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臨淵行-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相伴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异域道界又开始复苏,莹莹急忙飞上前去,急促道:“那道神偷偷摸摸的改了阵法结构,这次启动复苏之后,恐怕阵法的中枢便不再是这根柱子了!快把柱子拔出来!”
苏云、冥都大帝等人脸色顿变,急忙扑上前去,不由分说便将那根黑石柱子连根拔起!
从黑石柱子插进去到被他们拔出来,前后也只是一句话的时间,然而这一句话的工夫,只见四周的劫灰平原上,一根根黑石柱子缓缓亮起!
苏云心中一沉,这根黑石柱子尽管被他们拔掉,但是其他黑石柱子上的光芒却没有熄灭!
这表明,那尊道神的确已经改变了阵法结构!
当他们启动阵法时,阵法中枢便会随之转移!
“必须要将他转移后的阵法中枢寻出来!”
苏云立刻沉声道:“拔出黑石柱子极为艰难,须得两位八重天道境的存在联手。兄长,我们分头行动,趁着那道神还未复苏,将尽可能多的黑石柱子拔出!”
冥都大帝立刻与八圣王离去,晓星沉与苏云联袂而行,紫微帝君则带着其他人,各自行动。
“这件事,还需要通知帝忽吗?”莹莹询问道。
苏云道:“帝倏神通广大,乃是帝级存在,有他帮忙最好不过。想来他也担心道神复活吧?”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怔住,停步不前。
莹莹和晓星沉见状,连忙询问,苏云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次异域的复苏慢了很多?”
莹莹和晓星沉看向四周,只见从那些黑石柱子中涌出的光芒比从前暗淡了不少,光芒所笼罩的范围也小了很多。
更为关键的是,道界和那一个个浮空的世界,而今统统没有复苏!
这次异域的复苏,的确比从前慢了不知多少倍!
“这只能说明,被我们送到第七仙界的八根黑石柱子,现在可能插在一个天地元气无比稀薄的地方。”
苏云猜测道:“这个地方的天地元气太稀少,以至于异域的复苏极为缓慢。”
冥都第十七层。
师巡圣王等人把那八根黑石柱子丢到第十七层之后,转身遁走,远远而去。
八位圣王回头看去,只见冥都第十七层劫灰滚滚,原本便极为菲薄的天地元气被席卷一空,不禁各自心有余悸。
“而今总算处置了这八根柱子。”
师巡圣王道:“这八根柱子惹出的事可真不少,现在才算是消停一会儿。”
宕图圣王询问道:“把这几根柱子丢在第十七层,恐怕也不妥吧?若是云天帝救了陛下回来,这几根柱子岂不是连他们也要化作劫灰?”
他此言一出,众人都面面相觑,这的确是个隐患。
方钩圣王道:“适才我们把柱子丢了就跑,不知丢到了何处?”
圣王们面面相觑,师巡大着胆子道:“好像丢到陛下的宫殿附近……”
众人不由打个冷战,你催我去搬,我催他去搬,宿莽突然道:“要不换个陛下吧?”
圣王们这才住口,师巡讷讷道:“我们等三天再进第十七层,打开冥都第十八层,把这八根柱子丢进去。如此一来,陛下不就安全了?”
其他圣王纷纷点头,道:“这个法子还算靠谱。”
冥都第十八层。
晓星沉扶着一根黑石柱子,询问道:“那么,我们还需要拔掉这些黑石柱子吗?”
苏云沉吟片刻,道:“继续,直到寻出那根中枢黑石柱子为止。若是不能寻到那根柱子,这片道界中的道神迟早也会恢复!掌握了那根黑石柱子,才算是把命运掌握在手。”
晓星沉点头。
莹莹笑道:“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必要通知帝忽了。倘若那根中枢黑石柱掌握在帝倏手中,他自己便可以掌握这片道界,那么帝忽便没有留下我们的必要了。除掉我们之后,他可以在这里慢慢研究。”
他们继续将石柱拔出,劫灰荒原上,石柱众多,一个个石柱如同路灯,照亮原本漆黑的荒原。
不过,随着一根根石柱被拔出,荒原也渐渐陷入黑暗。
然而三天过后,他们依旧未曾寻到那根中枢石柱。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第八百四十章 誰贊成,誰反對?熱推
冥都第十七层。
师巡等八圣王目光炯炯有神,飞入第十七层,这里已经变得荒芜,所有冥都魔神都抛弃此地,迁徙到其他冥都栖息。
师巡等圣王向冥都大帝的宫殿飞去,突然一个个身上冒出滚滚的劫灰,八圣王大惊失色,急忙调头向十六层飞去,惊声道:“规律变了!这些柱子不是三天一循环!”
