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劍骨》-第十六章 硬碰硬相伴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涅槃境界,要论行速。
火凤,沉渊,白帝,高出其他在世修行者一个大层次。
天凰翼,破壁垒,缩地成寸,这三大法宝神通,赋予了这三位不同意义上的“世间极速”。
灞都城二师兄的世间极速,最是自由,天赋秘法加上先天灵宝,他可以去往世间任何一处洞天福地,心意所至,片刻便至。
沉渊君的破壁垒之术,则是需要以剑术提前标记,由于强悍的肉身体魄,可以追随剑器洞破两座天下的虚空,即便横渡倒悬海,也没有问题。
白帝的“缩地成寸”,则是最为玄妙,最为神秘的极速术,咫尺之间,一念瞬移,东妖域平定之后,这位芥子山皇帝方才领悟出此等妙术……而此时白帝已经横扫诸敌,再也没有敌手。
有资格让他全力施展“缩地成寸”的妖修,只有龙皇。
而这些年两域太平,相安无事,两位皇帝也尽量避免战斗……所以真正的“缩地成寸”,也并没有在天下众生面前施展过。
击沉云域的那一日,白帝仅仅展现了自己压倒一切的手腕和力量。
而偏偏灞都有位炼化天凰翼的二师兄,否则那一日整座灞都同门,都会随着老城主一同被镇压在天坑之内。
若说天底下,第四位接近世间极速的修行者,便就是宁奕了。
空之卷的虚空击碎,挪移之术,并非是战斗法门,实战中几乎没有作用,在此抛开不论。
能给宁奕在实战中提供巨大帮助的,乃是叶长风传授的《逍遥游》。这门剑法,有些类似于火凤炼化之后的天凰翼效果,是以剑意凝聚演化云海鲲鹏!
叶老剑仙来施展,一剑可飞掠天下三万里,朝游大隋暮北荒。
如今宁奕涅槃道火未燃,虽可凭借神火与涅槃斡旋争斗,但要论厮杀中身法极速,逍遥游还差一个大境界——
遇上白帝的缩地成寸,想要逃命,千难万难!
青铜殿虚幻光幕传来“咔嚓”一声。
在白帝正式踏入龙绡宫前,宁奕心头便有不祥预感浮现。
持握念珠的裴灵素,与宁奕心意相连,她面色一变,疾声道:“巽东南,亥朱雀!”
青铜殿的一角杀阵阵纹,在裴灵素脑海之中浮现。
她能想到的应对之策,就是激活这一角龙宫古阵!
以龙宫主人的阵法,来阻杀白帝!
宁奕立即心领神会,前踏一步,整个人化为一连串剑气幻影,掠至裴灵素所报的方位之处。
面前立着一块破碎石碑。
宁奕两根手指注满神性,狠狠点指而下。
“轰隆隆——”
白帝从虚幻光幕之中踏出,落在青铜殿的那一刻,整个人神色一变。
他看到了那道自己狠入心扉的身影。
“宁奕……”白亘刚刚想要踏步,头顶传来一道雷鸣之音。
半倾塌的青铜殿,地面上的枯骨,甲胄,破碎尸骸,轻颤一下,从宁奕落脚的石碑之处,一抹光芒陡然亮起!
青铜殿杀阵,被激活了!
“这是什么?”
白亘眼皮一跳,即便是他,也感受到了一缕不可忽视的危险杀念。
瞬息之间,青铜殿外地面亮起一圈阵纹,将白亘连同整座大殿,包裹在内,一道婴儿拳头粗细的紫色雷霆拔地而起,向着白袍男人撞击而去。
“轰”的一声。
白帝手起戟落,手持折月大戟,青铜大杆抵在腰间,狠狠向前一步。
不退反进。
戟尖萦绕风雷,与青铜殿杀阵唤起的紫色雷霆撞在一起。
激活阵法的宁奕,耳旁响起一道沉闷炸雷,仿佛自己置身雷劫中心,面前被无数道璀璨绽放的雷光布满。
他瞳孔收缩。
视线一片银白,那个持大戟前冲的白袍男人,戟尖如同辟海,将紫雷戳得粉碎!
太猛了!
“离南,兑西……”
与宁奕感同身受的裴灵素,此刻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语速极快地报出一连串方位,这座青铜殿阵纹沉寂已久,龙宫陨落之后,整座古城的守御阵法,都陷入了死寂之中,即便有外客踏入,这些杀阵也不会主动激活。
想要抵御白帝,就要全面激活阵法!
裴灵素额头渗出冷汗,这座杀阵极其复杂,想要精准激活青铜殿杀阵阵纹的每一处落点,绝非易事。
宁奕反应也极其迅速。
在目睹白帝一戟戳碎紫雷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会有一场避免不了的苦战!
神海内响起裴灵素第二道声音之时,宁奕已经动了。
方寸之地,咫尺挪移。
空之卷,在这种情况下,能派上的用场不大。
“嗖”的一声。
宁奕掠至第二块阵纹石碑。
在这一刻。
时间似乎变得“很慢”。
宁奕“缓慢”回头看去,原先站立之地,一缕杀念震出,连同石碑都被劲气震动摧毁——
白帝只是一步,便抵达了万古年前那些死去古修者,拼尽性命都没有触碰的阵纹长线。
他举起大戟,冷漠眼神已经缓缓挪移,盯准了自己。
因为速度太快的缘故,宁奕几乎是撞在第二块石碑上的。
指尖迸发风雷!
青铜殿杀阵陡起!
“轰隆隆隆——”
陆地起伏,连绵起伏的雷海,从地面奔涌倒灌而出,如垂天瀑布,将白袍男人身影尽数淹没,只差一刹,白帝就能递出第二戟杀意!
