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討論-1112、南域聯盟增援,地藏閻王發威鑒賞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这……
什么情况!
郑拓眼中满是不解的望着如此一幕。
他已经离开七阶阵法,但是在不远处,却仍旧有战斗发生。
没有错。
有王级强者出手战斗,互相搏杀,或者说,单方面的攻打他的帝中园。
帝中园此刻散发无尽威能,像是一枚巨大的黄金盾牌,保护着其中的九筒黑凤等人。
而在帝中园的周围,有一群他并不认知的王级强者,此刻正在出手,攻打帝中园。
这是什么情况?
此地不是妖族领地吗?
怎么会出现一群人族修仙者。
这群人族修仙者是怎么回事?
郑拓满心不解,并不多其中缘由。
“无面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有声音传来,郑拓立刻转头看去。
就在他不远处,银狐笑呵呵的望着他。
银狐又一尊道身前来,且这一次的来的道身,竟然是天王境。
这银狐作为妖皇殿的大管家,实力深不可测。
其竟然还有天王境道身。
望着那天王境道身,郑拓心中一动。
看来。
眼前的局面,便是这银狐搞得鬼。
“银狐前辈,这是作何?你不是说,这是你们妖族内部之事,怎么,这群人族,也加入了你们妖皇殿不成!”
郑拓有心询问,并未参与其中。
这种局面已经超乎他的理解范围,如果贸然加入战斗,回头怕是其中有什么厉害之处,会将自己置于死地。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1112、南域聯盟增援,地藏閻王發威看書
“你说他们吗?”
银狐看向那群人族王级。
“他们是南域联盟之人,而我妖皇殿,也是南域联盟之一,如今妖皇殿有难,我便是让他们过来帮帮我而已,既是联盟,互相帮助,理所应当。”
银狐说的轻巧,听在郑拓耳中,大有不同。
南域联盟?
这个他倒是有略有耳闻。
在他闭关炼制傀儡的这三年这种。
东域的格局不断发生着改变。
其中,改变最大的,莫过于那原本长生一族所在的地盘。
那地盘如今相当混乱。
其中包括南域,北域,西域,灵海……几乎所有地域的修仙者,皆有涉猎。
那简直简直就是一锅乱炖。
大家各自占山为王,谁抢到手就是谁的。
然后那里无法无天,拳头才是唯一的真理。
如今。
那里已经不是长生一族的地盘,那里被称为混乱大陆。
在这混乱大陆之上,各种战斗,每天都在发生。
就在这种背景之下,南域之人足够聪明,他们组成了南域联盟,整个人南域之中的各大势力拧成一股绳,开始清缴其他地方的修仙者。
三年下来,这混乱大陆又改了一个名字,被称为小南域。
就是因为如今那里已经是南域联盟的地盘,所以被称为小南域。
这银狐说,妖皇殿也是南域联盟的一份子,看来此事不假。
这南域,不愧是大域。
姜家,秦家,小南域,妖皇殿,这东域一半的势力范围,皆与这南域有关。
看来。
这南域的野性不小,想要占据整个东域,将这里据为己有啊!
郑拓心中想着,望向这围攻帝中园的数十位王级强者。
“无面小子,你今日便已是绝唱,谁来都救不了你。”
贪狼有道身被斩,此刻看到郑拓,当即厉喝出声杀来。
郑拓见此,心念一动,催动帝中园归来。
战斗暂且停止,南域联盟众人停手,看向郑拓所在。
“无面,好久不见啊!”
说话者似乎认识郑拓,郑拓抬眼看去,顿时心中一动。
这说话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段家的段红与段崖。
当初郑拓刚刚离开东域,便是遇到这段家之人,顺手干掉,后面还惹来好一阵麻烦。
“真是好久不见,看来,两位的实力接近回复了啊!”
郑拓倒是显得十分轻松。
九筒黑凤等有帝中园保护,并未受伤,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只要没有受伤就行。
“哼!无面小子,当日你用计谋将我等坑害,今日,你我正面厮杀,看我斩不斩你。”
段崖脾气很暴躁。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12、南域聯盟增援,地藏閻王發威看書
经过上次事件,他段家的名声一落千丈,他段崖段红与三峰三者更是被人嘲笑。
如今。
他们来到东域,就是要与这无面对决,将其干掉,以解心头之恨,为自己证明。
这种想法很好,同时也很差。
“明白明白明白……”
郑拓点头,表示我都明白。
“无面,你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准备受死吧。”
又有人叫嚷出声,郑拓定眼看去,顿时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你又是谁?”
郑拓不解,询问出声。
“我乃是黄河门的江河,你我在玄灵城上有过交手。”
江河声音很大,表示你我有过交手,算是速度。
“哦……忘记了!”
