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37章 長安城裡的三重套娃相伴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刘协心中第一次生出害怕被弑君的明确惧意,也就是三月十一、正式任命李儒为侍中的那次朝议之后。
散朝回来,他就一整天浑浑噩噩、一晚上没睡着,头发都掉了好几十根。
当时外界也已经二十多天没下雨了,虽然还不能证明今年会有空前的大旱,但春天二十天不下雨已经算天时不正了,公卿们都在推诿塞责,说是当朝不正,故而天罚。刘协也听到点风声,愈发觉得惊惧。
思前想后,刘协倒也算读史,在内心把本朝那些先帝如何压制权臣、大将军的故事捋了一遍,发现所依靠的无非就是宦官,要不就是外戚。而且新的外戚干掉老一辈的权臣后,如果自己也做大了,一样会尾大不掉。
而现在身边的宦官都是很孱弱的,没有什么年长有职权有政治眼光执行手腕的。谁让五年前袁绍袁术兄弟疯狂屠杀过一波宦官,职位高的统统都被杀了,新上来的宦官最多也就五年的管理他人的经验,还不像灵帝朝的宦官那样带过兵。
但现在的刘协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就算是慢性毒药,只要能解渴,过了眼前这一关,那也得用了。否则李傕胜了回来还好说,要是兵败而归,听李应李儒那天暗示的威胁之意,怕不是真要把剑架在他脖子上、威胁刘备不许攻城了。
“要是皇叔真进了京,真的会像李儒说的那样,像刘濞对付景帝那样对付朕么……唉,这番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皇叔虽然仁厚,但马入夹道,不能回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皇叔自己不想,他下面的勤王众将未必不贪图富贵。”刘协心中忍不住如是暗忖。
虚岁十四的刘协,读历史书还是很认真的,这是五年来被人挟持的危机感所致,让他在学史、寻找历史依据方面非常用心,加上他聪明也确实算聪明,不然当初董卓就算想找借口立他也不好找。
胡思乱想了许久之后,刘协觉得还是只能指望外戚,然后他又想了想,自己年纪还小,身边后妃也不多,就一个伏皇后一个董贵人。
伏皇后的父亲伏完,是桓帝的女婿,尚桓帝之女刘华(汉朝时帝婿还不叫驸马,没有普遍授予驸马都尉的惯例),所以早年就加有军职,算是个杂号将军,可惜没有实际兵权。
所以,到头来还是只有指望董贵人的父亲董承。董承这人虽然也姓董,但其实原先跟董卓毫无关系,他是刘协的祖母董太后的娘家侄儿,董卓专权后非要跟董太后拉亲戚,才把董承吸纳进西凉军的,董承也挺没骨气直接投靠了西凉系。
从这个角度来说,汉献帝和他的两个后妃,都是多少有点表兄妹亲戚的。
伏皇后是他姑父的女儿,相当于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关系。董贵人是祖母娘家侄儿的女儿,相当于贾宝玉和史湘云的关系。
董承如今算是略有兵权,掌握着近万人马,分守蒲阪津和潼关。
其中潼关几个月前还是段煨的兵在守,段煨的主力被李傕抽走,才不得不让董承分兵把守。
决定了求援目标之后,刘协下一步想的就是如何跟董承取得联络了。他倒没有狂妄到送出去衣带诏,他知道以李儒李应现在对他的看守,这绝对是没可能的,而且以李傕的暴脾气,要是发现了衣带诏绝对会直接弑君的。
琢磨了两天之后,刘协另外想了个办法。
三月十四日,刘协同一天召幸了伏皇后和董贵人,此后数日沉溺女色,不问政事,也不上朝,都交给了李儒帮他处置,麻痹外臣。
胡天胡地玩了几天之后,宫内忽然爆出了一些宫闱内讧,似乎是不知道为什么,伏皇后和董贵人居然争宠起来,两个女人还互相扇对方,闹得宫廷禁卫都注意到了。
负责宫卫的李应正在烦着呢,为此觐见了刘协,大大咧咧问皇帝究竟怎么搞的,要如何处置。
刘协摆出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董嫔仗着娘家势力,居然跋扈争宠,目无皇后,也目无朕躬,该当如何处置?朕可得自专?”
