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神魔書 txt-第五百三十章 海軍,登岸(2)相伴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梅德兰荣耀历十二月三十日。
晚,八点。
嘉西嘉岛西南海域,庞大的舰队整齐的排列在海面上。
数千条大小舰船,占据了方圆数十里的海域。
战列舰、大型巡洋舰、快速巡洋舰、快速护卫舰等战舰,在外围排成了两个雁翎状阵列,犹如一个括号,将数百条大型运兵船和后勤辎重船护在了中间。
冰海王国本土舰队总司令,海军上将杜林德穿戴着全套的制服,站在心爱的旗舰,一级重型战列舰‘海洋权柄’号的船头,皱着眉头喝着酸涩难当的柠檬水。
水不新鲜,已经在运水船的水箱里闷了小半个月,带着一股子难闻的木头腐朽味。
船上的厨子下手有点狠,一个口杯的水里面,他挤了起码两个柠檬的汁水进去。这一杯柠檬水的味道,就变得更加的‘刺激’!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杜林德咬着牙,一点点的将这味道‘美妙’的柠檬水灌了下去。
在梅德兰大陆脱离黑暗蒙昧,开始向海洋索求资源的初期,‘败血症’,或者说‘坏血症’,造成了大量的水手病亡。有时候,一支成规模的舰队,都可能因为这种可怕的疾病,所有的水手、士兵全部病死,整个舰队沦为‘鬼船’。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五百三十章 海軍,登岸(2)閲讀
德伦帝国的皇家科学院还是有点能耐的。
德伦帝国的海军实力弱得不值一提……但却是他们明确的提出,缺少新鲜水果、蔬菜,是导致‘败血症’的唯一原因。
方便储存的柠檬,就此成了各国海军和商业船队的必备战略物资。
从这一点上来说,德伦帝国对梅德兰大陆的海洋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可惜,你们的海军,太弱……而且,柠檬汁实在是,太难喝了。”
杜林德皱着眉,将口杯递给了身后的勤务兵。
他背着手,舒展眉头,眺望着‘海洋权柄’号附近那一条条雄壮的大舰。
已经入夜,海军战舰上的水兵们,完美的按照海军条例,熄灭了几乎所有的灯火,所有人都呆在了船舱中,睡觉、看书、或者写信,无论他们在干什么,甲板上看不到除了哨兵和执勤军官之外任何一条多余的人影。
杜林德的目光,落在了庞大的舰队中央,被海军舰船保护着的运兵船上。
他的眉头,顿时紧紧的皱成了一团。
五百条大型运兵船上灯火通明,隔着好几里地,他都能听到那些张牙舞爪的陆军士兵发出的喧哗声、吵闹声、叫喊声,偶尔还有凄厉的惨嗥声和哭泣声远远传来。
不用亲眼目睹,杜林德都知道,那些运兵船上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酗酒,赌博,斗殴,甚至是军中欺凌,以及更加可怕的事情……
冰海王国是典型的海权国家,海军是帝国最锋利的刀和剑,是帝国最强大的武力——‘帝国的精英,全部加入海军’,这可不是一具空话。
杜林德的本土舰队中,哪怕是地位最低的实习水手,都起码完成了三年的初级教育,加入本土舰队后,他们还要在海军中接受后续的教育,以及严格的军事训练。
而那些运兵船上的陆军嘛……
地痞,无赖,流氓,混混,强盗,绑匪,扒手,骗子……总之,你能想象的一切恶棍,全都被帝国一声令下,编入了陆军。
在冰海王国,陆军就是‘炮灰’的代名词,他们唯一的用处就是——在海军征服的土地上,充当为海军看家护院的看门狗。
看门狗嘛,当然是越凶残越好。
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可想而知,冰海王国的陆军是个什么德行。
就在杜林德视线可及之处,两条大型运兵船肩并肩的靠在一起,相隔不到二十尺的两船之间,用宽宽的跳板搭起了一个宽达十尺的小平台。
两名光着身子的陆军士兵,拳头上缠绕了亚麻布条,正嘶吼着,在小平台上你一拳我一拳的打着拳击。
重拳轰击在脑袋上,两个陆军士兵已经头破血流。粗糙的亚麻布条包裹着拳头,在重击下,这种布条的杀伤力可以和钝刀相比。
两人脸上的皮都被刮掉了一大片,鲜血染红了他们的上半身。
精彩都市异能 神魔書 起點-第五百三十章 海軍,登岸(2)相伴
两条运兵船的甲板上,数百名陆军士兵大声的嘶吼着,不时有钱币的撞击声随着海风飘了过来。
他们在赌博!
