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 起點-第2099章 出乎意料推薦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099章    出乎意料
玉盒狭长,表面还贴着几张青色符咒,白发老者有些慎重地探手将玉盒拿起,先仔细审察上面的符咒,显示其专业严谨态度。
“会是什么宝贝?”
三层中那位血袍青年有些嘀咕,心中充满了好奇,而一旁的金袍男子要淡定的多,目光同样一瞬不瞬地紧盯着眼前的晶球,里面映出五道身影,甚至连狭长玉盒上面的符咒都清晰可辨。
谁知下一刻,那位蓝衫男子蓦地抬起头,似乎冲着他们意味深长地一笑。
两人同时一怔,晶球上一阵晃动,上面多出一片雪花状的光点,随即变得幽黑一团。
“这……”
血袍青年只是心中一紧,而七公子却面色狂变起来。
此人竟可以感应到自己的施法,神识肯定远在自己之上!
自己已是大罗金仙,而对方才区区真仙修为!?
几乎是同一时间,白发老者低呼一声,面色同样大变,捧着玉盒的双手竟有些颤抖起来。
“乌芒道友,对于药材你最有发言权,你且仔细看看。”老者急忙转头招呼着。
这是一位中年男子,貌不惊人,脸色黝黑,只有双目黑白分明,显得极为灵洞,此人见老者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有些奇怪,忙依言接过玉盒,凝神细看。
房间中清香四溢,一时间安静异常,连青魅都觉得有些奇怪,这个时候姚泽拿出的宝物应该不同寻常,可三位大师如此紧张,就令人惊奇了。
不料乌芒的目光甫一扫过,就露出道道精光,倒抽了口凉气,似乎有了惊人的发现,不过随即又单手一抬,食中两根手指急速抖动,一枚铜钱大小的青色符文就从指尖飞出,略一盘旋,就轻飘飘的落在了玉盒之中。
精彩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第2099章 出乎意料推薦
“唰”的一下,整个玉盒都发出耀目红光,清香扑面,闻上一口都令人汗毛孔都要舒展开来,而光芒中,隐约可见一道血色小人形状漂浮而起,虚幻异常,身体表面密密麻麻的细点遍布其上,如果仔细看去,那些细点竟是一枚枚的符文铭印。
“血参,万年血参!绝不会错了……”乌芒双目精光暴闪,口中喃喃低语着。
“万年血参!”
房间中诸人同时身形一震,连青魅都无法掩饰脸上的震撼。
万年药材,根本就是无价之宝,素来有价无市。
“乌芒道友,你已经确定了?”过了片刻,白发老者又追问了一句。
“确定,这株血参的年份不低于一万三千年,属于万年药材中的极品!”乌芒长舒了口气,双目黑白之色愈发分明,语气极为肯定。
老者这才小心地将盒盖合上,又将那枚青色符咒重新布置好,递了过来。
“这位道友,实不相瞒,万年药材本身就是有价无市,此宝的价格如何定位,我们三个还需要协商一二。”
姚泽点点头,一副随意的样子。
当即三位大师站在那里,嘴皮微动,一个个神情肃穆,商讨起来。
半响,老者面带歉然,“让道友久等了,百年前老夫曾经参加过真灵家族举行的拍卖会,其中有株万年紫贝母拍出了八千万的高价,除去某些虚势,万年药材七千万的价格应该不算低,不过道友这株万年血参算是极品,足有一万三千年,我们三人给出的价位……一万万!道友以为如何?”
“一万万!”青魅一下子瞪大了俏目,一把将玉盒抱在手中,眼睛里直冒小星星。
姚泽神态十分坦然了,这个价位和想象中相差不多。
在三位鉴定师离开之后,曲雅似乎得到了某种信息,眉开眼笑的,“这位前辈,您……”
“加一块元晶吧。”
轻飘飘的声音在会场上空掠过,在场的众多修士先是一怔,随即哗然。
“一万万单一块!”
“太疯狂了,这是谁?”
……
曲雅的脸上也露出错愕神情,之前她是说过,每一次加价不限,可真有人加上一块,依旧觉得无比怪异,而此时那位血袍青年脸色阴沉了。
“这小子是明着来报复了。”
可那道奥义本源他是势在必得,当即冷哼一声,“一万一千万!”
“加一。”
没想到那声音毫不含糊,竟再次加上一块,这一次让血袍青年的肺都要气炸了。
“一万两千万!”
精彩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第2099章 出乎意料看書
“加一……”
拍卖会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一方拼命地加价,价位已经超过一万五千万,而另一方却悠然之极,每一次都是加上一块,而且毫不迟疑。
在场的上万修士都屏住了呼吸,连台上的曲雅都被彻底震撼,如果这一笔拍卖完成,其中的佣金到底有多少,自己是不是该退出拍卖行业了……
此时众多修士都想到了一个微妙关系,之前七公子已经现身,显然是为其中一位站阵,在场众人谁会不给七公子面子?
