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笔趣-第849章:保大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们到了机场里面,就看到两口棺材被推了出来。
我赶紧带着人过去,我让人跟相关的工作人员做了相关的手续,然后就将两具尸体给带走。
我没让陈雅媛看,她哭的稀里哗啦的,如果再看到尸体,我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看着棺材被推走,陈雅媛就哭着说:“让我看看我妈妈吧,求求你了阿峰。”
我心情很烦躁,但是我还是耐着性子说:“天气太热,需要冷冻,到了殡仪馆再说吧。”
我说着,就拉着陈雅媛强行出去,到了外面,我将她送进车里,我回头看着几个大佬。
我说:“刀爷,丧礼的事,交给你了。”
刀保民说:“没问题。”
我点了点头,我说:“冷俊峰跟我们的关系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云泰祥的最大股东,你们帮助招呼一下。”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
刀保民说:“放心吧,全部交给我们就行了,你呢,好好把公司的事给安排好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赶紧上车,我得先去殡仪馆那边,把事情安排好,还要去公司参加重要会议。
上了车之后,我心情很繁重,整件事,扑朔迷离的,死了那么多人,让我感觉,十分的难受。
这个危机,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车子到了殡仪馆,马帮的兄弟们把棺材给抬到殡仪馆里面。
因为天气太热了,尸体不能放,要尽快的火花了入土为安。
尸体被放进水晶棺里面,做最后的遗体瞻仰,我先去看了一眼尸体,当我看到两个人都被水泡的面目全非浑身溃烂的样子,我立马说:“盖上,给我盖上……”
我绝对不能让陈雅媛看到这个画面,他受不了的,尸体腐烂的太严重了。
我看着尸体被盖上之后,我赶紧出去,我看着被人搀扶地陈雅媛走进来,我立马说:“别看了,时间来不及了,要尽快火花。”
听到我的话,陈雅媛哭着说:“不行阿峰,我要见我妈妈最后一面,我求求你了,让我见见她吧。”
陈雅媛说着,就虚弱地跪下来,我真的很心疼陈雅媛,但是,我绝对不能让她看。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第849章:保大
我蹲下来抱着她说:“你不能,我是为你好,雅媛,听我的,我绝对不会害你的。”
陈雅媛颤抖着问我:“他们是不是死的很惨?为什么呀?阿峰,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死的那么惨呢?”
我听着,心里就很愤怒,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到陈雅媛。
人氣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笔趣-第849章:保大鑒賞
我说:“雅媛,为了孩子,不要在……”
我刚说完,陈雅媛就痛哭地捂着肚子,她哭着说:“好疼啊……”
我一听好疼,我就知道完了,果然,我看着地上开始流血了,我立咬着牙说:“你怎么样?雅媛,你怎么样?”
陈雅媛痛哭地说:“我肚子好疼啊,阿峰……”
陈雅媛说着,就躺下去了,我整个人都要疯了。
我吼道:“车,车……车啊,快,去医院啊……”
几个人立马把车开过来,我赶紧抱着陈雅媛,一瘸一拐地上了车。
我立马跟刀保民说:“刀爷,这边交给你了……”
刀保民立马说:“我帮你联系最好的产房大夫,你直接去医院。”
我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赶紧上车,我抱着陈雅媛,她在我怀里,脸色十分的孱弱,我看着鲜血不停的流,我握紧了拳头,心里愤怒地恨不得仰天怒吼。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一定会出事,陈雅媛的性子弱,她根本就没办法接受父母双亡的悲惨。
我就不应该让她来的。
妈的。
畜生,要是我的孩子出什么事,我一定,一定会把你找出来,把你碎尸万段……
车子到了医院,我赶紧下车,我抱着陈雅媛一瘸一拐地朝着医院里面跑。
我看到十几个医生已经在病房门口等我了,我吼道:“快啊……”
几个医生立马过来帮我,我把陈雅媛放在推车上,赶紧推着她去产房,我一路狂奔,紧紧抓着陈雅媛地手。
我看着她那双虚弱惨白地脸,我咬着牙说:“没事的,一定没事的,雅媛,没事的……”
突然,我的手滑掉了,陈雅媛被推进了手术室,我被关在了外面。
我双手按在门上,都是血,那惨痛地血色,让我整个人都头皮发麻。
这就是命吗?
为什么会这样?
我跪在地上,深吸一口气,这就是报应吗?
我说了,如果有报应,你报应我就行了,你别报应在我的女人孩子身上。
老天爷啊,你这是算什么呢?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赶紧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是余安顺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余安顺问我:“雅媛怎么样?”
我说:“刚进去,我也不知道……”
我说话都有点颤抖,我前所未有地恐惧过,我死,我都不怕,但是,如果我的孩子,我的女人遭遇不测,我真的无法接受,我真的……
余安顺立马说:“有件事,我必须得通知你,虽然,你现在没时间,但是我必须得让你知道。”
我立马问:“什么事?冷俊峰那个王八蛋在闹事?告诉他,要是他敢不老实,做掉他。”
余安顺立马说:“倒不是他在闹事,而是,出现了一个我们根本没有预测到的事。”
我立马说:“什么事?”
余安顺沉默了一会,好像,不知道跟我说一样。
我立马说:“你快说啊。”
余安顺深吸一口气,她说:“张北辰带了一个女人来,他说,那个女人,是冷俊辉的女人,那个女人怀孕了,已经九个月了,孩子,是冷俊辉的,现在冷天佑死了,他要带着那个女人的孩子,来继承冷家的股份。”
我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都头皮发麻,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他妈的,难道真的是张北辰吗?
真的是张北辰要夺权吗?
我想到这里,整个人都恐惧战栗起来。
难道,枭雄真的不容二虎吗?
正在这个时候,医生走出来,他有些沉痛地问我:“林先生……现在遇到一个很棘手地问题,产妇大出血,很有可能造成生命危险,我们尽力抢救,但是,为了防止不测,我们想问你,保大,还是保小……”
这句话一出来,我整个人都头皮发麻。
但是我却脱口而出:“保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