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魔神 ptt-第四百七十六章 尷尬的黑衣衛 (新年快樂!)相伴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李守义乘坐的专机,在凉州空域盘旋着。
一圈又一圈。
终究,那地下的人,还是没敢动手。
李守义叹了口气:“钩直饵咸,终究钓不到什么鱼!”
凉州,自古就是边陲。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联邦帝国建国后,才成为内州。
灵气复苏后,大批在中枢斗争中落败的超凡家族,举家迁徙至此。
由之,凉州慢慢的成为了一个黑衣卫眼中的‘藩镇萌芽’。
凉州超凡世界,更是人才济济。
当代的凉州,更是有着五虎十龙的说法。
五虎,代指着五位隐居的上将。
十龙则是十位活跃在一线的将军。
黑衣卫中的激进派,就一直在寻找着借口,想要将凉州的超凡家族们消灭或者说拆散。
李守义当然也想过这样的事情。
但……
他是黑衣卫的都督,做事必须依法依规。
他成长的经历告诉他,杀人是很简单的事情。
但服众则是最艰难的事情。
黑衣卫用了两百年,才叫天下人心服口服。
靠的就是依法执法、公平公正。
所以,钓鱼执法可以。
但鱼儿不咬钩,就不能强行执法。
那是莫须有。
不足以服天下!
“都督……”一直坐在李守义对面的一个老人呵呵的笑起来:“您都在这里盘旋了两天了……”
“他们要有胆子的,在您到来的时候就会动手了!”
“呵呵!”李守义笑起来:“魏公,这您就不知道了!”
“超凡者们,大抵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物!”
“野心勃勃之辈!”
“更是多疑、狡诈之人!”
这是几乎所有超凡者的特征。
哪怕是黑衣卫,也不能免俗。
拥有超凡的力量,本身就是在凝视深渊。
因为那力量,不仅仅是力量那么简单。
当一个人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匹敌万人甚至十万人、百万人的力量的时候。
他不可避免的,就会被这力量所迷惑。
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认为自己超越了一切。
于是,骄傲、自大、狂妄……
种种情绪,一一而来。
日积月累之后,这人就会变得暴虐、狂躁、凶残。
视人命如草芥,以天下为棋盘。
最终,变成疯子。
以为自己不再是人类的疯子。
极端的危险,极端的变态!
这就是为何,黑衣卫高层的将军们,全部都是那种将天下与世界放在最重要位置上的人。
因为,在这些人成为将军前。
他们就已经被筛选了无数次。
黑衣卫的内部制度和规矩,种种约束和限制。
叫那些不能适应的人,自行离开,或者在这个过程中淘汰出局。
留下的,就是黑衣卫需要的人才。
可信的人!
过硬的人!
然后汇聚天下之力,武装这些人。
便能以少制多。
二十余位现役将军,就可以掌控整个联邦帝国的超凡世界。
这就是兵贵精的道理。
老人听着李守义的话,笑了笑,他拿着酒杯,道:“我明白您的意思!”
“您在测试!”
“基于服从性的测试!”
“就像人训狗一样!”
“听话的才能留下来!”
李守义摇摇头:“魏公,您想错了!”
“在我们眼中,黑衣卫和超凡世界的关系,没有您想象的这么龌龊!”
“非我既敌……”
“若是这样的话,黑衣卫也不可能有可能!”
他笑起来:“单单就以联邦帝国本土而言吧!”
“十几亿人口,几百万的超凡者与异类……”
“倘若,我们敌视这些人,这些人也肯定会敌视我们!”
“那么……这世界就将难以收拾!”
黑衣卫拢共才多少人?
算上各大超凡大学的学员,能有五万吗?
而光是本土十几亿人口中就混杂着将近八百万的超凡者与异类。
这些人,有着种种诡异的术法和天赋。
有些人甚至可以完美无缺的将自己藏匿在人群中。
真要是严刑峻法,那就是‘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了。
老人听着,好奇的问道:“那黑衣卫与超凡者的关系是?”
