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極夜玩家-078 凋零之愛閲讀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极夜玩家
星海、海陆和非陆三处的战争同时进入最后阶段,随着童话神国之主、灾厄之主两位至高者的陨落,前两处战场已然正式来到收尾层面。
在无数玩家军团的眼中,只觉得这些不知来自何处的敌人源源不断,如过境蝗虫,永远没有尽头。
他们的肉体已经在连绵的战斗中麻木,精气神也没了,看到敌人只会本能地挥砍,残杀,仿佛深陷无法醒来的噩梦,战死反而是一种解脱。
战斗和死亡,是这些战士们生活的全部。
他们看着无数熟悉的面孔一张张破碎,身体一个个倒下,变得冰冷,早先还有亢奋的情绪,如今早已只剩淡漠。
地面满是尸体,机械长城上散落着各种断肢残骸。
作为收拾残局里最高级别的指挥官,蕾亚见到这一幕都有些心里发怵,这哪里是人间,分明是地狱再现。
点点火焰在长城的每个哨站亮起,预示着这片战场步入终结,而延绵万里的烽火点起的刹那,机械长城上所有还活着的战士终于舒了口气,疲惫的倒下了。
蕾亚继续在长城上穿行巡视,看着劫后余生的战场,要将这一切以光影仪记录下,不让世人轻易遗忘。
星海前方,干涸的血海显露出底下的土地,从此以后,再也不存在灾厄盘踞的星海,只有一片荒地,等待着人类的开发和建设。
海陆也好不到哪里去,白莉莉大战之后就消失了踪迹,她将烂摊子都甩给了手下人,数名来自邪首王庭的邪将纷纷现身,开始整理起这片大陆。
一场战役,死伤过半,元气大伤,光是收拾遍地的尸骸就要花费数个月时间。
而童话神国虽然破灭,但是它遗留下的一些巨大糖果等神秘景观却永远停留在了这里,作为痕迹,再也不会消散。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極夜玩家 哇哦安度因-078 凋零之愛展示
此次战役,邪首王庭损失惨重,不过留存下来的俱是精英。
都市言情小說 極夜玩家 ptt-078 凋零之愛閲讀
非陆战场。
萨利莫尔看着自己麾下的宇宙巨兽们肆虐着这片大地,心情舒畅,仿佛重回了那个纪元。
祂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唯一还摇摇晃晃,竭力站着的少女。
黑王纪宁已经力竭,在上一次交锋中被祂轰进大地,再无声息,和复制体鸣绪一样,无法再协助费钰景战斗。
唯有这个依靠战斗不断提升的少女还在坚持,她几次突破极限,死里逃生,让萨利莫尔更为好奇。
区区共食者而已,物种进化的错误方向,竟然能在祂的二次形态下支撑那么久,还越来越强,令人赞叹。
“可惜,卑劣的物种终归是卑劣的物种,再怎么努力,也只能仰望我们这种完美形态的高阶物种。”萨利莫尔冷笑,张开背后的血色羽翼,又有新的力量在凝聚。
祂的巨大身躯还在膨胀,四肢进化出了锋利的骨刺,背后张开三个崭新的头颅!
萨利莫尔堕入到亡者阵营后并非一成不变,祂不像其他几人,原本是人类阵营一方,对深渊监视者更多是敌对而不是接纳,祂本就是邪恶至极的生物,根本不在乎力量的源头,只要能持续变强就好。
成为亡者之后能接纳来自深渊监视者的邪恶之力,让祂可以再进一步,若不是亡者身份限制,祂觉得自己应该能突破到永恒存在级。
而这第三形态亦是最终形态,还从未在其他人面前展露过。
将这份力量显露,就是为了彻底粉碎这个可怜人类少女的希望。
她希望破灭之时,就是祂最舒畅之时。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極夜玩家笔趣-078 凋零之愛
当萨利莫尔张开最终形态后,天地为之色变,一股绝望感笼罩在非陆上空。
所有人都失去了斗志,这是境界和存在形式上的碾压。
唯有费钰景还站在半空,平淡看祂,居然没有太大反应。
“这就是你最强形态了吗?”费钰景浅声询问。
她的语气里充斥着平淡,让萨利莫尔很不爽,难道她还有什么应对手段不成?
“我会将你的神魂从躯体里抽离,让你永生永世生不如死。”萨利莫尔冷笑不止,“无尽的痛苦会吞噬你的一切。”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極夜玩家討論-078 凋零之愛讀書
火熱小說 極夜玩家 ptt-078 凋零之愛展示
费钰景抬头看祂,漆黑的眼眸中光芒一闪而过,忽然伸手从背后的虚空中拉出了一把青黑色的长枪。
修长的枪身,加长后的枪管,十分原始而古老的设计,没有绚丽的花纹,没有什么繁琐的装饰,看上去不过就是最普通,最原始的狙击枪。
然而这把枪却给了萨利莫尔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祂的身体不由自主在颤栗。
这把枪,竟然能威胁到第三形态下的祂!
“枪名凋零之爱,说实话,因为这个名字,我很不喜欢他给我制作的这把枪,而且我本身对这种热兵器也没有太大感觉。”费钰景将狙击枪摆正,对准萨利莫尔,低声说着,“可它确实能让我的战力一瞬间达到真正的至高,万不得已,我不是很想使用它。”
数年前,李想偷偷将这把凋零之爱送给了她,这是迟到了许多年的承诺,那一次的终极试炼,她曾经开玩笑般说过,只因李想第一次亲手做枪,是送给了鸣绪。
她嫉妒羡慕的要命,那么要强的性子,却在那时开了口。
可惜后来她终究没能等到这把枪的问世,两人便越走越远,差点天人相隔。
幸好一切都来得及,李想和她都回来了,放弃了过往的纠葛和种种不悦,决定开始各自崭新的人生。
其实即便李想不再见自己,费钰景也能接受,因为有影儿的陪伴,她并不孤独。
但他还是费尽心思,亲手制作了这把凋零之爱。
他说枪名是在制作成后灵感一动取的,这个级别,名字便是所有感情的浇注,无法更改,在取名的刹那,枪和名就融为了一体,仿佛人的神魂和肉体,再也不能分割。
凋零之爱是最纯粹的狙击枪,可以看做是加强了无数倍的重狙寂灭。
它的射速很慢,而且凝聚一发子弹的时间长得吓人,但同时,那威力也足以令所有人胆寒。
而从交战至今,费钰景所做的一直都是拖延时间,为凋零之爱的凝聚子弹做掩护,此刻子弹凝成,她也不再死扛。
“放弃吧,只要被它瞄准了,这一枪就是必中的。”费钰景说的轻松写意,然后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