去哪都这么认为,难道南海的雀旦就不恐怖?整个荒兽大森林就安然无恙?还是说你觉得魔道生物好战胜?”
“照你这么说,我们都难逃一死!”
左侧修行者没好气的说完,右侧那位当即吞下嘴边的话,开始挤眉弄眼,令其注意到城门那侧走出的两人。
只见,刚得知夏萧失败的夏惊鸿和夏旭走出压抑的降龙关,前来海边测量海平面上升了多少。这场雨已下整整一个时辰,虽说不算倾盆大雨,可整个大荒一起下,自然会带来令人意料不到的反应。
“将军!”
两人行礼,目视他们宽阔的背影走到不远处的海边。这里离海边不过千米,即便两人速度不快,也走不了多久。于其上,二人皆抬头看微微有些倾斜的符阵,向一根根水柱而去。虽说已是春日,可阴天大雨,怎么都令人提不起兴致,话语中满是忧郁。
“不知萧儿此时是何等心情?”
“他经历了那么多事,即便伤心也不会颓废,可旭儿,你觉得海水这般一直涨,是好事还是坏事?”
“肯定是坏事,海平面越高,陆地越少,一个月后便是起始大帝突破封印之时,那时掀起的惊涛骇浪,估计会高到离谱,且数量变少的陆地卸力的作用也发挥不到极致,生命之墙更容易倒塌。”
夏旭分析的不错,谁都想不到起始大帝既这般强悍,直接下起覆盖整个大荒的雨。若它一直下且不停,别说抵御海浪,这里包括很多地方,都会被洪水所扰。虽说各国百姓已聚集到内陆地势高之处,可他们要如何战斗?不是所有人都是弄水高手,且所谓的高手在洪水大浪前,只是些容大鱼塞牙的虾米!
三个方向的人皆有明确的作战对象,唯独东方。虽说这里最先肯定起始大帝会解除封印,带来威胁,可那等存在,他们根本无法插手。荒兽和魔物还分个强弱,南边有诸佛之墙可配合。他们离东海之东那么远,总不能驾驶着船去,那才是最快成为烈士的方法,一个浪卷便全军覆没,不等起始大帝来,他们死期已至。
百般矛盾中,夏惊鸿和夏旭叹气。这么强的敌人,还未开战,已从心理上赢了他们。而以元气测量完海平面后,夏旭手臂一抬,硕大足有三人怀抱粗的石柱再度变粗一圈,可与岸边海面持平。
“这等速度,估计不过半月,射列国就要被淹。”
作为海岛之国的射列显然有可能,幸亏转移百姓来得及时,否则肯定来不及。而肉眼可见的速度,石柱边已有海水即将到其上。这等快速,令夏惊鸿二人转身以十数道水柱为背景,跳进城中,并向学院的方海汇报情况。
所来降龙关的强者不多,曲轮境界的方海暂为首领,主要负责通讯和下达命令。听到二人发现的事后,他立即向斟鄩汇总,板着脸看向苍天。这可不是件小事,他的脑海里,甚至出现了原始大荒的模样,一切来自海洋,且将归于海洋。
管仲易将这件事汇报给大师姐,提议道:
“这样下去显然不是办法,这才第一天,雨才下了两个时辰,就有如此肉眼可见的变化。估计过几天起床,水已漫至降龙关墙角。这样不说承受海浪,被泡一个月都会倒,所以能和副院长商量,将一定海水挪到天上去吗?”
“你的意思是说,像通天峰山顶那样悬浮好几片海洋?”
“正是!”
大师姐沉默一会,回答道:
“先看看副院长有没有办法令雨停下,如果没有,再用这种办法。”
“效率虽低,但一直放任下去肯定不行,总不能让水行修行者吸收,让火行修行者将其蒸发。现在的大荒虽说还算有序,可实际上已乱成一团,不能再出现让修行者调动的情况。”
“知道了。”
大师姐蹙眉,可管仲易所言甚是。现在的大荒无闲人,若再把修行者四处调动,一个月后就别想赢。可这等情况也不能忽视,必要时,便由人间正道的问道强者修改乾坤,将海水升至云层之上,以此免受洪涝之害。可她当前还不能和副院长商议,因为后者在两个时辰前见到大雨后,便端坐在通天峰顶,希望得到院长大人的指导。
当年见到院长时,汪远柯便这般模样。至此三百年过去,他修行得道之后又恢复自己的相貌,为的就是希望和院长大人再见一面。这么多年,他无数次进入深层次的冥想境界,希望和院长大人得到沟通,以此交流突破大荒桎梏一事。可后者当初离开后,便没了踪影。
对神而言,大荒真的只是星海一尘埃,犹如草芥?院长大人在此读书参悟数百年,真的不曾留念?为何将其吸引出现且成功交流的只有阿烛?莫非只有神,才能令其感兴趣?这般现实,副院长不愿承受,他可是院长大人在大荒世界唯一的徒儿,亦是好友。
即便三百年已过,副院长也依旧忘不了和院长大人坐于一棵桃树下,听其弹琴诵诗的乐趣。那时的桃树,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现在树多了,人却找不着踪影。如果平时见不到面就算了,可当前正是大荒世界危难的时候,院长啊院长,你建立宁神学院,如今危在旦夕,真的不出来指导一番你的徒子徒孙?现在已不是徒儿以一人之力就能改变局面的时候。
副院长问时,已不知进入冥想的时间有多长,可大师姐将其强行唤醒。现在虽说需要真神的指点,可他多冥想一日,降龙关中的人便越遭罪。他们时刻都在担心,这天一早,夏惊鸿父子二人又来查看海平面是否上升,结果满脸惊愕。
和他们想的一样,又上升了几厘米,这么下去,情况会越来越恶化,他们得未雨绸缪才是,不能等到真正被淹的那一天再想办法。此时极长的海滩已不见踪影,不是坐以待毙的时候,他们再一次上报情况,希望得到重视。可副院长那边,还正观察,并没有立即做出决定。
他的暂时未动,传到夏惊鸿和夏旭耳中时难免令他们失望。下级总是希望有求即应,上级却要考量很多,再快也不是几个时辰就能给出方案的。特别是这种宏大之事,将海搬到天上,可不是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
阴毒狠 脂点天
听着水柱落下的声音,夏惊鸿父子的眉头逐渐紧锁。昨夜,他们在这道声音下醒了数次。倒不是因为他们失眠太浅,做将军的,都能沾枕即眠,可这道声音太过洪亮,还有就是心里担忧颇重。
“希望这降龙关,别在未降龙前就被海水淹没,那样太过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