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禁區獵人 起點-第八百六十章 哄睡覺相伴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很多事情,捂在心里越琢磨越不是滋味儿,可要是真说出来,那就还好了。
跟苗成云这番秘密谈话,让林朔放松了不少。
最近他心里最大的一块心病,算是被这位兄长化解了。
阿尔忒弥斯身上的云家传承,这就是屋子里的大象,林朔一直想刻意忽略,可就是做不到。
没有云家血脉,如何悟灵成功,这件事儿怎么也绕不过去。
而看阿尔忒弥斯这模样,跟云家人又不沾边。
后来听王帝“九占其四”的说法,林朔判断这个说法可信度很高,于是阿尔忒弥斯是母亲云悦心的身外化身的可能性,就变得很大了。
所以在想到这一点之后,林朔对阿尔忒弥斯的感觉很复杂,又想亲近又不敢亲近。
我想把你当娘看,你却憋着要嫁给我,这就很尴尬。
而借着这件事,再加上苏念秋方面的联想,林朔最近多少有点魂不守舍。
今晚听到苗成云这么一分析,嗐,说穿了也就那么回事儿,这让林朔心里舒服多了。
至于此刻山崖下面,从四面八方聚过来的那些异种,林朔是没当一回事的。
因为这都是附近的猛兽异种,应该远远听到鹿蜀的号令,先把自己这行人围上了。
里面最多是公爵级的,苗成云收拾起来应该比较轻松,于是林朔就不管了,想找个地方去眯一会儿,养养神。
媳妇儿的帐篷这会儿两个人了,林朔肯定不方便进去,于是只能在营地边缘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和衣而卧。
林朔这会儿不着急,苗成云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正主儿还没到。
这会儿要是施展大规模的阳八卦招数,浪费念力,反正营地周围有画牢,地势又高,营地安全暂时还是有保障的。
营地里两个能耐最强的猎人都不着急,那其他也就安心了。
这会儿大部分狩猎队成员已经入睡了,白天跑路太累,躺下就着。
可也有睡不着的,比如杨宝坤。
老杨年纪上来了,五十来岁的人觉少一些,同时修为也高,白天这么赶路对他来说也还行,这会儿还没睡意。
看总魁首到一边休息去了,老杨就摸到篝火边上来了,吧嗒吧嗒抽他的烟袋锅子。
苗成云笑了笑:“杨叔,你安心睡,没事儿,这儿有我呢。”
杨宝坤转了转上手的烟袋杆子,叹了口气:“哎,刚才看着你们俩兄弟聊天,虽然听不到你们说什么,不过我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
“哦?”苗成云问道,“怎么了?”
“其实我这趟来找我爹,就是人伦孝道,老父亲有难,我这个儿子不能不帮。”杨宝坤说道,“可实际上,我跟老爷子感情一般,这辈子也没见过几次面,见着面了也尽被他老人家嫌弃了。
刚才看到你们兄弟俩这么聊天,这应该是快见到你们娘了,你们心里头热乎,我这一想啊,我的老娘这去世也有二十年了,我最近十年都没怎么梦见她了,心里头有些难过,睡不着。这不知不觉,我也活到我娘去世的年纪了,她是个苦命人,老爷子天天不着家的。”
听杨宝坤这么一说,苗成云这就愣住了,想劝几句,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杨宝坤又说道:“我刚才听你唱那段,我就想起我娘小时候给我唱曲儿的情景了,我们哥儿几个小时候,她就是这么哄我们睡的。”
苗成云听到这儿翻了翻白眼:“杨叔,你好好的,人家女公爵一姑娘家,晚上睡不着让人哄睡也就罢了,你一个半百老头儿凑什么热闹?”
“我没让你哄睡。”杨宝坤被说得老脸一红,说道,“我就是想起我娘了,而且你之前那段唱确实好听,要不你再唱一段儿。”
“别闹,这都睡觉了,我一嗓子嚎出来这不欠打嘛?”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線上看-第八百六十章 哄睡覺熱推
“你轻点儿,小声哼哼。”杨宝坤说道,“顺便把这儿附近的东西赶一赶,否则我看那姑娘睡不着。”
一听这话,苗成云才明白过来。
老杨还真是个好人,他之前也听到林朔帐篷动静了,心疼人家小姑娘睡不着,这才找了个由头让苗成云唱一段,给她助眠。
苗成云于是巽风传音,对杨宝坤说道:“可我这能耐不能轻易使。”
“没让你真施展能耐。”杨宝坤轻声说道,“反正底下的东西只是把我们围住了,不吵不闹的,你差不多哼哼就行,这样人家以为你在施展能耐,就能安心睡觉了。”
“嘿,杨叔。”苗成云感慨道,“您是真厚道。”
“嗐,我这个年纪了,家里也有俩闺女,都是爹生妈养的,谁都不容易。”
“行。”苗成云于是轻声咳嗽了一声,稍微招了招嗓子状态,开始轻声哼唱起来。
说是不施展能耐,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了,是真是假其实也就是个说法。
苗成云这一开唱,其他曲调他其实也不会,只会御兽山歌。
苗家的御兽山歌,发声方式苗成云是会的,而且天赋极好,可是曲调方面,作为分家猎人,他其实没学全。
他只会两段,一段叫“聚兽”,把附近的野兽全招过来,一段叫“散兽”,把附近的野兽驱散。
这会儿他嘴里轻声哼的,就是散兽调。
声音轻归轻,可在巽风传音的加持下,也同样传遍了附近方圆十几公里的范围。
于是附近的猛兽异种,开始四散而去。
再过了一会儿,阿尔忒弥斯那边,呼吸声变得平稳而细弱,看样子是睡着了。
杨宝坤看着苗成云,挑了个大拇哥:“你跟总魁首不愧是亲哥俩,一门双杰。”
“杨叔,您这马屁拍马腿上了。”苗成云笑道,“我跟他可不是一个门的,回头娘到底跟谁回家,我估计还得跟他打一架呢。”
“你们俩打什么呀。”杨宝坤笑道,“你们俩的爹不是早就打完了吗,他爹赢了,这事儿整个猎门都知道。”
“嗐,我那不争气的爹啊。”苗成云拍了拍大腿,随后又说道,“杨叔,这不是一回事儿,我爹跟他爹那场架,争得是老婆,我跟他争的是娘,所以要重新打。”
“你这是歪理。”杨宝坤摇摇头,“爹打完了,就决定了娘进了谁家的门,云悦心从那时候起就是林家人了,还能被你一场架变成苗家人啊?没这个道理。”
“杨叔说得对。”林朔凑了过来,揣着手坐下。
“你怎么又回来了?”苗成云一脸嫌弃。
“不回来不行,你搞不定接下来的场面?”
“什么场面。”
“鹿蜀快到了,带着俩哥们。”林朔说道,“三头王级异种。”
“我怎么感应不到?”
“因为你鼻子没我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