八圣王逃出冥都第十七层,一个个修为大损,惊疑不定。
宕图圣王垂头丧气道:“如之奈何?”
其他圣王也都没有了好主意,宿莽咳嗽一声,鼓足勇气道:“要不,换一个陛下吧?反正没救了……”
师巡迟疑道:“这个问题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不过……帝廷的云天帝回来的时候,也多半会遇到这八根柱子,肯定会与陛下一起一命呜呼……”
圣王们面面相觑。
方钩圣王大着胆子道:“听闻云天帝有一子……“
冥都第十八层,苏云等人继续寻找那根中枢石柱,只是石柱的数量实在太多,他们寻找良久,也未能找到那根柱子。
突然,所有黑石柱子悉数熄灭,整个荒原又陷入死寂和黑暗中。
“谁拔走了那根中枢神柱?”冥都大帝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询问道。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不是我!”苏云高声道。
紫微帝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也不是我们。”
冥都大帝不解,道:“不是我们三拨人,又会是谁?难道……”
“冥都道友没有猜错,正是朕。”帝倏的笑声传来。
黑暗中,帝倏周身神光璀璨,抓着一根黑石柱子,如同抓着一根柴火棒般轻松,帝忽血肉所化的诸神诸仙诸魔漂浮在他的身前身后,各自神态肃穆。
帝倏举起这根黑石柱子,迈步向他们走来,笑道:“这些日子,朕看你们总是在拔柱子,便在想你们到底想做什么?然后朕便想通了。那位道神是何等存在?帝混沌外乡人也不过如此。他岂能任由你们摆布?我若是他,我肯定会在这三天的时间中换一个中枢。”
苏云急忙向冥都大帝方向移动,紫微帝君也立刻率领左松岩等人飞速赶来。
冥都大帝也知道他们只怕无法再拖下去,祭起九重棺和血河,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帝倏迈步走来,脑壳四周传来嗤嗤的泄气声,万化焚仙炉渐渐掀起,悠然道:“他换了一个中枢,倘若这个中枢落入我的掌控,此地我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尽情研究大道奥妙,岂不是妙哉?”
莹莹大声道:“忽,难道你便不怕云天帝的先天一炁?”
帝倏哈哈大笑:“这几天,道界没有复苏,我闲来无事,倒想了个清楚。我何必浪费自己的精力,辛辛苦苦的去研究先天一炁或者劳什子鸿蒙紫气?我直接打开哀帝的脑壳,把他的记忆读取一遍,不就可以了吗?”
苏云踏前一步,森然道:“我即是一,即是万,即是无穷……”
帝倏打断他,笑道:“哀帝不必虚张声势。我还记起来,你展示这些大道的时候,都是道境一重天。你既然是先天一炁五重天,为何不让其他大道显露出五重天的道境呢?”
苏云气势猛地一窒。
莹莹面色如土:“被看穿了……”
帝倏哈哈大笑:“这是因为你的道行还不够,还不足以让万道齐身!倘若你做到万道齐身,你便可以同时展现无穷大道的道境、道花,你的法力近乎无穷无尽!然而你做不到!”
苏云悄声道:“冥都兄长,准备拼命吧。”
冥都大帝大义凛然道:“我棺材都备好了,随时可以死战!”
莹莹大赞:“芳逐志若是见了你,一定极为开心,要与你八拜结交!”
冥都大帝祭起棺椁,催动血河,向帝倏迎去,哈哈笑道:“第一仙人东君芳逐志吗?我也闻名久矣,打算与他结为异姓兄弟!”
就在他动手的一瞬间,突然莹莹祭起五色船,让所有人落在船上,那五色船四周滚滚混沌之气涌出,将五色船淹没,却是苏云出手,将自己在混沌海收集的混沌之气祭出!
