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八百三十四章氣吞萬里如虎鑒賞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下面的话令南宫晔心神猛然颤栗了一下。
他终于明白如此激烈的战鼓声跟号角声是因为了什么了,肯定是柳明志方才跟城墙之上的兵马说什么了。
一人之威,堪比二十万雄师。
南宫晔既是敬佩柳明志在大龙将士心目中留下的威望,又因为柳明志的话感到心慌意乱。
那个在世人眼中已经遇刺身亡的一字并肩王突然死而复生,举兵入京造反。
南宫晔不用想都知道将会在天下掀起来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并肩王柳明志尚在人世,也就意味风云渡刺杀之事的真相,马上就能大白于天下。
如果此事真的是陛下在幕后指使,随着并肩王柳明志说出的真相,将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南宫晔已经不敢去仔细思考了。
“你…….你要造反?”
南宫晔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那句话,心怀渺茫的希望的复问了一句。
他多么希望自己是年事已高,老眼昏花,双耳失聪将那句话听错了。
“舅舅没有听错,本王此次进京,只为造反而来。”
再次从柳明志口中听到这句话,不止南宫晔,就连那些禁军跟柳大少相熟的将领都狠狠的颤栗了一下。
以往对朝廷忠心耿耿的并肩王柳明志竟然真的要造反。
造那个他亲手扶持上皇位的当今天子李晔的反。
难道风云渡袭杀一事,真的是陛下在幕后指使不成?否则当初大权在握,重兵在手的并肩王从来都没有过不臣的意思,为何如今突然要造反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都乱了。
虽然没有看到隶属并肩王麾下的二十多万边军铁骑的踪迹,可是并肩王都到城门下了。
隶属他的二十万大军还会远吗?
没有人会怀疑并肩王目中无人到敢孤身一人入京扬言造反,那不是造反,那是作死。
南宫晔双手紧紧地扶着城砖,十指关节都因为力道太大变得发白。
“王爷,三思啊,这天下的繁荣兴盛可倾注了你毕生之力,有着你一半的心血啊,你这一反,注定要天下都跟着大乱一场。
盛世河山将在你的行为下不复存在啊。”
“三思?
舅舅也说了,大龙如今的盛世是本王倾注了毕生之力辅佐三代帝王才奠定下来的。
然而,柳明志对朝廷忠心耿耿。
赈灾平乱稳定朝纲社稷,征讨西域开疆扩土。
出使西洋诸国扬威海外,三征金突致力一统。
为了大龙,为了朝廷,为了父皇跟先帝的临终所托,本王对陛下是倾力辅佐,任劳任怨。
陛下做的那些薄情之举,本王一直不予计较,依旧对大龙统一天下倾力相助。
一十四年。
柳明志入得庙堂一十四年,可以摸着良心说。但凡我力所能及之事,无不应允,但凡我职权之内事务,无不面面俱到。
这一十四年,我为国对妻妾冷落,为民于儿女忽视。
一心扑在大龙社稷之上,只为大龙天下一统,告慰父皇在天之灵,告慰先帝临终所托。
父皇大行六年了,昔年皇宫观景台父皇的临终所言,柳明志是一刻不敢忘怀,时刻扪心自问提醒自己。
六年过去了。
父皇说的那些话,本王依旧是历历在目,好似昨日一般。
六年来,我处理家务之事不及政务万分之一。
柳明志可以当着诸位问心无愧的说一声,对朝廷我已经做到了鞠躬尽瘁,仁至义尽。
可是我又得到了什么?
诸位,我柳明志为国为民,辛劳半生,最终得到了什么?
得到了罪在权重,于进京路上痛遭刺杀。
你们告诉我,柳明志何罪至此?”
