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帝世無雙 起點-第兩千三百四十四章 可怕之戰展示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那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那无数可怕到极致的存在一起出现,一起降临,一起动荡的瞬间,是何等的可怕啊!
当初只是一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威能,都是无法想象了。
而此刻,这里却有着那么多的存在!
这,简直就是颠覆性的存在啊!
只是想象一下,都会感到无尽可怕的…
看着那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存在,看着那诸多顶尖得见,此刻的血池炎侯面色已经有些难看到了极致。
就算是血池炎侯,此刻面对这样一些无上恐怖的虚幻秩序生灵,面对数量之多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血池炎侯也是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绝望…
不是对手,完全不是对手啊!
甚至,没有丝毫胜利的可能…
不过,当血池炎侯看向夏渊的时候,却发现夏渊面容之上根本就没有自己之前想象之中,那种惊慌失措,甚至是带着绝望的色彩啊!
似乎,对于这样的情况,夏渊已经习以为常,完全不会在意一样!
夏渊,真的不会在意吗?
是的,就是如此!
虽然此刻的境遇,对于夏渊而言是无法对抗的,堪称真正意义上的绝望,但夏渊一路走来,遇到了那么多的对手,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哪一次的危险不是和现在一般!
而且,夏渊是不会绝望的,永远都不会!
“注意,保证自己的安全…”
夏渊看了身边的血池炎侯一眼,其实要说担心的话,夏渊还是比较担心的。
不过夏渊最担心的,还是身边的血池炎侯。
已经守护了那么长的时间了,已经让血池炎侯提升到这样的程度了,接下来的秘煌之约中,血池炎侯绝对可以给自己带来很大很大的帮助,而如果要是这时候血池炎侯陨落的话,那么夏渊也不会甘心的。
现在夏渊最为担心的,就是如今的血池炎侯已经对于未来不在抱有任何的希望。
对于血池炎侯这样的存在,夏渊那是无比了解的。
如果血池炎侯要是真的已经不在抱有幻想,那么血池炎侯会选择最为疯狂一战的!
而到时候,就是真的有死无生了。
所以,夏渊提前开口,提醒一下血池炎侯。
听到夏渊的话,血池炎侯微微一愣。
夏渊话语之中的意思,血池炎侯已经十分清楚了。
但夏渊这说话的态度却是让血池炎侯有些无法理解了!
正常来说,这话就是相当于客套的话,可此刻夏渊却是那样的认真,那种意思,似乎是在说你小心一点,别等一会我活下来,你却已经死去!
是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可是,可是…
可是不应该如此啊!
难道…
这一瞬间,血池炎侯眼中出现了一种无比动荡的光芒。
他想到了!
夏渊,还有底牌!
还有,那强大恐怖,足以让夏渊面对这些可怕的虚幻秩序生灵,强势翻转的底牌啊!
想到这里,血池炎侯心中那种激动,那种震撼已经无法形容了…
不管血池炎侯如何的激动,也不管夏渊如今是不是还有那惊世的底牌,最终的战斗还是要出现了。
那一刻,出现了!
夏渊清楚的看到,远方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已经开始动荡了。
从四面八方之中,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已经开始行动了。
他们朝着夏渊存在的方向,就这样缓缓走来,带着那种可怕的震颤,带着一种无法形容无法描述的恐怖威能。
绝望的气息,不祥的气息弥漫整个天地之中。
一道道震撼的力量波动,不断在这时空之中回荡!
一尊又一尊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走出。
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有那万丈虚幻秩序生灵,也有一些山脉一般的虚幻秩序生灵,夏渊看到了曾经开始时候见识到的藤蔓虚幻秩序生灵,同样也有一些虚幻秩序生灵,不过就是和夏渊差不多大小,甚至还不如夏渊。
可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周身,都是绽放着一种无法描述,不可思议的恐怖威能!
只是瞬间的存在,就可以动荡整个天地,就可以影响时空的秩序!