李应想了想,这是突发事件,李傕也没交代他,但董承毕竟掌握着蒲阪津和潼关防务,似乎也不该刺激,就觉得皇帝多事,不如压下去。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浙東匹夫-第337章 長安城裡的三重套娃讀書
李应便说:“陛下,值此国难之秋,还是克制为好,少拿这些宫闱小事忤怒大将。”
刘协假装被母老虎逼得很苦逼:“可是朕刚刚说要严惩她,若是放任,岂不是愈发丢脸?让朕如何面对?这样吧,可能借口让她回家省亲,逐出宫去,什么时候认错了再接回来,朕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这样也好过打入冷宫,伤了董将军面子。”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線上看-第337章 長安城裡的三重套娃讀書
李应本能觉得可能有阴谋,要跟李儒商量一下才能决定是否答应,但他随即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董贵人也才十四岁,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能干什么?
“此事且容准备。”李应应付了一声,就先退下,去找李儒商议。
找到李儒之后,李儒虽然也有怀疑,但也觉得董承是板上钉钉的西凉系将领,不会有问题,而且董贵人确实年纪太小了,不可能有什么坏心,无非是骄纵一点,让她省亲也没什么,还安抚了董承。
而最后最关键的一点推动,还是次日刘协又低声下气给了李家人一个好处。
刘协再次把李应召去,然后告诉他,想问问车骑将军李傕家中还有几个女儿,若是愿意,可以送入宫中,封为皇后,并加李傕为大将军或者大司马。李家的女儿若能怀孕,生出男丁定然立为太子。
在这样重重好处下,李应当然是大喜过望,连夜写信把皇帝的最新妥协示好告诉了远在数百里外军前的堂兄。刘协的要求总算是通过了。
李儒最后只是建议:“让董贵人去吧,不过宫女都换成我们的人,好生盯着点,而且要把董贵人随身衣物带走的东西全部详细搜查。万一后续董承若有异动,也好借故削去其兵权,将军可让你次子接掌董承之军。”
董贵人走后,李应做主,先把堂兄李傕家中一个不太受宠的庶女先送进宫去,供刘协淫乐。这也是考虑到不清楚李傕将来会不会长留刘协性命,所以先拿不值钱不受宠的女儿投石问路。否则要是害了李傕最受宠的女儿一辈子幸福、将来守活寡,李应也怕自己扛不住李傕的愤怒。
刘协在李傕女儿身上也非常卖力,一时间暂时打消了李家人的仇视和忌惮。
不过。李儒这个杀废帝杀红了眼的歹毒家伙,即使到了这一刻,都没忘了继续冒坏水。
他找了个机会,跟李应私下里商议:“将军,等车骑将军回来之后,我看,不如和他商量一下这个秘法——为了更好地控制陛下,威胁刘备等讨贼诸侯。这次只要能击退刘备,或者至少是靠皇帝的性命威胁住刘备不敢强攻。
咱得了时间从长计议,就该想办法让李家的女儿怀上龙种。而一旦确认诞下男婴、身体康健不会夭折,甚至有两个男婴了。咱就给陛下进一些补药,让陛下不能再让其他后妃怀孕。如此,就算将来陛下暴毙了,也能让车骑将军的外孙继位,更好控制,李家的富贵也不可能再有意外了。
就是这法子见效慢,若是车骑将军早两年用我,我一定早就教他了,现在么,要想速成,只能是让车骑将军多牺牲几个女儿了。”
李应觉得兹事体大,也不知道李傕肯为了这个计划牺牲几个女儿,所以只能先存而不论,等李傕回来了再亲自决定是否加注。
……
三月十七日,董贵人被放出宫去,以省亲反省作为打入冷宫的替代,罚她藐视皇后之罪过。董承因为驻扎在华阴县,潼关就在华阴,离开长安也不算远,大约是二百二十里。
对这个距离没什么概念的,可以对照一下:长安到郿县是二百六十里,到武功是一百八十里。所以基本上也就是往东边走两个半县城的距离。
为了防止被人看出破绽,董贵人的省亲车队走得很慢,二百二十里路马车走了三天,二十日才到。
董承接到女儿的时候,还有些诧异惶恐,以为是做了什么错事得罪了皇帝。
但当晚赶走了身边的宫女,董贵人私下里跟父亲说话时,才把实情和盘托出:“父亲可知,如今长安形势危急,李傕郭汜一旦兵败,随时都会回城以陛下性命相胁,他们可是连弑君这种事儿都做得出来的!”
