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7yk精华都市言情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一百二十七章 庭辯分享-m0fu2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紫霄宫中,真武帝君、太白金星和众仙官调息了两天,张全一就回来了,于是案情继续审办。
王钦有些紧张,以眼神示意顾佐,顾佐冲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王钦也只好听天由命。
穿越者事务所
真武帝君问张全一:“查核过了?如何?”
张全一道:“西川原军营中的确关押了峨眉青城修士,经过点验,共一百六十六员,比齐漱溟和朱梅所奏,少三员。”
王钦顿时呆住了,只比名册上少三人,这怎么可能?他看向张全一,又看了看真武帝君,心中大定,原来帝君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早说嘛,吓老子一跳!
惡魔 在 身邊
齐漱溟和朱梅也都愣住了,他们敢上天告状,就是确定知道,峨眉和青城弟子被顾佐卖了一大半出去,如今怎么会只差三个?
“绝无可能!”朱梅出列,向帝君禀道:“多半是顾佐以旁人充数,欺天使不能识人。”
樱花嫣然笑情绝 心若无暇
“理当如此,还请帝君明察!”齐漱溟也紧跟着道。
张全一不乐意了,吹着胡子道:“你们是说老道我没有识人之明?”
支离人 倪匡
朱梅道:“并非忠孝神仙没有识人之明,只是顾佐为人狡诈,我等是担心老神仙为此子欺瞒。”
张全一道:“老道我挨个指认的人头,没有一个出错的,就担心你们不信,还带了其中三个上天,你们自己问。”
第一个被传上殿来的就是女神婴易静,见到齐漱溟和朱梅,易静忍不住的眼泪就下来了:“掌教真人,你们终于来了,要为我们做主啊!”
龟蛇二将喝道:“下界女修,莫要喧哗!”
易静这才止住悲声,叩头拜道:“拜见帝君。”
张全一道:“易静,你是如何被顾佐天兵所擒,如实道来,不得欺瞒。”
易静看了一眼齐漱溟和朱梅,齐漱溟咳了一声,道:“易静,将你是如何被顾佐带兵掳来等一应经过禀知帝君,帝君自会做主。”
顾佐指着齐漱溟:“嘿,引导性发言,帝君,我请求禁言这厮!”
真武帝君道:“齐漱溟、朱梅,不可乱说话。易静,发生了什么,如实道来。”
易静道:“听闻我那两个侄儿和毕师妹被姓顾的无故扣押,我便寻上门去让他放人,谁知他们不但不放人,还敢肆意出手,倚多为胜,故此我才失手被擒。”
顾佐当即道:“帝君你看,擅闯大军辕门,怎能不拿?”
朱梅道:“哪里擅闯了?易静说得明白,好言相劝你不听嘛!”
真武帝君摆手:“谁拿的你?”
拿人的是洛君、李嗣业和陈玄礼,主要当事人洛君也被带了上天,此刻同样宣入殿中。
洛君禀告:“当日易静闯我大营,口口声声称我等为邪魔外道,要我等答应她三个条件,否则就要斩妖除魔。”
真武帝君问:“哪三个条件?”
洛君答道:“其一,把毕真真和易家兄弟放了;其二,让我等磕头赔罪,自断一臂;其三把所有灌江口兵马捉到后关押于我处的其他罪囚也都放了。这三个条件我等都无法做到……”
易静怒道:“你胡说,哪里让你们自断一臂了?”
洛君道:“你让我们磕头赔罪!”
雲 中 鶴
易静道:“那也没让你们自断一臂!”
“你说要斩除邪魔外道!”
丑女秘书落跑妻 木子槿
“那也没让你们自断一臂。”
“你说要杀得军营中鸡犬不留!”
天才邪医 残剑啊啊啊啊
“那也没有让你们自断一臂……”
真武帝君摆了摆手,扫了眼齐漱溟和朱梅,制止道:“好了……毕真真带到了么?”
张全一选的三人之中,正有毕真真,当即被宣上殿来。
真武帝君问:“毕真真,你可曾上西川原军营前启衅?”
毕真真道:“小女子是去要人,他们不仅不放人,且这洛君还出言不逊,故此才动了手,还下手毒辣,斩去我一条臂膀,恳请帝君做主。”
洛君自辩:“我好言好语请她入军营一叙,备上好酒好菜招待,谁知她动辄就出法宝伤我,连天庭配发的宝甲都抵挡不住,故此我才竭力抵挡,无法收手之下将她斩伤。帝君,我穿戴的宝甲尚未修复,一看便知。”
取出天庭宝甲当众展示一圈,果见破痕依旧,正在甲领处,这是下了死手。
张全一问:“这是什么法宝打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洛君将九天十地辟魔梭取出来展示,张全一点了点头:“好宝贝!”
毕真真尖声道:“把梭子还给我!”
洛君不慌不忙收了起来,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她。斗法输了,被人缴获了法宝,哪里有归还的道理?
真武帝君默然片刻,问齐漱溟和朱梅:“你们怎么说?”
齐漱溟微笑道:“穿着宝甲斗,如何公平?自然要用辟魔梭破甲,怪得谁来?”
顾佐被逗乐了:“哈哈,很好,所以辟魔梭被缴获,自然也怪不得谁。”
齐漱溟颔首道:“就是这个道理。”
他这么一说,顾佐和王钦都怔住了,王钦冷笑:“原来如此。”
顾佐点了点头:“很好!”
真武帝君道:“这些话就不要说了,还有什么人?”
张全一道:“还有这易静和毕真真索要的易家兄弟,顾佐麾下参军顾佑。”
三人同样被招入殿上问话,易家兄弟表示,自己前往顾佐军营要人,对方不但不放人,居然还敢动手,故此才打斗起来。
问到为何要动手,顾佑表示自己很冤:“……他们拿出重金想要行贿,让我放人,我能答应?顾某人自从投入太师麾下,始终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以报太师简拔之恩,不论做人、行事,都努力向太师学习,当然,太师是我大唐标杆,想要学到他老人家的一星半点又谈何容易,只需学到皮毛,此生也用之不尽了,所谓朝闻道……”
张全一道:“说事情。”
“是是是,夕死可矣……顾某的意思是,既然在太师这等标杆下做事,自有我的分寸和坚持,以这等龌龊的举止拉我下河,这不是侮辱我的品格么?故而言辞拒绝……我当时正告他们兄弟,我们随太师前来巫江,是奉了玉帝旨意,按照真武帝君的亲自部署,受忠孝神仙的提点,在王监军的督导之下,紧密配合灌江口兵马,以救助巫江百姓为宗旨……嗯,驻兵期间也得了巫山神君的大力支持……”
张全一不得不再次打断:“你就把当时的情况重演一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