这一刹,决定了生死。
裴灵素一口气报了八个方位,宁奕瞬息围绕整座青铜殿掠了一整圈,竭尽全力地“奔跑”,接连激活了青铜殿杀阵的八座原始石碑,回到起始点的那一刻,先前的残影甚至没有消散。
滚滚雷霆,将白帝吞没——
宁奕心悸地看着这一幕,吞杀万古年前攻打龙宫古修士的阵纹,竟然只是与白帝形成抗衡之势!
雷海之中,手持大戟的白袍男人宛若战神,不断有雷蛇被打得砸出青铜殿,一道紫雷倒射而出,擦过宁奕面颊,划出一抹金灿血液。
“凭借这座杀阵……拦不住白帝!”
即便八座原始石碑齐开,激活一整座完整的青铜杀阵,依旧无法镇压白帝。
这便是“皇帝”的实力么?
宁奕神情阴沉,默默握着细雪。
青铜殿中,斩月如切斩瀑布一般,行云流水地斩碎雷霆,苍白的雷海之中,缭绕化散出一缕墨意。
那是灭字卷的杀念!
这缕墨色,逐渐将雷海渲染出一片漆黑。
身处青铜殿杀阵,雷海之中,白帝挥舞大戟,以灭字卷神威,开辟出一片无垢区域。
他盯着阵外宁奕,冷冷开口。
“宁奕……果然是你在伏杀本帝!”
宁奕皱起眉头,觉得有些古怪……听这语气,白亘似乎预料到了,自己会在龙宫?
看来白帝并不知道,这座古城入口阵纹是随机转换的,在青铜殿便碰到……实在是运气问题。
宁奕知道妖族两位皇帝一定会动身,却不知道,他们竟然动身如此之快。
自己前脚进龙宫,他们后脚来。
实在是太晦气了。
按照丫头的说法,整座龙宫古城,犹如莲花花瓣一般被托起,白帝与自己踏入了同一座青铜殿入口牵连的入城之路,只要这座杀阵困不住白帝……很快自己就会被追上。
在这里逃跑,是没有意义的。
要么,就在青铜殿内,与白帝决出胜负。
要么……
宁奕眼神燃起一抹神火,他已经准备拼命了,缓缓按住细雪,来到青铜殿前,鞘内不断鼓荡风雷。
宁奕低声道:“丫头,你刚刚说……整座龙宫入口,至少有八座阵纹,按照某种规律,时刻变幻运转?”
“是的。”
裴灵素怔了怔,立即明白了宁奕的想法,快速应道:“不过,以龙宫的规模,这样的青铜殿,只会比八座多。你想要触碰阵纹,将大殿转走?”
将花瓣入口切换。
那么……自己和白帝,将会错开,运气好的话,要到中心城才会碰见了!
“不错。”
宁奕深吸一口气,多于八座入口,在此刻看来……反而是好事了,白帝来了,龙皇自然也差不了多远。
自己提前遇上了一尊皇帝。
这龙宫入口越多,转移青铜殿,遇上另外一位的概率,便是越低。
“青铜殿转移的阵纹……在殿内。”裴灵素默默卦算之后,报出方位,神情很是难看的开口,“你需要将白帝击出这座大殿。”
宁奕目光落在雷海某处。
他握了握剑柄,咧嘴笑了笑。
今天出门忘看黄历了,还真是晦气啊……
“将白帝击出大殿么?”
“……知道了。”
宁奕平复心绪,盯紧青铜殿雷海。
白袍男人挥舞大戟,最后一击,将四面八方的紫雷都劈得破碎,背后有一尊金灿圣鸟法相浮现。
白帝撞出青铜殿。
宁奕细雪出鞘。
三神火特质,竭尽全力的一剑,神性,纯阳,至阴,浩浩荡荡!
斩月之上,汇聚漆黑杀念——
白帝神情冷冽,一往无前,毫无退缩之意。
你敢在倒悬海前伏杀我分身,敢在龙宫入口阻杀我本尊?
想与我硬碰硬!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劍骨 會摔跤的熊貓-第十六章 硬碰硬展示
那便来!
而下一刻,令他没有意料到的事情发生了……宁奕出剑极快极猛,而这一剑,却与斩月错锋而过。
白帝神情错愕。
宁奕化为一道流光,撞入大殿雷海,砸剑劈开浩荡风雷。
他狠狠一巴掌,拍在雷海中某处阵纹之上。
倾塌青铜殿,传来古钟迸响的吱呀转动之音——
“咚”的一声!
待到白帝神情阴沉,掠回符箓长线之时,原先的雷海已经消失了,整座青铜大殿回归死寂。
这是……触动了阵纹,更换了一座青铜殿?
并不如何精通阵法符箓之道的白帝握着斩月,不敢轻易踏入,生怕再次触动杀阵。
他盯着这座半倾塌的大殿,总觉得哪里变了,又看不太出其中玄妙。
宁奕这是……遁逃了?
白帝额头有青筋鼓起,越想越愤怒,胸膛有一股无形火焰熊熊燃烧。
神念化身在龙宫前被宁奕狙杀。
本尊踏入古城的那一刹便被暗算,被宁奕激活杀阵,在青铜殿内一阵乱打,消磨。
宁奕这厮……是要与自己硬碰硬,没想到就这么逃了!
他握了握斩月,他盯着自己虎口,持握大戟的掌心,在雷击之后,渗出了丝丝缕缕的血迹。
小觑了宁奕的阴险……这座杀阵,实在可怕。
若他还设下伏杀之阵,那么自己恐怕会遭遇更多无谓的消磨。
思忖再三,白帝决定放弃触碰大殿阵纹,追杀下去。
向龙宫深处前行之前,他深深回头,盯着青铜殿方位,低声自语。
“宁奕……吾必杀你。”
……
……
(12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