董承一惊,旋即有所反应,颤抖又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那……陛下要臣如何处置?”
董贵人:“陛下希望父亲能在危急时刻护驾。陛下听说段平东也是忠义之人,若能在李傕郭汜兵败时,暂时避居弘农郡,闭潼关、函谷关自守,或许能躲过大难。
陛下说,潼关、函谷均为天下险要。不管刘备还是李傕,就算再是兵多将广,也不可能仓促攻破。躲在弘农,就能熬到他们火并打完。只是,陛下被李应看得太紧了,长安全城的驻军,也都是李家人统领,父亲可有办法?
只要父亲能成功,陛下保证将来就算刘备勤王成功,也能告诉刘备:父亲和段平东是有功之臣,并非李傕郭汜同流合污。”
在李傕郭汜万一覆灭时,可以不用跟着同归于尽,不得不说这个条件对董承还是挺有吸引力的,等于是两头下注。
当然了如果李傕郭汜翻盘了,他董承也会有被杀的风险。
但只要保住弘农甚至河东不丢(河东现在已经全部落入白波贼之手了,董承仅存一个反攻的假设可能性,基本上没戏),董承觉得自己好歹还有表表姿态、显示自己是想要救驾的功臣,然后借此投靠关东诸侯,保命应该是没问题的。
可惜董承的智商不够高,这种机密大事又不敢跟外人说,只能自己一个人想。想来想去一整夜,都没有眉目。
过了足足好几天,董承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瞎琢磨,最后总算闹腾出一条办法。
“李应被李傕召回长安之前,原本是带兵一万驻守蓝田、防备袁术由南阳自武关道入寇关中。如今蓝田几乎没有防守,兵力极为孱弱,我若是散播谣言,甚至让少量嫡系心腹部队,由华山之麓迂回至蓝田谷口的冢岭山,诈称袁术的部队试探性入寇……
说不定真能让李应紧张,让咱调兵协防蓝田的武关道口!而且李傕之前还表示,若是刘备敢强攻长安,事急之时,不惜以刀兵加陛下之身威胁刘备。
可这一招只对刘备有用,因为刘备爱惜名声。对袁术却是绝无用处。久闻袁术狂妄,自以为四世三公,表字公路,应‘代汉者当涂高’之谶其兄袁绍更是久有废陛下而另立两代燕王之心。若是李傕威胁弑君逼袁术退兵,袁术肯定是乐见陛下被杀,李傕还如何威胁得了?”
要让李傕的“把剑架在皇帝脖子上逼勤王诸侯退兵”计策成功,一个关键点就是勤王诸侯得重视皇帝,得爱面子。
而袁术的不要面子,狂妄、妄自尊大,这几年已经在诸侯中出了名了。袁术这个无视汉室的搅屎棍来了,肯定能吓怕李傕。
到时候李应肯定不敢坐视袁术军围城,肯定会逼着董承再分兵把守蓝田的武关道口,不让袁术军抵达长安城下。
而董承兵力已经不够,光是函谷关防备朱儁、曹操的一万人,就绝对不能再少了。那么董承最多分两三千士兵去蓝田,剩下不够的都要李应从长安驻军里给他派,或者额外临时从长安城里抓壮丁编入董承的军队。
说不定董承就能趁着接手新军,直接在长安城里猝然发难,抢回皇帝直接快马逃回弘农,然后潼关函谷关一关,闭门自守等其他诸侯打完。
想到这儿,连董承都为自己的智计得意了。
就在他要去安排的时候,他又进一步发现了更好的改良型——既然刘备和李傕已经开打一个半月了,刘备入寇的消息传到长安也已经有四十天。哪怕李傕封锁消息再严密,至少一个月前,“刘备进展顺利、成功突破陈仓站稳脚跟”这个消息,也该从长安往更东边传了。
就算没有目标感很明确、传递消息非常快的职业细作,光靠流民和商旅每天几十里的传播速度,那也能传出千里之外了。
潼关和函谷关一直闭门,雒阳方向暂时不知道,而河东、南阳,肯定是知道的。
袁术应该十五天前就知道刘备站稳脚跟了……刘表说不定是十天前,而曹操袁绍可能才刚刚知道,也鞭长莫及。
董承一推演到这儿,不由就对袁术恨铁不成钢起来:既然十五天前就知道刘备至少站稳脚跟了,为什么不来捞好处呢?是因为袁术对于挟天子太无所谓了吗?嫌皇帝在身边还要请示,不方便他作威作福胡作非为?