这一点,才是最为恐怖最为可怕的。
当这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出现的时刻,当这些虚幻秩序生灵震撼降临的时刻,无尽虚无的力量覆盖了整个天地之中。
无数的绝望和深渊,那不祥的气息不断朝着夏渊和血池炎侯扑面而来。
就算是已经绽放了极致底蕴,甚至将最终剩余的那些极致底蕴完全彻底的绽放了。
可此刻的血池炎侯面对这样浓郁的不祥气息,还是感受到了身体之中的一种难过。
不过,好在现在的他是穿戴那造化装备的,这些造化装备,同样也是有着隔绝那些不祥的威能。
而依靠这些…
血池炎侯才算是完全维持住了本身的存在。
血池炎侯的面色,已经无比的难看了。
实在,太过强大了!
不过,更加可怕的还是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威严,还是他们的力量!
这些不祥气息虽然无比的恐怖,但如果要是和他们本身的力量比起来,似乎还是不算什么的。
毕竟,不祥气息都只是这些存在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并非是他们力量的一部分,是他们主动绽放的!
所以…
最强大的,还是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真正实力啊!
靠近靠近,不断的靠近,此刻这些虚幻秩序生灵都是不断的朝着夏渊和血池炎侯身边靠近,而那种威严已经更加可怕了。
终于,就在距离夏渊和血池炎侯不算太远的时候,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动荡了…
超过上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瞬间朝着夏渊出手了!
这一刻,血池炎侯面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虽然此刻的感觉自己已经足以比肩那些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了,但如果此刻面对的是足足这上百尊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那么他瞬间就会被直接打碎!
只是可惜,此刻夏渊已经真的没有办法帮助血池炎侯了。
因为夏渊承受的压力,是血池炎侯的十倍甚至百倍!
那些虚幻秩序生灵,似乎都是意识到了夏渊的存在,才是这其中最为凶险的。
而血池炎侯的存在,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就好像没有注意到一般。
甚至,诸多的杀伐都是直接掠过了血池炎侯的存在,朝着夏渊震撼杀伐而去!
此刻的血池炎侯也是有些茫然,不过瞬间之后,一种无比屈辱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血池炎侯,被看不起了!
是的,这就是赤裸裸的看不起,赤裸裸的鄙视啊!
对方,那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甚至就连对他出手的欲望都没有了,这让血池炎侯情何以堪。
虽然,这样才是最好的,因为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是身为一尊顶尖极致的妖孽,甚至一尊顶尖的少年至尊,血池炎侯如何可以承受这样的羞辱呢!
不过,最终就在血池炎侯冲动暴怒之前,他还是想到了夏渊的那些话!
是啊,要是自己太过冲动的话,那么到时候夏渊成功了,而自己却陨落了,这岂不是真的亏大了!
他如今已经提升到了这样的程度了,为此陨落,那才是最冤枉的。
所以,此刻血池炎侯强行忍住了一切,没有在继续疯狂下去…
时间,在这一刻凝滞了…
并非,是感觉之上的凝滞,而是真正彻底的凝滞了啊!
因为,这一刻那正在遭受无尽杀伐围攻的夏渊,终于还是出手了。
很简单,时间之力!
夏渊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动荡了那时间之力!
瞬间,直接将整个虚空,将夏渊周围方圆数千丈的范围,完全彻底的凝固了。
而这一刻的夏渊,终于还是出手了。
真正意义上,最为强势无比的出手了!
一拳之下,似乎可以打碎天地,一念之间,将时空都要完全的沉沦!
眼中,是一种疯狂无比的色彩。
此刻夏渊甚至在战斗开始的时刻,就直接进入到了这种极致疯狂之中。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无数的极致底蕴,都是在这一瞬间完全的爆发了,那种恐怖和震荡,那种可怕和疯狂!
夏渊已经将自己的威能提升到了巅峰!