这群该死的恶棍……杜林德背着手,向身边的副官低声冷笑:“幸好他们不是我的兵,不然,我会把他们挂在炮口,挨个的打飞。”
杜林德身边的副官,一名容貌俊朗的海军少将,同样穿着全套的整洁制服,背着手,气定神闲的笑道:“阁下,光荣的海军,不会有这种败类。”
杜林德笑着摇了摇头,他低头看向了战舰下方的海面。
深深的海水中,一条流线型的,长达几乎一里的黑影静静的悬浮在海水中。
杜林德用力的敲了敲面前的护栏,发出了‘叮叮’的脆响声:“尊敬的亨拉克阁下,今天的月色不错,能帮我弄点鲜嫩可口的夜宵么?”
海水表面荡起了细微的涟漪。
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条水缸粗细,通体灰白色,弥补了无数紫红色斑点的,长了无数盘子大小的吸盘,吸盘口子里还有尖锐的角质凸起的腕足从海水中伸了出来。
腕足的吸盘上,一条长达十几尺的蓝鳍金枪鱼正疯狂的甩动着尾巴,却被吸在吸盘上,没有半点挣脱的可能。
一声悠长的鸣叫声从海水深处传来。
杜林德和副官喜笑颜开,这么大的蓝鳍金枪鱼,可是珍品!
“哈,亲爱的亨拉克阁下,等回到帝国,我请你吃鲜嫩的小牛肉……呃,希望这次,我们有足够的收获,不染我请您吃一顿,我就要破产了。”
杜林德笑得很灿烂。
悠长的鸣叫声再次从海水深处传来,海面上泛起了一尺多高的浪头。
杜林德拍了拍手,几个彪壮的水兵快步的冲了上来,他们麻利的从亨拉克的腕足上将那条大鱼解下。
一条中型的后勤船在腕足出水的时候,就朝着‘海洋权柄’号靠近。甲板上,一群后勤水兵接过了大鱼,在后勤船甲板上的专用平台上,将这条大鱼放血、开膛,处理得干干净净。
杜林德靠在护栏上,笑吟吟的看着后勤船上的水兵们忙碌着。
“给我们准备一份鲜美的刺身,其他的,大家可以尽情分享。”
杜林德和副官正在期待接下来的这一份美味而新鲜的小夜宵,杜林德的手腕上,一条细细的蓝色金属链子上,一枚拇指大小的海螺发出了轻轻的鸣叫声。
杜林德的眉头一皱,他向自己的副官看了看,两人同时撒开大步,朝着战舰上的船长室冲了过去。
海洋权柄号的船长室很是宽敞,足以容纳十余人在此办公。
挂满了各种海图的船长室,在一面墙壁的正中位置,悬挂着一面古老的青铜镜。高六尺许,宽三尺的青铜镜朦朦胧胧的,你认真的去观察,这面青铜镜灰扑扑的,没有任何异样;但是如果你用眼角余光去偷瞥,你就会发现,这青铜镜内,好像随时有无数的人影闪烁。
杜林德来到了青铜镜前方,他向自己的副官看了一眼,无奈的说道:“我讨厌和这些东西打交道……但是……好吧,这是我的职责。”
杜林德皱着眉,掏出一柄锋利的小匕首,轻轻的划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
一滴血渗了出来,杜林德将血水涂抹在了青铜镜上。
青铜镜内放出了淡淡的光芒,一枚造型复杂的徽章一闪而过,杜林德和他的副官已经看清了这枚徽章。
“驻德伦帝国大使馆传来的信息?”杜林德低声嘟囔:“那么,是乔治殿下的命令?”
一条模糊、扭曲的人影在青铜镜内浮现。
伴随着尖锐的、含糊不清的呓语声,伴随着让人神魂动摇、浮躁不安的怪异波动,一行行扭曲的血字在青铜镜内缓缓渗出。
“在战争开始之前,组织一支精锐的突击队伍,突袭图伦港七人委员会主任委员威图家?”
“杀死威图家的主母莉雅,将她的尸体,藏入德伦帝国皇室成员腓烈特的行辕?”
“唔,这次的行动,有大使馆在腓烈特身边安插的暗线接应?”
杜林德和自己的副官相互望了一眼。
“这是,要挑起德伦帝国地方和皇室的争端么?”杜林德皱起了眉头:“似乎,是不错的主意……如果在战争爆发前,让图伦港地方乱起来,那么对我们是有利的。”
杜林德的副官压低了声音:“而且,威图家的家底,应当很丰厚才对。”
杜林德看了一眼自己的副官:“尊敬的德克思先生,请注意你的身份,你是光荣的海军……”
副官德克思少将微笑:“可是,将军,孩子们在舰上,已经闷了很多天了……我觉得,为了维持士气,应该给他们一笔额外的津贴。”
杜林德眯了眯眼睛:“你觉得,这支突击队,应该有多少人?”
德克思轻笑着摇头:“一个图伦港的乡巴佬贵族,他们能有多强的力量呢?一个满编的陆战队营,应该足够了吧?”
杜林德笑了:“那么,登陆点在……”
德克思走到了一副图伦港的地势全图前,手指重重的在地图上一点。
勒夫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