李守义笑起来,想了想,解释道:“魏公,我这么和您说吧!!”
“我们将超凡者,理解为平民中的聪明人!”
“就是那些天赋异禀,有着叫常人能以企及的毅力、智慧、才干的人!”
“他们会发明创造,会资本操作,会创业赚钱……”
“这种人是敌人吗?”李守义问道。
老人摇摇头。
“那,假如这些人里,有人开始不满足于合法经营的收入,开始偷税漏税、操纵市场、生产伪劣产品……”
“我们能因为这些人,就去将其他类似的人,都视为敌人?”
老人还是摇头。
李守义笑起来:“这就对了!”
“您将黑衣卫理解为证监局、银监会,而超凡者就当做证券公司、投资者以及资本方!”
“那您就会知道我们的政策了!”
“我们监管,我们引导,我们控制!”
“我们向那些占据了福地、灵脉的超凡家族征收超凡税,要求他们向中枢缴纳福地、灵脉产出,并不得拒绝家族子弟报考黑衣卫……”
“然后我们用他们缴纳的资源,打制各种超凡武器、法衣,并作为下拨给黑衣卫的成员,提供给他们修炼和突破的资源和环境,以便黑衣卫有更多力量和人手来保护平民!”
“这其实,就是国家向高收入人群征收高额税赋,然后将这部分税赋,用于基础建设、低收入人群的福利保障以及失业人员的再就业培训!“
老人听着,楞了楞:“就这样?”
李守义笑了:“就是这样啊!”
“这很有好处的!”
“您看,在我们这些年的控制下,超凡世界和世俗世界,大体和谐相处……”
“彼此之间,更是互相补充!”
“超凡者们,只要愿意出来做事,我们都欢迎!”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七十六章 尷尬的黑衣衛 (新年快樂!)
“甚至提供各种政策支持和扶助,帮助他们获得成功!”
“因为他们肯出来,就能带动就业,提高经济!”
“更能促进社会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
“您的科学院里,不就有好几位将军化名的大学士吗?”
“您看我们对他们限制过吗?”
“欢迎都来不及呢!”
老人低着头,想了想,似乎是这么回事。
但……
“那您现在,在这里盘旋的目的是?”
李守义看向身下的苍茫大地,他说道:“两个原因吧……”
“第一,我私心还是信不过……”
这是事实。
凉州素来与中枢不对付。
在灵气复苏前就是这样了。
太祖、太宗时代,大批在斗争中失败的官僚和贵族,举家来到凉州。
他们奠定了凉州的社会风气。
抱团、保守、固执。
天生怀疑一切,质疑一切。
特别是对中枢,充满了警惕。
被迫害妄想症患者,凉州一直冠绝全国。
灵气复苏后,就更是如此。
那些不喜黑衣卫的人,纷纷扎堆来到凉州。
偏僻的凉州,也提供给了他们足够的空间。
对黑衣卫来说,凉州的超凡者,基本都是脑后有反骨的。
“这第二点嘛……”李守义笑着道:“我其实是故意的……”
“故意在这里盘旋,好叫帝都方面的敌人,有胆子出手!”
他要是在帝都,借那些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妄动的。
故此,他在凉州这边,其实是装腔作势。
同时也是一石二鸟。
既震慑凉州,好叫这边的超凡者老实一点。
也是叫帝都那边的人,敢于动手!
老人听着,摇摇头:“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冒险了?”
李守义笑起来:“实话告诉您……”
“我其实没有冒任何风险!”
“您别看我现在就坐在这里!”
“但您怎么知道,坐在这里的就是我呢?”
“就不能是我的一根头发?”
“或者说一个傀儡?”
老人抬起头,眼中满是惊讶:“您已经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他看着手上的超凡仪器。
仪器显示着,自己对面之人的灵能,已经到了无法测量的地步!
李守义呵呵的笑着:“超凡的世界,总是充满了奇迹!”