九大混沌神藏,于这虚空之中绽放出了无数的想象描述的璀璨光芒来。
而在这些恐怖之外,则是更加震撼的一切,则是属于夏渊无尽永恒的气息。
时空意志,轮回意志,甚至就连那震颤万古时空的独立自我异象,都是已经清楚无比的出现在了这天地之中。
强大的威能,最为终极的威能,已经被夏渊彻底的凝练,彻底的释放了。
虚空之中,都是夏渊的身姿,都是夏渊的存在,只有夏渊自己的出现,只有夏渊自己的恐怖和动荡!
时空暂停,那是何等可怕的手段,不过此刻夏渊面对的是足足上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
如果只是一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话,那么夏渊也许可以将对方凝滞无数的时间。
可如今这足足超过了百尊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
就算是夏渊现在的境界已经又一次提升,他的威能又一次得到了本质的加强。
可终究,夏渊并非是境界的突破啊!
所以,现在提升的威能虽然可怕,但要说到质变,还是无法做到的。
因此,此刻当施展这可怕的虚空凝滞之后,夏渊却也只是将那足足上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短暂的凝滞在了这虚空之中。
而后,简单的一个瞬间之后,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又一次完全彻底的动荡了!
不够…
够了,真的已经足够了!!
因为,夏渊的杀伐,已经绽放了!
那双瞳之中,是无尽的杀意,是充满了一种可怕极致的震撼杀意!
当这样可怕极致的杀意完全彻底绽放的时刻,诸天都开始沉沦,亿万的时空都开始崩灭!
足足上百尊虚幻秩序生灵之中,有着足足二十尊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在瞬间完全化作了虚无…
那几十块晶石的存在,让夏渊在这短短的时间之中有一次提升了一个层次,虽然不是小境界的提升,可这样的改变之下,已经足以让夏渊的威能达到一种巅峰,甚至是可怕的程度了!
而这些之下,夏渊无惧任何!
二十多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完全的彻底消失了。
比起曾经来,比起夏渊之前斩杀一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还需要几次来,无疑现在是强大太多了。
不过,这已经算是夏渊的一种极致的杀伐手段了。
时间之力,诸多的力量完全彻底绽放,增幅到了禁忌极致的程度,甚至动用了五道轮回这样的可怕杀伐之术。
即便是这样之下,夏渊在面对足足上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时候,也仅仅只是在斩杀了二十多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而已。
对于血池炎侯来说,夏渊的手段和威能,无疑是极端震撼的,是让他此生都无法企及,都永远无法忘记的!
然而这些在夏渊的眼中,却不算是什么。
甚至夏渊完全没有丝毫满意的意思!
因为,太差了,真的太差太差了!
夏渊知道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实力都是已经得到了加强,不仅仅是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数量增多了,而且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威能,似乎也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但夏渊却没有想到,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提升,竟然是如此的显著!
是的,显著,无比的显著!
如果要是按照最开始时候夏渊遇到的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如果要是现在的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依然还是属于之前那种威能的话,那么此刻夏渊的盖世一击,已经足以将这上百尊虚幻秩序生灵全部斩杀了。
而这,也是之前夏渊的打算!
但是可惜,失败了!
不,不能说是失败了。
一切,都是按照夏渊之前算计来的,甚至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一举一动,都是完全按照夏渊意思来的。
所有,都是如此的顺利!
但可惜,夏渊还是错误的估计了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强大威能。
而这,就是最终失败的根源所在!
在血池炎侯眼中,夏渊一次性斩杀了足足二十多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这已经是天大的成功了。
但可惜在夏渊这里,这样的成就却不算什么。
瞬间,虚空之中出现了二十多块的晶石。
只是可惜,到了现在的时候夏渊却没有在去捡这些晶石的。
因为,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如果夏渊战胜了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如果夏渊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杀出去,那么这些晶石也无法被携带,注定会留在这里的。
而如果夏渊要是失败的话…
都失败了,这些晶石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
杀戮,又一次出现了!
虽然这样的结果夏渊不满意,甚至在夏渊眼中可以称之为失败的结果,但这却无法阻拦夏渊继续的狂暴。
夏渊从来不会因为这样一点点事情,就选择放弃的!
