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彼岸之主 txt-第007章 赤蝗神相伴

彼岸之主
小說推薦彼岸之主彼岸之主
【求各种票】
张向元侧耳倾听,并没有打断的老者的话,静静的听着。
不仅他在听着,庄不周同样借助影子刺客,默默倾听着,这很有利于了解镇西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彼岸之主》-第007章 赤蝗神看書
“然而,在半年前,天气突然炎热起来,一连几个月没有下一滴雨,村中那口几十年来从没有干过的水井竟然枯竭了。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滴水未下,田地里的庄稼都已经被渴死掉了。唉,现在每天都有人被渴死。这附近几个城镇早已经因为这干旱死了不少人了。唉!!”
老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话语中带着无穷的凄苦。
“要不是彼岸的出现,大家能够自彼岸中获取到粮食,只怕现在,镇西府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没有水,真的活不了。”
“我们这些人,现在也只能求老天爷赶快下场大雨吧,不然,这日子再也没法过了。”
水是生命之源,严重缺水的情况下,死人已经是常有的事情,哪怕是有粮食,也支撑不了多久。
干旱,整整半年多的干旱,田地里的庄稼已经不用去奢望了,今年的收成肯定是颗粒无收,大地被晒的干裂开来,因为缺水而死亡的人数已经不在少数,无数人因此苦不堪言。
可这种天灾,是谁也无法阻挡的。
多少人痛哭哀嚎,想要外出逃难。
老者他们往地下挖,不是挖什么金银财宝,而是希望能在地下挖出点水,哪怕是一点湿润的泥浆也好,在这个时候,对他们而言,水就是最珍贵、最宝贵的东西。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啊!!
张向元听到,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接着问道:“没想到这里竟然会遭受如此大的天灾,难道这附近的朝廷和镇西府的官员没有出来赈灾吗?”
“镇西府太大,刚开始还有赈灾,但持续时间太长了,据说,府城那边,有御灵师在呼风唤雨,可却杯水车薪,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现在据说,朝廷那边,准备祭祀。”
老者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祭祀?不知道祭祀的是谁。”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就在这时,一道话音插了进来。
让老者与张向元不由的抬眼看了过来,随即,一道骑着黑驴的身影映入眼中。
“你是…….”
老者迟疑着询问道。
“我是一名云游四方的修士,我姓庄,庄不二。”
庄不周微笑着说道。
“原来是仙师当面,老朽肉眼凡胎,还请勿要见怪。”老者听到,连忙见礼,神色间带着一丝拘谨。
这世界,对于御灵师并不陌生,时常遭受到诡异侵袭下,想要不知道都难,对于御灵师,普通人都会口称仙师,那种敬畏确实显而易见的,御灵师大多都是契约诅咒遗物,本身遭受诅咒侵袭,性情脾气上,往往不是那么的和善,神道修士就很聪明,他们往往不显露身形,以神灵为名。作为众生心灵的寄托,高高在上,超然于外。
御灵师与神道,似乎被分割成两个不同的体系。
感观上就会有不同。
这一点,庄不周敏锐的感觉到了。
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这是整体环境的问题,不是他可以随便改变得了的。
别人管不了,只能做好自己。
始终如一就好。
“张向元。”
张向元看向庄不周,在他眼中,有些看不透,不过,显然可以肯定,这是一名修士,实力的话,似乎并不弱,在修士眼中,自己的障眼法,变化之术,未必就真的天衣无缝。
但他也没有自爆身份的意思。
说出的也是自己的本名。
“听说镇西府遭遇干旱,百姓民不聊生,所以,过来看看,听老丈说,镇西府准备祭祀,不知道这祭祀又是怎么一回事。是祭祀龙王还是谁。”
庄不周淡笑着问道。
“祭祀的是赤蝗神。”
老者摇摇头说道。
“赤蝗神?这是什么神,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庄不周好奇的问道。
“以前我也不知道,只是,最近天灾不断,就有一个传言,这是因为,镇西府触犯了赤蝗神,降下了天灾,致使干旱连绵,滴水不下。甚至有蝗虫肆掠,颗粒无收。”
“只要号召整个镇西府的百姓,建立祭坛,虔诚的祭祀赤蝗神,请求赤蝗神的宽恕,才能收走天灾,降下甘霖,普度众生。大家才有活命的机会。”
“现在,镇西府很多人都在祭拜赤蝗神,希望他暂息怒火,收走天灾。”
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期待之色。
真的期待着,这次的祭祀,真的可以让赤蝗神得到宽恕,收走天灾,给大家一条活路,真的可以的话,哪怕是日日信奉,香火不断,也是愿意的。
“那赤蝗神以此威胁百姓,绝非善神,而是恶神,此神岂能任其猖狂,依从于他的意愿,反而是助纣为虐,助长其嚣张气焰,到最后,只会变本加厉。”
张向元毫不犹豫的说道。
神色间,露出一抹异样。
这镇西府的灾难,有可能是来自恶神,这就值得沉思了。但他的心中还有一丝兴奋,要知道,扩大信仰,争夺信徒最直接了当的一种方法,那就是……..神战!!