他当然是真身在此。
不然,那些家伙也不会上当!
但在帝都,他几十年布下的暗手和后手,不知道有多少。
如今,更是打破桎梏。
随时随地,都可以与自己在帝都的暗手联动。
瞬息之间,元神回归帝都。
照样可以大杀四方!
况且,如今的帝都,也不仅仅是只靠他了。
张惠、宋时恢,都能独当一面。
还有着关圣帝君压阵。
更有着天子的九鼎为最后的底牌。
总之,这次的安排和计划,看似是在走钢丝。
实则,早已经被排除掉了一切风险。
除非那位忽然被人说动。
不然,帝都的安全,是百分百的可靠!
而现在,事实已经证明了,那位是站在黑衣卫这边的。
当然,这些事情是不需要和魏公解释的。
他是科学家,知道些大概就行。
这个时候,飞机上的一块屏幕亮起来。
张惠出现在其中。
“都督!”张惠先是敬了个礼。
然后又对坐在一旁的老人鞠躬:“魏公也在?”
老人呵呵的笑起来:“都督请我考察昆仑山……我当然要来了!”
“这可是关乎天下的大事!”
昆仑山中,每天都有着新变化。
超凡化的冰川、山峦与草地,不断的出现。
更重要的是,随着昆仑山脉的超凡化,一轮超凡世界的造山运动正在剧烈而又平缓的进行!
昆仑山主峰在一天能增加了一百米高的海拔。
同时,地球质量与直径,因之增加。
对一个科学家来说,这种事情虽然玄妙、难以解释。
却充满着吸引。
未知,就是对科学家最大的奖励与惩罚。
每次看到无法解释的东西,他们都会兴奋,然后懊恼,接着就是全身心的投入。
解开未知,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褒奖!
尤其是,如今有着‘灵语’的辅助。
联邦帝国的顶级科学家们忽然发现,许多从前无法和理解的事情,现在似乎有了端倪了。
在‘灵语’辅助下,很多人的研究都有了重大进展!
甚至出现了许多实用化的研究成果。
譬如现在已经开始在开工建设的超凡太阳能发电机组。
一边发电,一边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灵能。
科学家们疯了。
黑衣卫也疯了。
而联邦帝国的内阁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一期工程最初只拨款几个亿。
现在,内阁大手一挥,就是几百亿的拨款。
内阁预算委员会主席更是慷慨的表示:不够还有!要多少有多少!
而由另一位医学大拿主持的‘超凡灵能与人体器官实验’也取得了突破。
在实验室中,他们成功的利用灵能,为一位先天性心脏病患者,重塑了他的心脏机能。
目前来看,实验是成功的。
患者的心脏缺陷开始被修复。
这意味他将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甚至生儿育女!
而这些,是过去被人们认为‘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因为超凡,就是玄学。
玄学是没有规律且无法解释的。
而现在,顶级的大学士们在灵语的辅助下,发现了无数从前被忽略或者说无法观测的细节。
科学与玄学之间,正在慢慢的搭建起桥梁。
而这些,都是几个月就出现并有了成果的事情。
所以,‘魏公’虽然目睹了昆仑山那些无法解释和理解的事情。
但他脸上毫无忧色,甚至有些兴奋。
因他知道,这些事情现在没有解释,但将来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征服这未知的神秘。
张惠起身,看向李守义,然后道:“都督……有个事情,我要和您汇报一下……”
‘魏公’听着,就呵呵的笑道:“我去上个厕所!”
李守义点点头,看着老人的背影消失在机舱,然后才对张惠问道:“是不是那位又有新情况?”
张惠点点头,简短的汇报了一下,今天在会展中心发现的‘另一个灵平安’以及相关进展情况。
李守义听着,保持着微笑。
因为这是好事。
黑衣卫不怕那位神秘的书店主人爱好美色。
就怕祂没有。
那是最糟糕的事情。
因为,那样的话,双方的关系,就会始终不平等。
而且是极度的不平等!