“杀!!”
冲天的杀意,彻底的出现了。
而此刻的血池炎侯,终于算是知道了!
这,才是真正的夏渊,也许这才是真正没有任何保留,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都是完全彻底的夏渊的实力啊!!
那冲天的杀意,瞬间刺破苍穹,九天之上虚无无数。
仿佛整个天地,都要在夏渊的惊世杀意面前,彻底的化作虚无!
这才是最为可怕的一幕,这才是最为震撼的一幕啊!
虚无,不断的虚无,毁灭,不会的毁灭!
当这惊世的杀意和夏渊完全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一种无法想象的蜕变,出现了!
夏渊的杀戮,更加的可怕,甚至每一次的杀伐之中,都是带着一种震撼人心的可怕威严。
只是可惜,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都只是一些虚幻秩序生灵的存在,他们是没有任何感情的。
本身这惊世杀意和杀伐之术融合的时刻,最强横的地方应该就是这种灵魂之上的震慑和威严,但也是因为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本身的特殊存在性,他们没有意志,他们没有灵魂!
所以,这些可怕的威能,根本无法将顶尖的震慑。
不过,这些惊世杀意和夏渊杀伐之术的融合,还是让夏渊杀伐之术的威能,得到了恐怖的放大和提升。
崩溃一般的力量,惊扰了虚空,打碎了天地。
瞬间,两尊甚至来不及走远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被夏渊那惊世无双的杀伐,只是崩碎成为了虚无!
可这,只是开始,并非结束!
当选择了极致的绽放,甚至是超越了极致的绽放以后,夏渊的威能已经提升到了无法想象不可思议的程度了。
无上之力…
已经再也没有保留,一切的力量都是倾泻而出,疯狂的杀伐,肆意的杀伐!!
久远的时空之外,那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终于也是动荡了,无数的身影出现。
超过上千尊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疯狂朝着夏渊的位置奔袭而来!
夏渊的眼中,带着一种燃烧的疯狂。
“给我,镇!!!”
给我,镇压!!!
诸天星辰,不断降临,万古虚空,一念塌陷!!
无数的禁忌法术,在这时空之中完全彻底的绽放了!
那是,超过了八十万的禁忌法术!
那是,将近百万的禁忌法术啊!!
双魂神通,此刻完全开启,夏渊将自己的威能已经催动到了超越极限的程度!
八十万,那是足足八十万的禁忌法术啊!!
当这足足八十万的禁忌法术绽放,但这全新,已经提升到了另外一个层次的禁忌法术绽放的时刻,谁人可以阻挡,谁人可以对抗呢!
那是足以,将一切都虚无的力量。
那是可以横扫诸天的无敌之力!!
空间禁忌法术,塌陷了亿万的虚空。
那无数的可怕盖世虚幻秩序生灵,那些所有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下的虚幻秩序生灵,完全无法在这样的时空塌陷之中挣脱出来。
而此刻那八十万的禁忌法术彻底绽放,瞬间将那范围之中一切的虚幻秩序生灵,全部在洗礼!
那些准备久远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甚至也无法在前进半步!
如今的夏渊,可不是曾经的夏渊了。
当初的夏渊,就算是面对一尊虚幻秩序生灵的时候,绽放出无数的禁忌法术来都是无法对抗。
可现在…
他早就已经成为了一尊无法想象的恐怖伟岸存在了!
瞬间虚无一切的力量,那可以崩灭一切的力量,就算是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存在也无法承受啊!
数十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在这无尽璀璨的法术之中,在这禁忌之力的洗礼之中完全的消失了。
而除了这数十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外,还有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同样也是完全彻底的消失了,甚至连丝毫的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这样消失了,就这样虚无了…
此刻在那战场之中,夏渊的速度简直到转瞬即逝的程度。
境界提升,境界提升,境界提升!