可偏偏这一位丝毫不理会那些,每一次加价都是一块……
三层中那间静室,七公子的神情如常,似乎置身事外,可眼底深处闪过道道阴霾,而血袍青年已经暴跳如雷了。
“这小子是在找死!真以为我不敢杀他吗?”
愤怒归愤怒,可拍卖还要进行下去,眼前的价位已经让他自己都有些心惊肉跳了,转头朝着对方望过去。
“七公子,两万万你还能不能兜住?”
显然,这个价格即便是贵为七公子也有些迟疑,“牧兄,贵门老祖那里……”
“不知道,不过这次我得到了南宫家族的重大秘闻,应该立下大功,大不了被斥责几句就是。”提及了老祖,血袍青年神情一紧,明显没了底气。
七公子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好,我也看不惯那小子猖狂模样,我帮你兜住两万万。”
“呵呵,小子……我用元晶砸死你,两万万!”最后血袍青年突然提高了声音,整个会场顿时陷入了死寂,一阵阵粗重的喘息清晰可闻。
这个价位别说一般人出不起,绝大多数修士也从未想过!
“跟我玩,玩死你!”
带着恶毒的声音在空中回荡,谁都知道,这位来自魔界的人物,有着非同小可的身份,这一次是真的起了真怒。
就在众人被这紧张的气氛压制的难以呼吸之时,那道轻飘飘的声音再次飞出。
“加一。”
“轰……”
整个拍卖会场再次沸腾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涨的通红,似乎他们自己也参与了其中,而青魅更是觉得脑子乱哄哄的,眼前发生的一幕是如此不真实。
“三万万!有种你再加!”
一道气急败坏的吼声在空中回荡,这一下,原本沸腾的会场顿时再次陷入死寂。
三万万!
这是一个无人敢想象的数字,即便是身份尊贵的七公子也难以想象,双目中精芒暴闪,额前的闪电标识隐约发出银芒,而血袍青年英俊不凡的脸庞已经完全扭曲,丝丝黑雾不住升腾,将其笼罩的有些狰狞。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那个轻飘飘的声音再次响起。
时间缓缓而过,可那个声音竟再没有出现。
“小子,你还出不出价了?”血袍青年率先清醒过来,目光大变。
“佩服啊,圣界的大人物就是不一样,我承认甘拜下风了。”那声音终于响起,却如一道流星坠入汪洋,激起千层浪。
“厉害啊,这明显是阴了对方!”
“三万万,估计我们所有的家族绑在一起,都拿不出这个价。”
“这位是什么来历?怎么之前都没听说过?”
“你想啊,玩这一手也需要底气的,就是两万万块元晶也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
……
七公子脸色极为难看,之前两万万块元晶,已经是自己能够承受的极限,可转眼就变成了三万万,他的身份再尊贵,可闪雷族中也不是他一家独大,十几股势力一直明争暗斗,这一次只怕老三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对面的血袍青年脸上极为精彩,一会儿青的发光,一会儿苍白无血,耳边传来曲雅干巴巴的声音。
“三万万三次!恭喜这位前辈,这道奥义本源归您所有……”
“砰”的一下,此时扶着的石桌也化为了粉烬,而其一想到回去之后可能面对的局面,青年的背后忍不住一阵发寒。
拍卖会上奇峰迭起,而结束的却十分诡异,一阵剧烈的空间晃动之后,众人竟发现自己置身于之前的广场之上,那座羽化洞天凭空消失。
众多修士面面相觑的,谁也不知道刚刚出价阴了那位魔族人的到底是哪个了,而此时姚泽已经拉着青魅,随着来往的人群朝前走去。
“那个邪修会不会气疯?”
“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要小心点……”
此时的青魅眉飞色舞的,难以抑制脸上的兴 奋,之前的一幕太过精彩,简直比之前的那位大人物开坛布道还要精彩。
姚泽的嘴角微扬,并没有说什么,对方不会善罢甘休,在飞熊族时就已经注定的。
接下来会有三天的自由交易时间,参与的修士除了三百多家族之外,最多的自然是闪雷族人,圣寿节本就是一个巨大的盛会。
没有谁愿意错过,两人回到了聚仙阁,稍作休息,就准备参加这场交易盛会,姚泽端坐在那里,左手捧着一个小巧的红色玉瓶,正是他花费了三百多万拍下的流沙化璃。
此物少的可怜,只有三钱,倒在手心上,连片指甲大小都没有,可星星点点,犹如夜空中的繁星,散发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彩。
之前曲雅所言,以此物炼制宝贝时,甚至可以铭印出阴阳法则,这当然没有可能,不过用来淬炼那截断刀,完全可以让黑刀恢复原状,重现威能,可三百多万依旧让人肉 疼不已……
就在他沉吟之际,脸色却蓦地一变,翻手就收起了玉瓶,深吸了口气。
“前辈,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