混沌之气中有着伟岸的生物在游动,那是苏云的混沌符文,不计其数的混沌生物围绕着这艘五色船飞舞,载着众人,呼啸向另一个时空驶去!
“想走?”
帝倏迈开脚步狂奔,突然巨大的面孔排开厚重的混沌之气,所过之处将苏云的混沌符文挤得破碎,那巨大的面目出现在五色船上空!
他的头顶,大脑皮层间无数雷霆爆发,灵力启动万化焚仙炉,威能爆发,大有焚毁炼化一切之威!
至宝之中,单纯论攻击力,万化焚仙炉可谓第一!
这口仙炉本身便是帝绝炼制的第二件至宝,用的是帝倏的脑壳,炉中烙印着帝倏的大脑纹理,如同帝倏的第二个大脑。
倘若加以催动,仙炉中的恐怖灵力可以一瞬间摧毁所有人的性灵!
就算是强大至宝与其对抗,其灵力大脑结构也可以在短时间内剖析出对方的破绽,将对方炼化分解!
若非混沌四极鼎在它即将炼成时偷袭,焚仙炉绝对可以问鼎第一至宝!
即便焚仙炉有伤,但威能爆发,船上所有人都只觉脑门胀痛,性灵竟欲爆开大脑飞出!
修为越是强大,脑壳越是鼓胀,承受得压力越大,随时可能爆开!
众人半数修为用来对抗焚仙炉,犹自坚持不住!
冥都大帝站在船上,不由分说祭起血河横扫,卷向焚仙炉,混沌棺飞出,哒哒哒九声脆响,九重棺打开,无垠引力将帝倏连同他身上的仙神仙魔统统拉起,向棺中跌落!
帝倏灵力爆发,无垠虚空瞬息出现,层层叠叠的空间疯狂铺开,隔断九重混沌棺的引力,哪怕是血色长河碾压过来,压碎无数虚空,也无法接近他的肉身分毫!
他的灵力观想,可以左右时空,让你无法攻击到他,而他可以攻击到你!
冥都大帝抬手,硬撼帝倏拍来的手掌,不由得闷哼一声,被对方那雄浑无边的法力碾压,踉跄后退,心中骇然:“帝忽这些日子的确修为实力大增!提升之快,还在我之上!”
苏云、紫微、晓星沉和八圣王等人几乎同时遭到帝倏的攻击!
帝倏的观想,扭曲了时空,让他们几乎相当于独自一人面对帝倏的攻击,只一瞬间,众人齐齐负伤在身,口中吐血!
完整的帝倏,就是无敌的存在!
“这怎么联手?”众人心中绝望。
五色船依旧在混沌之气中呼啸飞行,从冥都第十八层中消失,帝倏紧随船后,身躯哗啦摇动,顿时千百仙神仙魔落在五色船上,笑道:“刚才没有痛下杀手,是因为我还需要你们带我离开此地。现在,就没有必要留下你们性命了!”
五色船消失,冥都第十八层彻底陷入黑暗。
过了片刻,劫灰荒原上有微弱的亮光传来,那是一根黑石柱子上的花纹在缓缓亮起。
接着其他黑石柱子一个个相继被点亮,尽管光芒微弱,但花纹却在不紧不慢的滋长。
堂堂的道界道神,又岂会只留下一手?
那根被帝倏寻到拔起的柱子,的确是道神新炼的中枢,但却只是中枢之一,就像壁虎的尾巴,用来诱惑别人。
那位道神还留下其他中枢,这些中枢会在苏云等人离开之后启动!
“轰!”
五色船冲入冥都第十七层,冥都大帝的宫殿四周,八根黑石柱子正自亮起,花纹沿着柱子攀爬。
帝倏正欲将苏云、冥都等人斩杀,突然自身大道飞速倾泻瓦解,周身劫灰滚滚,心中骇然:“我被人暗算了?”
冥都第十六层。
宕图圣王向其他七位圣王道:“你们听,第十七层似乎有动静。”
师巡圣王黯然道:“陛下驾崩了……我保举我第四冥都圣王师巡,为新一任冥都大帝,谁赞成,谁反对?”
————除夕辞旧岁,岁岁平安!书友们,新年快到了,预祝大家牛年牛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