夏渊的境界提升带来的,就是全方位一切的提升。
速度,自然也是在提升的范围之中。
曾经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或者可以勉强跟得上夏渊的速度。
但此刻…
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一拳轰出。
又是震撼天地崩灭一切的无上一击,直接将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身体,瞬间打碎,彻底的虚无。
完全,不是对手。
是的,在此刻这样的夏渊面前,那些所谓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完全不是对手啊!
夏渊已经杀到了癫狂。
他的战魂,又一次完全复苏了,他的战血又一次沸腾了,他的灵魂在咆哮,他的意志在颤抖!
夏渊,又一次进入到了那种最为恐怖的状态之中了。
这才是夏渊,这才是夏渊最喜欢的时刻!
从来,他夏渊就是一尊疯狂的妖孽,就是一尊战斗天地的无敌妖孽啊!
唯有,在这种沉沦的边缘游走,唯有在这种死亡深渊挣扎的时刻,夏渊才可以完全爆发出自己最为强大终极的力量来。
而现在,就是如此,此刻就是如此!
虚幻秩序生灵,那是只要不能在瞬间将他们粉碎,那么只要给他们一点点的时间,都是可以恢复过来的可怕存在,除非将他们的力量耗尽,不然想要斩杀一尊虚幻秩序生灵的难度,真的太大太大了!
而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更加是其中的佼佼者,是其中最为可怕存在。
他们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想象,任何一尊走出,都是无法形容想象的恐怖存在。
这样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更加是难以杀死的。
想要将他们的力量耗尽,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现在,这些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在夏渊的面前却是如此的脆弱,甚至可以称之为脆弱不堪的!
夏渊的每一次杀伐,都是动荡天地,都是直接将一尊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瞬间抹杀。
而当这样无数的恐怖力量不断绽放之后,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也是无法对抗。
火熱連載小說 帝世無雙笔趣-第兩千三百四十四章 可怕之戰讀書
看似夏渊和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间的交手,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的时间,然而实际上,他们之间的对抗却都是在短短的时间之中完成的。
当那足足八十万禁忌法术完全绽放,将无数的恐怖虚幻秩序生灵都斩杀之后,实际上仅仅只是过去了短短的几个刹那!
可,就是这样短短的几个刹那,之前围杀夏渊的那些恐怖的虚幻秩序生灵,已经几乎消失的差不多了。
而剩余的几尊虚幻秩序生灵,夏渊也没有在意。
这短短的一个瞬间,夏渊已经绽放了太多太多的力量了!
看似夏渊似乎是将会碾压这诸多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但实际上如何,夏渊自己心中是十分清楚明白的。
太困难了!
如今这一次简单的绽放,夏渊几乎已经将自己的底蕴绽放了大部分了。
可最终,也仅仅只是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而已。
如果要是和之前的时候一般,那么自然是无所谓的。
可现在,已经是最终的战斗了!
而这一次面对的对手,而这一次出现的对手,都是最为顶尖极致的可怕存在,是无数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啊!
这样诸多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就算是夏渊如何强大,此刻也是有些难受。
毕竟这可不是一尊两尊啊!
不过…
退缩,从来不是夏渊会去做的事情!
虽然明知道,这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无比的可怕,但那又如何呢?!
夏渊,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
因为,夏渊知道现在的自己,是真的已经没有一点的退路了!
唯有战,只有继续的战斗下去,或者他才有一线的生机。
所以,继续爆发,极致的爆发…
当夏渊选择冲向那虚幻秩序生灵的时刻,一切似乎都已经完全暂停凝滞了。
这一刻的夏渊,是无敌的存在,是从未有过的盖世存在。
只是,夏渊如今面对的,不是一尊虚幻秩序生灵,不是十尊虚幻秩序生灵,而是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
而是,百万的虚幻秩序生灵,甚至是数百万的虚幻秩序生灵啊!
此刻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威能,早就已经超越了之前最开始时候的威能,当这足足数百万虚幻秩序生灵联合的时刻,但上千,甚至数千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走出的时候,在很大程度之上,他们的威能已经足以轻松的碾压夏渊了!