听着柳明志有些嘶哑的嗓音,望着他阴沉的眼神,城墙之上的众人沉默了下来。
脑海中萦绕着柳明志方才的话语,众人的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虽然并肩王没有直言指出,自己于进京路上在风云渡遭遇刺杀之事就是陛下派人行事,但是已经间接地说明了什么。
竟然真的是陛下派人刺杀了并肩王这位功勋卓著的三朝元老。
如此一来,素来忠心耿耿的并肩王赶到京城之下,直言造反也就情有可原了。
可是再情有可原,终究……唉……….
“舅舅,诸位兄弟你们也不用劝我三思而行什么的了。
这已经是我三思之后的结果了。
这个反,柳明志是造定了。
但是,柳明志不想自己的兵刃沾染到昔日自己兄弟的鲜血。
现在柳明志给你们两个选择。
要么老老实实的打开城门让我入城,那样话的话京城也可以少一些不必要的流血牺牲。
要么我率重兵血战,杀入京城之中,那样的话,京城是流血漂橹,还是尸横遍地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选择给你们了,本王用你们方才的话劝你们一句。
三思而行。
让,或者战!”
柳明志冷厉的话语,让城墙之上的众将领不由得遍体生寒,额头不由得冒出丝丝细汗。
就连南宫晔这位边军老将都不由的将心神紧绷下来。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知道已经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
并肩王造反已经成了定局,再说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结果。
让或者战!
京城禁军的众多将领将目光看向了站在首位的南宫晔。
“王…..孩子,真的就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舅舅让陛下下罪己诏,当着天下万民给你赔礼道歉行吗?
不能反啊!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八百三十四章氣吞萬里如虎鑒賞
一反天下就要乱了。”
南宫晔话音一落,柳明志尚未开口说话。
大地渐渐地有些颤动。
颤动越发的清晰,最后变成了震动,继而马蹄声响,从城墙之上已经可以望见官道之上卷起的烟尘。
城墙之上的众将士朝着城北官道之上张望过去。
一望无际的旌旗似乎要遮蔽长空,数万铁骑奔腾着朝着城池驰骋而来。
新军六卫的大军真的奔赴京城了。
继而,京师东南西三个位置也传来了马蹄声响,动静之大好似令整个京城都要为之颤动。
在南宫晔他们惊骇的目光中,东南西三面城墙之上响起了密集的战鼓声跟作战的号角声。
已经不再是预警的战鼓,而是敌军兵临城下,号令三军将士准备作战的鼓号之声。
望着那些毕竟城池的铁骑,南宫晔他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真的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烟尘翻滚,遮天蔽日。
五万多铁骑一分为二化作两道洪流朝着城门左右的旷野之上奔袭而去,速度逐渐的减慢了下来。
大迂回了一圈之后,缓缓的朝着城门下聚集而来,最终在距离柳明志百步外打马而停,整齐划一的翻身下马朝着柳明志的背影跪地行礼。
“参见大帅!”
“参见大帅!”
“参见大帅。”
继而其余三处城墙外也响起了附和的声音。
参见大帅四个字在二十四万将士的呼喊声中响彻城池内外。
柳明志提起天剑轻轻一举,身后的嘈杂之声戛然而止,
只有旌旗呼啸作响跟战马的喷嚏声还在此起彼伏,数万铁骑起身之后牵着马缰犹如一杆标枪一样,驻足在战马旁边无声无息的凝望着站在城门下护城河外的柳明志。
其余三处城门的动静也在短短的几个呼吸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治军森严,令行禁止。
城墙上的禁军精兵,此时此刻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身经百战的边军精锐。
什么叫做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真虎狼之师也!
柳明志看了西下的残影一眼,提着天剑牵马朝着后方大军走去。
“明日东方见白出檄文,日上三竿大军攻城。
你们还有一夜的时间可以考虑。
要么打开城门,要么本王浴血入城。
生死只在你们一念之间!”
PS:客多,天天喝的七荤八素不知道自己姓啥,先吃几天存稿吧。
另外咨询一下,柳之安主动求死,奠定儿子造反的决心。
一死为儿子开一线国门,能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