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大唐再起討論-第一千零四十八章深思讀書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走,立马走——”
李嘉皱起眉头,轻声说道:“河中府待不住了!”
“喏——”张虎子愣了愣,然后毅然点头,随即吩咐下去。
而这边,两池榷盐使则有些发懵,随即又反应过来,脸色发白,不由得颤抖道:“陛下,不至于吧——”
“小心为上!”
李嘉看了一眼解池,沉声道:“朕身边只有数千铁骑,一旦不慎,就陷入其中,还是谨慎为好,你也与我一起走——”
“走?去哪啊?”
“去蒲津渡——”
皇帝果断地说道。
于是,巡视不到半天,数千铁骑伴随着御驾,策马东去,直扑蒲津渡。
而这边,解县之中人头涌动,最大的盐户张家,此时挤满了义愤填膺地盐户,大家热情高涨。
张家家主,张文虎,虎背熊腰,皮肤黝黑,身着短衫,黑张飞似的人物,大刀阔斧地坐在椅子上,目视着众人,仿若是一头伺机而食的野兽,双眼中满是杀气:
“诸位,皇帝如今来到了咱们解县,他这是来干什么的?”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ptt-第一千零四十八章深思熱推
“他是来掘咱们生计的——”下面立马有人高喊道。
“没错,他就是来掘咱们的生计的。”
张文虎狠拍椅子,大吼道:“自古以来,咱们盐户就是靠盐为生,朝廷政盐课,咱们不能造反,只能交。这样一来还有点吃食。”
“而如今呢?朝廷要求咱们,只能产盐,运卖直接转卖出去,这样一来,咱们还有活路吗?”
“如果只是风吹日晒的铲盐,那与地里的佃户有何区别?大家又不是不知晓,佃户身不由己,卖妻卖女,灾荒年就得全家饿死。”
“只有咱们盐户这里,才能旱涝保收,天下再怎么乱也是要吃盐的,如今皇帝老儿想断了咱们的生计,咱们能答应吗?”
“不能答应——”门内外都是盐户,再不济也是个中户,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怎么可能愿意去当个佃户呢?
呐喊声包含着激愤,不甘,以及对于朝廷的不满。
“绝不能答应!”张文虎咬着牙,站起身道:“咱们盐户,上百年来,都是提着人头混吃喝的,哪怕是杀人不眨眼的军阀来了,也得遵从咱们的规矩,岂能随意被折腾?”
不能卖私盐,那做盐户干嘛,那么大的利润被截取,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中、上盐户,绝不答应。
至于下等盐户,还是好好的晒盐吧,他们天生是被奴役的命,被驱使,做不来主。
中上层的盐户,一边参与制盐,运盐,甚至参与到贩卖私盐中,赚取了大量的利润,借助于乱世,有钱有势,低调不显。
而如今,一旦有人动了他们饭碗,尤其是皇帝近在眼前时,所有人不由得蠢蠢欲动。
数千骑兵,在渗透如沙子一般的河中府早就不是秘密,利益的驱使,生活的所迫,欲望的颠覆,让他们格外的兴奋。
乱世中的皇帝,早就不稀奇了,若是能挟持皇帝,让其断了念想,岂不美哉?
所有人都是这般想的,唯独张文虎思念不同:列座的盐户,各种家丁势力,加一起超过万人,都是精与争斗的强人,若是纠集一起,那就是一股大势力。
皇帝被擒,天下大乱,岂不是就有机会了?
怀揣着让威胁皇帝放弃盐改的想法,盐户们义愤填膺地参与其中,不一会儿集结的兵马就超过了万人达到了一万三千人之巨。
而在这时,另一大盐户,文家,则旗帜鲜明地反对,文宣武毫不避讳地直言道:“自古以来,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被威胁的皇帝,假意屈服,日后则为咱们带来更大危难,这种谋逆之事绝对不能参与。”
张文虎闻言,冷笑道:“文老七,你是怕了吧,大名鼎鼎的文家,也不过是这般苟且偷生罢。”
“哼,文某走南闯北,党项人都遇到了,就不知什么叫害怕,但却怕连累到家人,谋逆之罪,可是株连三族的。”
只是,他这般泼冷水,并不起作用,盐户们被利益遮住了眼,奢侈的生活难以断绝,宁死不从。
于是,盐户们聚兵而起,也不扯旗帜,只是在胳膊上绑了一条白布,象征着盐,然后浩浩荡荡地向着解池而去。
只是,人去池空,除了铲盐的盐户,不见骑兵的踪迹。
而此时,射声司姗姗来迟,在蒲津渡,李嘉看到了射声司的情报消息。
“一群不知死活的盐户——”将纸狠狠地揉起,搓成一个球,李嘉恨恨地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欺我。”
“这天下,改革哪有不流血的?”
骑着马,看着远处浩浩荡荡,奔腾而下的黄河,李嘉沉声道:“正好一鼓作气,将他们消灭个干净。”
感慨与自己如此的狼狈,不知多年未曾体会了,多亏是骑兵,跑得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来人,让河中府,绛州,晋州,慈州,隰州,派遣兵马,将这伙盐户叛逆清剿干净——”
随即,一行人度过了铁索连舟固定式曲浮桥,见识到开元时期的铁牛,铁人,体型巨大,乃是固定蒲津渡的重要的物件。
这种规模宏大的铁牛,每个都重达数万斤,乃是开元盛世的集大成产品,李嘉算是大开眼界。
没有一定的生产能力,是绝对冶炼不出的。
感慨完后,李嘉就派人守住蒲津渡,然后直接西去,来到了关中。
蒲津渡乃是关中的第五关,也是关中四塞之地最大的破绽,当初李渊就是从这里入的关中,潼关等,如同虚设。
有些狼狈地来到关中,李嘉倒是心情不减,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沿途通知州县,尤其是京兆府和陕西府,前来接驾。
对于解池盐户这件事,李嘉倒是不以为意,但却深思苦索起来。
这次事件,虽然有惊无险,但却具有极大的意义,他深刻的诠释了改革背后的阻力。
区区的盐改,就能逼迫盐户造反,他对于改革阻力估计不足,但,更显示了其盐改的必要性。
如果盐户背后没有大量的利益,怎能逼迫其不惜鱼死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