现在好了!
祂喜欢美人?!
这太棒了!
美人计,自古就是所有人或者势力最喜欢的了。
因为,这种事情,投入小而收益大!
几乎没有比美人计更划算的事情了。
春秋时,越国以一西施而换来了复兴与报仇的伟业。
三国中,王允用一貂蝉而除董卓。
只是……
这事情,让李守义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那位的位格,在理论上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缺点的。
沉睡无数年的古老存在,又岂会在乎人间的所谓美色?
人类会爱上一头狐狸修成的美人,但绝不会爱上一头关在笼子里或者在山野中狂奔的狐狸。
不过,李守义也只是在心中疑惑,没有宣之于口。
因为,事情都已经出现了。
他要做的应该是接受,而不是去质疑。
就听着张惠在汇报完毕后,接着说道:“都督,有个事情,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干涉……”
“嗯?”李守义问道:“什么事情?”
“昨夜之后,不仅仅有着大量的各国超凡者与王室成员入境……”
“鹿鸣山庄内,也出现了许多陌生的窥探者……”
“而且……”
张惠道:“我还发现了,有人在昨夜,趁着混乱,伪装成了鹿鸣山庄的工作人员,已经混进了那位附近的楼层……”
“很可能会接近到那位!”
“我应该驱逐他们?还是?”
李守义听着,陷入了沉思。
这种事情,本不该考虑,直接驱逐就行了。
但……
有人渗透到了那位附近。
以那位的位格和伟力,祂岂能不知道?
所以……
祂的态度,便非常关键了。
黑衣卫也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既然黑衣卫知道祂知道,那么驱逐或者抓捕的行为会不会触怒祂呢?
祂会不会因此对黑衣卫与联邦帝国的诚意产生怀疑?
哦……
你们既然知道我知道,还在没有我的允许的情况下,擅自作出这种事情,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可……
放着不管,问题也同样大。
你们既然知道我知道,那为什么不动手?
难道说,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老鼠苍蝇一起放进来?
当我是什么?
这也是黑衣卫与祂交往以来,遇到的最大障碍与问题。
因为,已经被证明全知全能的祂。
相当于道祖、佛陀的祂。
是有着完全的彻底的自由的。
讲道理,祂肯给面子,黑衣卫与联邦帝国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于是,如何猜测祂的心意,就成了最大的难题。
哪怕是黑衣卫,将那些太祖、太宗、高宗时代的宠臣们的笔记都翻烂了。
从中找到了许多办法。
但,问题依然严峻。
自古伴君如伴虎。
古代的宠臣们再厉害,也不能随时随地的拍好君王的马屁。
再会揣摩的臣子,也有可能将马屁拍到马腿上。
就像现在。
黑衣卫遇到的问题就是——不知道祂的态度。
而且……
黑衣卫也没有办法,更不可能直接去请示祂。
因为,根据智库们的分析。
这位游戏人间,鱼龙白服的古神,似乎很享受着类似的游戏。
在祂眼中,黑衣卫揣摩祂的心思,就是游戏的一部分。
就像那些君王们,永远不会让自己身边的大臣,知道他真正的心思。
他们就喜欢叫人去猜。
猜对了有奖。
猜错了打屁股!
他们乐此不疲于其中,以此来验证自己的权力,满足自己的欲望。
那位,差不多也是一般。
李守义皱着眉头,心中百转千回。
思来想去,他最终道:“暂时先看看……不要急着去动!”
在不能确定祂的态度前。
任何贸然行动,都可能导致祂的愤怒。
这种级别的存在的不满,是非常细腻的。
甚至不会直接展现出来。
毕竟,连民间的小公司的老板,都已经知道喜怒不形于色的重要性。
何况这种一切都在其掌控与监视下的存在?
所以,黑衣卫只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去寻找祂的真实态度。
注意祂在公开场合的任何言论。
甚至是一个眼神,一个脸色。
想到这里,李守义就道:“张将军,您和祂曾经有过密切接触,更有着特殊契约……”
“不如这样,您也乔装打扮,进入祂的生活区……”
“既监视那些人……也留心祂的意思!”