如果要是按照真正实力对比的话,那么夏渊怎么都不是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对手。
可是…
真正的战斗,看的并非只是这样的对比!
如果只是这样对比的话,那么还需要什么战斗智慧,还需要什么意志和战斗意识呢?!
也许,很多程度之上,这些都是可以决定一切的,但也只是很大程度之上,并非是绝对意义上的。
夏渊,从来都是一个擅长创造奇迹乃至神迹的存在。
哪怕就是在所有存在都不看好,哪怕就是诸多的存在都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绝对不会成功的时刻,夏渊依然还是向所有的存在证明自己的强大,依然还是要让所有的存在都知道,知道他夏渊的恐怖和可怕。
瞬间,已经进入到了那战场之中,已经和那诸多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战斗到了一种狂暴的程度了。
身体周围,是无数的恐怖法术环绕,各种极致的加持之术,各种强大的禁忌法术不断绽放。
属于时空的意志,属于轮回的意志开始不断的爆发。
而虚空之中那无穷无尽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不断降临,不断出现在夏渊的周围。
此刻便是那时空意志,那轮回意志的存在,一次又一次将那无数的力量粉碎虚无!
只是,这却不是长久,因为当这力量达到一定极限程度之后,那么就算是夏渊也会彻底的崩溃吧!
可现在的夏渊,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些,或者说在夏渊眼中,就算是这些恐怖的力量绽放,真的将他那周围的那些时空意志和轮回意志磨灭了,又能如何呢!
只要他夏渊不死,那么就会战斗下去,就会始终坚持战斗下去的!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而每一次夏渊的出现的,都会带来一方时空的虚无。
无上之力,除了当初和帝陀罗刹利战斗的时候,夏渊曾经肆无忌惮的倾斜过之外,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和如今一般,让夏渊这样完全绽放,彻底的绽放,毫无保留的绽放!
那些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很恐怖,那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在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引领之下,同样也是可怕到让人颤抖。
可夏渊,同样也是不弱于任何的存在,甚至是比起这些虚幻秩序生灵来,更加恐怖可怕的存在啊!
杀戮,杀戮!
依然还是杀戮!
不知道什么时候,虚空之中一只巨打的手臂落下!
那是,万丈虚幻秩序生灵!
曾经被称作战争机器的恐怖虚幻秩序生灵,曾经在夏渊进入到这秘境之后中,第一次遇到,第一尊遇到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
如今也出现了。
夏渊不知道眼前的这尊万丈虚幻秩序生灵,是不是自己当初第一次遇到的那尊万丈虚幻秩序生灵。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当看到那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手臂落下的时候,夏渊的杀伐已经出现了。
万丈的虚幻秩序生灵,只是手掌的大小都是夏渊的不知道多少倍。
可此刻,就是夏渊这小小的,几乎看不到的一拳之下,却直接崩溃了所有,直接将那尊万丈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狠狠的镇压,就这样彻底的镇压!
砰…
那万丈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倒在了大地之上!
而后,开始崩溃,开始虚无。
虽然无数的力量不断冲击,不断想要让那虚幻无比的身体凝实起来,但可惜这些都是徒劳的。
因为,面对那样极致恐怖的力量,一切都是徒劳的。
无上之力,哪怕只是丝毫一点的无上之力,在进入到这虚幻秩序生灵身体之中的时刻,已经注定了这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或者说无数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结果了。
毕竟,那是无上之力!
那是一种比起禁忌之力来,还要可怕数倍的终极之力…
终于,曾经在夏渊眼中,需要夏渊慎重对待,甚至需要夏渊付出无数代价才可以斩杀的万丈虚幻秩序生灵,如果只是和夏渊一次简单无比的对抗碰撞,已经彻底的崩溃,已经彻底的虚无了。
这,只是诸多虚幻秩序生灵和夏渊战斗之中的一个缩影。
如这万丈虚幻秩序生灵一般的存在,太多太多了!