赤蝗神要真的是弄出天灾的罪魁祸首,那他要是能够镇压赤蝗神,绝对能瞬间获取海量的信徒,香火愿力,会直接爆炸。而且,在这过程中,他有着极大的优势。
他是水神,在干旱之时,求他可比求赤蝗神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他可以降雨,解除干旱。
“可这种天灾,我们普通老百姓又有什么办法,据说,那些仙师都没办法祈来甘霖。拿天灾没有办法。如今,只能活马当死马医。万一要是真的有效果呢。”
老者神色黯淡的说道。
庄不周默然,这就是没有力量的老百姓,这种无奈,却是谁都能够感受得到的。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在和老者聊了一段时间后,自然知道对于正在遭受干旱的他们,水就是最珍贵的东西。
“我乃万灵感应水神座下神侍,吾神慈悲,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大家受苦,你们看。”
张向元目光看向村子内的一口古井,微微一笑,对着那口古井直接一指,一道神光随之绽放,紧跟着,就听到,在古井中,传来井水涌动的水声。
“水!!”
“是水,井中有水了,快看,我们的清泉井又有水了。”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是原来的井水。”
伴随着一声呼喊,大批村民纷纷朝着古井聚集过去,围了水泄不通,看着井中的井水,身躯都激动的在颤抖,有水,就能活下去,这不仅仅是水,这是一条条人命啊。
“多谢神使!!”
“多谢神使赐水。”
在大喜的同时,纷纷朝着张向元毫不犹豫的跪拜下去,大声呼喊道。
“不用谢我,我只是遵照吾神的旨意,这一切,都是万灵感应水神的神恩。”张向元微笑着说道。
“是,是,是,感谢万灵感应水神,赐我等救命井水。”
大批村民纷纷答应。
一个个,无形中,对万灵感应水神产生一种冥冥中的联系,一丝丝信仰丝线连接到张向元身上,提供着一缕缕稀薄的愿力,不过,这愿力却很精纯。
村民们渴望有水,而万灵感应水神给予了井水。
这就是因与果的关系。
一来一去,如同还愿后的愿力,自然精纯,不蕴含多少杂质。
能看的出,这清凉村的村民,已经成为他的信徒,至少暂时是,接下来是不是,那就要看张向元自己的手段了。
“只要大家日夜祷告,信奉吾神,这口清凉井,将会永不枯竭,源源不断的冒出井水。”
张向元继续说道。
“太好了,我们一定日夜为万灵感应水神祈祷,香火不断。”
诸多村民听到,纷纷表态道。
无形中,对其信仰变得更加虔诚起来。
轻易间,已经无法再撼动。
随后,张向元与庄不周离开了清凉村,走在大道上。
庄不周淡笑着说道:“道友好手段,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万灵感应水神,走的是神道之路。来到这镇西府,是准备开道场,传教义,发展信徒。”
“庄道友慧眼,果然,张某这障眼法还是瞒不过道友的眼睛。”
张向元听到,并不感到奇怪,他的样貌,在普通人眼中,自然是毫无破绽,在修士眼中,那就很难遮掩过去。被发现,并不是太过奇怪的事情。
“庄道友对神道有偏见?”
庄不周笑着摇头道:“别误会,我对神道可没有什么偏见,普通百姓,寻求心灵寄托,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张道友又不是恶神,我也没有多管闲事的打算。神道本身就有存在的道理,同为修士,没有高低之分。不过,这镇西府,恐怕最近是风云汇聚,不会缺少那些牛鬼蛇神。就那赤蝗神,只怕更加不简单。”
张向元要传播信仰,那就绝对错不开赤蝗神。
神道之争,比任何事情都要凶险得多。
对信徒,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发动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