“不行,还是想办法再给袁术透露一点消息吧,比如把‘刘备和李傕郭汜打得两败俱伤、长安府库钱粮武库丰足,谁先来谁就能抢到’之类的假消息散布给袁术,只能指望袁术的贪婪,自己摆出攻势,跟李应火并了。要是袁术这都不肯出手,咱在假扮袁术从中取事、趁乱劫驾护驾。”
董承最终如此调整了自己的方案,他觉得这可行性非常高,因为现在并不是非常急切要救皇帝,多拖半个月一个月的也不会有紧迫危险,这时候当然是演技和保护自己更重要。
董承立刻派了几个心腹细作,翻山进入武关道,在袁术的辖区散播“关中现在就是一块大肥肉,刘备李傕两败俱伤”这类口径的流言。
目无君上的袁术果然不在乎救驾,但在乎贪婪。发现可以以微小的代价再捞到一大块地盘之后,他终于试探性让大将纪灵先立刻带两万人,出武关,试探性进攻蓝田。
董承三月二十四派出的细作、三月二十七吹进袁术耳朵里,袁术三月底就派兵出了武关。纪灵的部队只是快速动员的先头部队,探探虚实的,要是捞得到好处,后军自然还会继续动员。
四月初五,纪灵带兵两万,在蓝田西南方的商洛县,大破了李应留在当地的少量守兵。
倒不是纪灵战斗力爆棚,或者西凉军孱弱,实在是兵力人数对比差距太大了,西凉军只有几个县尉、曲军侯级别规模的小部队抵抗,当然扛不住纪灵的两万人了。
败兵飞马急报,当天晚上就把败信传回长安,满城皆惊。
别说是李家人了,连满朝公卿都觉得意外,因为他们一直觉得袁术就是个捞便宜没远见的家伙,也不重视救驾,怎么突然就变得正义了呢?
当然,因此而对袁家人态度改观、觉得袁术值得期待、“不愧是四世三公忠义”的朝臣也不少,好多人又开始期待成为袁门故吏了。
李应焦急地找来李儒,商议对策:“这下糟了,以天子性命胁迫勤王诸侯这一招,对付刘备还好使,对付袁术可完全没用了,谁不知道袁家人巴不得皇帝死呢!真要是走到了那一步,还不是咱枉做恶人、便宜了袁术狗贼!”
李儒也忧心忡忡地点头:“不简单啊,这次莫非是袁术得了什么新的谋士帮衬?突然有了大局观?眼下没有别的办法了,要么将军以子侄分兵死守蓝田,绝对不能让商洛的袁术军突破蓝田。要么调遣董承分兵再去守蓝田。关中的朝廷兵马,实在是太捉襟见肘了。
实在不行,西线渭河防线,留下王方死守郿县,让李别再从郿县守兵里分兵一半,回来救长安、堵蓝田吧。就算郿县兵力太空虚,被张飞攻破也没办法了。张飞要想到长安附近,也得二百六十里呢,郿县至少拖他十天,武功、槐里、细柳,每处拖张飞十天八天,威胁应该不如袁术紧迫。”
——
更晚了一个小时,不过是五千多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