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实在太多太多了,那些普通的虚幻秩序生灵,更加是多到了无法想象啊!
所以,只是一尊,或者十尊甚至几十尊虚幻秩序生灵的陨落,根本不算什么。
而夏渊斩杀这些虚幻秩序生灵时候,看起来似乎轻松无比。
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外面,那是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虽然并非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存在,可当这足足数百万虚幻秩序生灵联合起来,哪怕只是随便一尊简单无比的虚幻秩序生灵,但只要是极致绽放的话,那么带来的那种可怕恐怖的杀伐,也是无法描述的。
而当这足足数百万虚幻秩序生灵完全联合在一起,那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不过,现在夏渊也明显的感受到了。
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似乎也是有所忌惮的。
毕竟,此刻夏渊是和诸多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缠斗在一切的,如果这个时候那些虚幻秩序生灵集体绽放最为恐怖的杀伐之术,那么夏渊死不死这一点谁也不知道不敢肯定的。
但夏渊身边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必然是会彻底虚无的!
是的,而这也是夏渊在瞬间斩杀了那上百尊顶尖之后,所以选择直接降临,冒着危险直接进入到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包围范围之中的原因了。
此刻,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是夏渊的对手,但他们同样也是夏渊的保护/伞!
快,太快了。
有时候,那些顶尖妖孽或者顶尖强者之间的战斗,可能持续很久很久的时间,但也有的时候,这样顶尖存在之间的战斗,只是几个瞬间就会分出胜负。
而显然,夏渊和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间的战斗,就是属于后者。
当然,实际上夏渊和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间,也是有着很大差距存在的。
以前的夏渊,也许和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处于伯仲之间,但如今的夏渊,却已经远远凌驾在了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上,在他们之上太多了。
血池炎侯呆呆的看着,看着一尊又一尊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不断的陨落,他的眼中始终都是震撼,都是茫然的色彩。
这,才是夏渊的真正实力吗?
曾经血池炎侯以为,自己那一次见识到的夏渊,那尊为了守护自己而战斗的夏渊,已经是最为可怕的了。
但如今血池炎侯才知道,自己错了!
那时候的夏渊,虽然爆发的力量也是无比的可怕,但要说已经是最最极致顶尖形态的夏渊,还是不对的!
如今,才是真正的夏渊,才是那尊可怕到疯狂,让人灵魂震颤的夏渊!!
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忘记了自己的生死,眼中只有杀伐。
然而,就算是如此的疯狂之下,可夏渊依然还是可以找到最为合理的方式!
这是疯狂还是冷静,血池炎侯自己都不清楚了。
疯狂状态,血池炎侯是知道的,因为这种状态,便是他血池炎侯最为强大的状态。
曾经无数次的危险绝望时刻,正是凭借那危险绝望之中的极致疯狂,血池炎侯才走到了这样的程度。
疯狂,是真的疯狂,那时候的他,一旦进入到了疯狂之中,那么将会忘记生与死,忘记曾经发生的一切。
眼中看到的,想到的,只是将自己的敌人,将对手彻底的斩杀!
仅此而已,只是这样罢了!
可如今…
夏渊也是在疯狂,甚至从夏渊的身上,血池炎侯看到了自己极致疯狂时刻的身影!
然而,血池炎侯却又明白,夏渊的疯狂和自己,似乎不同,是完全的不同!
一样都是疯狂。
然而夏渊的疯狂,却似乎带着一种绝对的冷静。
一种,超越了自己想象的平淡和冰冷。
这种冷静,是血池炎侯完全无法理解的行为.
这一刻的血池炎侯似乎意识到,如今的夏渊才是真正的夏渊。
而那疯狂,也是只有夏渊自己,才可以真正意义上掌控的,属于他自己的疯狂吧!
深吸一口气,血池炎侯如今已经不在多说什么。
周围那些虚幻秩序生灵,都是无视了他的存在,甚至没有任何一尊对他出手。
而血池炎侯也不在和之前一般愤怒。
他现在,只是看着,静静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