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 愛下-第911章 大唐皇家錢莊的危機分享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大唐皇家钱庄是李宽搞出来的,最主要的股东就是李世民的内帑和楚王府了。
但是,钱庄的实际运行却是完全由李宽在掌控,李世民压根连一个账房都没有安排过去。
这倒不是李世民不重视钱庄,而是因为信任李宽。
不过,李宽旗下的产业那么多,虽然大唐皇家钱庄是他非常在意的一个环节,但是也不可能天天待在那里。
所以钱庄的日常管理,基本上还是王富贵在跟进。
那王富贵,虽然不是头脑最聪明的商人,但是胜在执行力强,能够充分的领悟李宽的指示,所以这几年,他这楚王府第一御用商人的位置,坐的还是很稳的。
在这么一个位置上坐久了,王富贵的眼光自然也比一般人要厉害不少。
当昨天晚上在《长安晚报》上面第一次看到渭水钱庄的广告的时候,王富贵心中就燃起了一股危机之情。
虽然大唐皇家钱庄收取的保管费很少,更多的只是象征性的把库房的建设给分摊了进去,真正挣钱还得靠借贷利息。
但是,就是这么一点点保管费,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可能就是做出选择的最主要参考指标。
商人们可能考虑到各地存钱、取钱的便利性,不会轻易的将钱财从大唐皇家钱庄转移到其他钱庄,普通百姓就完全没有这个顾虑了。
所以一大早,他就亲自来到了大唐皇家钱庄位于西市的分号坐镇。
“王掌柜,外面排队取钱的百姓越来越多了,这么下去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其他的事情啊。”
钱庄的伙计满脸发愁的站在王富贵身旁,随时汇报着钱庄的动静。
“二叔,刚刚来钱庄的路上,我看到最新的《曲江日报》、《月亮报》等几乎所有的报纸上面都有渭水钱庄的广告,许多街道上行驶的马车上面也张贴来了他们的广告。很快的,长安城的百姓就都会知道这个消息了。到时候,来我们大唐皇家钱庄取钱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
王有才昨晚接到了王富贵的通知,今天一早也从观狮山书院商学院赶了过来。
作为商学院最杰出的一批学员,王富贵现在很多事情都会跟王有才商量。
“渭水书院这次是来者不善啊!”
王富贵显然也是知道了王有才说的那些消息。
“所以我们得立马跟进才行,否者一旦来钱庄取钱的百姓太多,到时候库房里头的存钱不足的话,那可是会出现大问题的。说的不好听一点,大唐皇家钱庄很可能说倒下就倒下了,特别是到时候有人再散布一点谣言的话,那么局面肯定会陷入对我们非常不利的情况。”
王有才这话,让王富贵心中一惊。
他可是很清楚,大唐皇家钱庄的库房里头,最多只有储户的三成存款,其他的都已经借贷出去了。
一旦来取钱的人超过了三成,那么钱庄就会变成没钱可用了。
这种局面要是出现,大唐皇家钱庄的信用立马就崩溃了。
作为商家,王富贵非常清楚这种信用的重要意义。
“外面的百姓越来越多,我们也不可能阻止他们过来取钱啊,如果这么做了,那么对我们的声誉影响就太大了,到时候指不定来取钱的人会更多。”
“所以二叔你要赶紧去找楚王殿下,让我们的钱庄也宣布存钱免费的方案;以我们钱庄的规模,哪怕只是宣布存钱免费,不提什么利息不利息的,很多百姓可能就会先把钱留在我们这里。当然,要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最终我们钱庄肯定也要采取跟渭水钱庄类似的方案,顶多就是在存钱的利息上可以有一点点的差异。”
王有才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是说的却是实话。
“哎,楚王殿下要是在的话,自然是好解决。我昨晚看到《长安晚报》上的广告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去了楚王府,可是根本就没有见到王爷。”
“你没有说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楚王殿下汇报吗?”