张惠想了想,点头道:“好吧,都督!”
这种行为,让张惠有一丢丢不舒服。
因为,这让他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很多笔记里记载的小妾们,为了争宠而做的事情。
但转念一想,张惠就笑了起来。
“我们现在哪里算什么小妾?”
“不过是个没有名分的婢子……”
“不!”
“婢子起码还侍寝过……”
“我们又何曾为祂做过什么?”
这便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也是黑衣卫和联邦帝国为何要邀请祂来帝都的缘故。
在黑衣卫的视角。
这次邀请祂来,其实就是在想告诉祂:我们还是可以为您做些事情的。
您尽管吩咐吧。
但结果到头来。
还得祂出手,还要仰仗祂的伟力,又得了祂的好处和人情。
这太尴尬了。
于是,在黑衣卫的立场来说,他们不得不将身段放得更低,态度放的更谦卑。
毕竟,拿人手短,吃人手软。
另一方面,这刺激了黑衣卫,让他们更加努力的想要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
……………………………………
已经八点了。
灵平安却还没有下楼去吃饭。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四百七十六章 尷尬的黑衣衛 (新年快樂!)閲讀
他靠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夜色和灯火阑珊。
“好香啊!”
他看着燕楼对面,已经张灯结彩,要举行演唱会的大厅。
他的眼中,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有着一大块肉,就在那里。
只要挖出来,不需要放调料,就会很好吃。
因那肉已经经过了熟成处理。
只需要放在火上,随便烤烤,就会外焦里嫩,好吃的不得了!
上次,他似乎吃过这种肉。
那味道……
啧啧啧!
真的好好吃!
又臭又香!
他肚子咕咕叫着。
嘴角的眼泪,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但是……
他咽了咽口水。
“我疯了!”
“居然会产生这样荒诞的念头和想法!”
“我什么时候吃过又臭又香的肉?”
“梦里吧!”
于是,他站起身来,下了很大的决心,将窗户严严实实的关好。
“非礼勿视,非礼勿亲!”
作为君子,他知道,应该克制自己内心的欲望。
被欲望操纵的人,不是君子,甚至不是人,是野兽!
他才不要做野兽!
但,心中却隐隐有着声音,仿佛在说。
野兽有什么不好吗?
没有约束,自由自在。
想吃就吃,想玩就玩。
天高海阔,任我驰骋!
宇宙之大,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
太阳也能吃。
月亮也能吃。
黑洞更是极品!
沾着血肉吃,味道一级棒,吃过的都说好!
“疯了……我真的疯了!”灵平安努力的摇摇头,将这些妄念全部甩出去。
“克己!克己!”他说着,低下头去,看着手机上刚刚下载的一部电子书。
这是联邦帝国最著名的心理学著作《自我与本我》。
作者是数十年前的联邦帝国科学院院士、心理学奠基人。
与牛顿大学士一样,作为‘联邦帝国梧桐计划’,从秦陆高薪聘请而来的佛洛依德大学士。
号称‘心理学界的牛顿大学士’。
所以,他最终获封为‘紫光禄大夫’,谥‘明正’,追赠‘香山伯’,所以又被称为佛明正或者佛香山。
他低下头去,看着这本书的目录。
第一篇章:超越唯乐原则。
他感觉,自己或许可以从这本书中汲取到力量,来控制自己越来越频繁的出现种种幻念。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看向电子书的刹那。
他的眼眶中,出现了双瞳。
另一个眼瞳,在眼仁中出现。
两个眼瞳都看着电子书。
但看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内容。
一种是他现在能看到的。
而另外一种……
充斥了疯狂,写满了诡异的文字和恐怖的符号。
但偏偏,两者似乎又在某种形式下,重叠在一起。
正常中带着疯狂,疯狂里糅杂着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