“说了,怎么可能不说呢?但是最终也只见到了侧妃娘娘,楚王殿下看来是真的不在长安,要不然不会不出来见我的。”
“楚王殿下不在长安城?”
王有才心中突然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应该是这样的!”
“二叔,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你之前跟我说过,大唐皇家钱庄的所有政策调整和修改,都必须有楚王殿下的亲自同意才行?”
隐约之中,王有才觉得渭水书院的这个举动,背后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要是平时楚王殿下在的时候,他们的这个广告带来的影响,大唐皇家钱庄要化解,会是非常简单,直接跟风就可以了。
偏偏楚王殿下现在不在,那么就意味着大唐皇家钱庄不可能跟风,至少不可能马上跟风!
但是百姓们来钱庄取钱,可是不会管你楚王殿下在不在长安城,他们只是想随时取回来自己的钱财。
这个局,似乎有点难破啊。
“是的!楚王府的各个作坊、铺子之中,就只有大唐皇家钱庄是楚王殿下管理的最严格的的,所有的运营方案都需要王爷亲自点头,所有的变化,都必须事前跟王爷汇报。像是调整存款政策这种大事,没有王爷的同意,根本是不可能公布出来的。
当初大唐皇家钱庄成立的时候,楚王殿下就亲自召集了所有的人员,将钱庄的规定说的一清二楚,哪怕是我这个大掌柜站出来宣布一个没有得到楚王殿下批准的规定,钱庄的伙计和各个分号的掌柜都可以拒绝执行。”
作为李宽身边的人,王富贵非常清楚李宽对钱庄的重视程度有多高。
哪怕是出发点是为了钱庄好,王富贵也生不起任何擅自调整存款政策的心思。
规矩就是规矩,王富贵非常清楚李宽对于规矩的重视。
任何人只要触碰了这条底线,下场都是非常悲惨的。
“那……那就麻烦了!侧妃娘娘有说楚王殿下什么时候会回来不?好像也没有听说楚王殿下有去哪里啊?”
王有才也开始担忧了起来。
大唐皇家钱庄面临的问题,拖个一天半天的,应该不会怎么样。
因为柜台就那么几个,哪怕是大家从早忙到晚,也不可能在一天内完成那么多的业务。
但是,顶多支撑个三五天,如果还没有新的方案公布,那么问题立马就会变得严重无比!
“看情况,似乎侧妃娘娘也不确定楚王殿下会在什么时候回来,要不然她没有必要瞒着我。”
“那这样子不行啊,哪怕是把楚王府库房里的存银全部搬过来给大唐皇家钱庄救急,也顶多就是多支持几天的时间而已。最多一个星期,如果我们的钱庄还是这样发展下去的话,那么出现大问题,甚至是无法挽回的问题,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王有才倒不是要在那里吓唬自己的叔叔,只是他对大唐皇家钱庄面临的局面实在是感到担忧。
“那……那可如何是好!楚王殿下也不知道会不会在一个星期内回来啊。”
“二叔,这大唐皇家钱庄,宫里头也是有股份的吧?”
“是,陛下才是最大的股东,但是钱庄运行的事情,一直都是楚王殿下说了算!”
王富贵这话里,蕴含了两层意思没有说透。
一方面就是说哪怕是陛下,也没有权利去干涉大唐皇家钱庄的运行。
另外一方面,他王富贵也不希望看到宫里头有人站出来干涉钱庄的运行,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头,就很难再倒退回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建议你还是尽快去一趟楚王府,跟王妃娘娘和侧妃娘娘好好的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这里的情况告诉楚王殿下。”
“只能如此了,等熬过了今天,我就再去一次王府!”
……
“长孙兄,我们成功了!”
渭水钱庄的分号外面,长孙冲跟郑海满脸笑容的看着那一排长长的队伍。
讲真,除了最开始的那几十人是长孙冲找人安排的托,其他的人都是自发来到渭水钱庄存钱的。
“我们两家联手,长安城中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成的!那李宽在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回到长安城,到时候我们渭水钱庄吸纳的钱财以及足够多,大唐皇家钱庄就是使出什么大招,我们也不用担心了。”
长孙冲心中松了一口气,谋划了那么久,总算是要成功了。
去年以来,长孙家的炼铁作坊遭受到了楚王府的阻击,可谓是损失惨重。
长安城大部分的商家在去年都挣了不少钱,偏偏长孙家去年的局面很不利。
不过,现在好了!
渭水钱庄的规模哪怕是只做到了大唐皇家钱庄的一半,每年可以给长孙家带来的收益也比之前的炼铁作坊要多的多。
到时候,他很想看一看李宽脸上的表情会是怎么样的。
“确实如此,我刚刚已经派人去大唐皇家钱庄门口看了,那里已经有许多百姓开始排队取钱了。等到晚一点的时候,大家对情况了解的更清楚之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去大唐皇家钱庄把钱财取出来。那些反应过来的商家,也会开始到我们渭水钱庄借贷。”
郑海仿佛看到了渭水钱庄冉冉升起的局面,胸中有一股从未有过的畅快之情想要吐出来。
“长安城中,在大唐皇家钱庄有存钱的人不少,我们可以多怂恿一些人过去取钱,甚至让作坊里头的一些匠人过去取钱,让他们那里的场面也热闹一点。要不然,只是我们这里孤单的热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呀。”
长孙冲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些年,他可是没有少受李宽的气,现在总算是有机会报复一番了。
“长孙兄,你说楚王府的那些人看到大唐皇家钱庄面临的困境之后,会不会不等李宽回来,他们就直接开始跟风?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的优势立马就消失殆尽了。”
将心比心,郑海觉得如果自己是大唐皇家钱庄的掌柜的话,为了解决眼前的困境,肯定会考虑跟风渭水钱庄的做法。
毕竟,就连大军出征,都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说法,更不用说是一家钱庄。
“你放心,我敢有八成把握他们不敢违背李宽的意思,擅自修改大唐皇家钱庄的运营规则。为了今天,我可是做了许多准备的,甚至还安插了人手去到大唐皇家钱庄,可谓是将它们的那套体制搞得清清楚楚。
李宽这个人,说灵活是非常灵活,说死板的话,有时候也非常的死板。那大唐皇家钱庄,不管是什么变化,都需要经过他的批准,否者就是无效的。他们的钱庄,所有伙计进去之后,都是需要专门的学习一遍规章制度,故意违反规章制度的伙计,会被强制性的调派到蒲罗中的分号之中。
你说这种情况下,那个王富贵敢不敢不遵守李宽定下的规则?钱庄的伙计敢不敢执行王富贵的乱命呢?”
长孙冲显然是真的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不管郑海有什么担心,他都能够给出开导的理由。
“王富贵哪怕是不敢自己改变规则,但是他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大唐皇家钱庄的存款不断的往我们渭水钱庄流动吧?不需要几天时间,他们钱庄库房里头的钱财,说不准都会不够兑换百姓们的存单呢,到时候,后果绝对是非常严重的!”
郑海也是负责荥阳郑氏在长安城的产业很多年了,对于商业上的事情也颇为了解。
越是了解,他就越是觉得楚王府的人不会坐以待毙。
“如今楚王府就楚王妃程静雯和侧妃武媚娘能够当家,她们一介女流,见识有限不说,这种要违背李宽制定的规则的事情,她们绝对是没有办法在一天两天内做出决定的。等到局势到了无可挽回的时候,哪怕是她们狠下心来做了决定,也改变不了结局了。”
“希望一切都顺着长孙兄你的推算发展下去,那我们的渭水钱庄绝对会成为长孙家和郑家有史以来最挣钱的铺子!”
郑海仿佛看到了到时候自己在家族开会的时候,春风得意的模样。
毕竟,一个人在家中的地位,除了出生之外,跟你的能力和贡献也是有很大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