郑拓的回应让江河吐血。
这个混蛋,竟然王级了自己的存在,自己可是堂堂王级强者,这货竟然不记得自己。
郑拓目光扫过在场数位王级。
王级足足二十位,但是高手很少,只有一位天王境。
十五位小王境,四位大王境,一位天王境。
算是银狐与鲍黑仙,共二十位位王级强者,三位天王境。
而自己一方。
十殿阎王,九筒,黑凤,啸月狼王,云月狼王,豺王,加上自己。
共十六位王级强者。
其中。
十殿阎王,九筒,黑凤,自己,皆是小王境。
而啸月狼王,云月狼王,豺王,皆是大王境。
这般看,不仅仅是数量相差众多,实力上也是相差众多。
如果真打起来,自己一方定然是会吃亏的。
他心中想着,准备随时跑路。
这种战斗能不打最好不要打。
好汉不吃眼前亏,如今这是战争,不是单纯的战斗。
既然是战争,就不要讲什么江湖道义,如果你讲,那分分钟被干掉啊。
“看来,今日到聚集了我不少的仇家啊!”
郑拓这般说着,还真是看到了几个熟人。
这几个家伙,皆被自己斩杀过道身,吸收过力量加持己身。
看来这几个家伙是故意前来,就是为了寻找自己麻烦。
“无面,废话少说,拿命来!”
段崖已经忍无可忍,直接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手中一动,便是打出一道小火球。
小火球看上去没有任何杀伤力,但在触碰到段崖之后。
轰隆隆……
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震动这片虚空。
但是。
这里虚空稳固,竟然无恙,没有任何别破坏的迹象。
郑拓见此,心中一动,遭了,此地也有阵法笼罩。
“呵呵呵……”
银狐的笑容多有几分猥琐。
“无面小友,你的手段,我已知晓,以及之道还施彼身,这种感觉如何。”
银狐笑呵呵的说道。
他已经提前在这里不下更加,威力的更加,数量更多的七阶顶级阵法。
就算这无面能够破除一座两座,也没有关系。
因为在其破除之前,就已经会被自己斩杀。
面对这种局面,郑拓皱眉,看上去形式对自己一方颇为不利啊!
“各位,不要犹豫,直接动手,这无面诡计多端,不能给他任何考虑的空间。”
银狐老辣非常,知道该如何针对郑拓。
郑拓听闻次哈,脑中急速思考,该如何离开此地。
但在这之前,他身形一动,进入到了帝中园之中。
“想走,定!”
银狐出手,依靠七阶顶级阵法的强大,硬生生定住了了此刻的郑拓。
看到此刻周围空间被定住,郑拓倒是没有多少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在着急也是无用的。
他催动帝中园,将所有人保护其中。
幸亏这帝中园的防御力堪称顶级,面对各种力量的轰杀,虽然在震动之中,但完全能够承受得住,不至于此刻被直接打破。
“无面老大,怎么办!”
马王询问,心里怕怕的。
这是王级强者的战斗,他们几个出窍期根本插不上手。
这种无法掌控一切的感觉对他来说很差,简直让人崩溃。
“不用担心,这群家伙想进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黑凤看向攻击此地的家伙们。
“南域的家伙就是这般阴险,上次我不就是拿了一块灵铁,便是追杀我半个南域,这群家伙,同气连枝,倒是非常喜欢合作。”
黑凤摇头,想起当初自己的手段,只能无奈摇头,对于这南域的家伙们没有什么好感。
针对于黑凤所言,场中的气氛多有缓和。
黑凤这家伙明明是去偷,去抢夺,却搞得好像他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我说,无面小子,怎么办,我感觉这帝中园防御不错,但猛虎也架不住群狼,这群家伙有点狠辣啊!”
黑凤这般说着,对于此刻的局面,着实有些无语。
此刻。
郑拓脑中急速思考对策。
如今这种局面,的确是死路一条。
不过在这种局面之下,郑拓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这办法,恐怕比此刻所遇到的局面更加危险。
“实际上,办法倒是有,只是这办法,恐怕会非常危险一些。”
郑拓平稳开口,这般说道。
“什么办法,难道比此刻还要凶险不成。”
众人看着外围凶神恶煞的一群家伙,这般表示说道。
“没有错,我的计划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你我走黑虚空,离开此地。”
郑拓说出自己的计划!
这……
众人一时间无语,不知该说些什么。
黑虚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片匪夷所思之地。
那是想浩瀚无垠的宇宙一样,无论你是多麽强大的修仙者,就算是半仙,也会在其中彻底迷失方向,从未让自己被困在黑虚空之中,直到自己的消亡。
这种事自古以来,便是多有发生。
人们相信。
在这黑虚空之中,蕴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甚至有人说,在这黑虚空之中,埋葬有成仙的秘密,得到他,凡人亦能白日飞升。
如今郑拓说。
他们要走黑虚空离开,这其中的危险,怕是真比此刻危险数倍不止。
要知道。
此刻与人对决,拼死一战,或许还有机会离开。
但是走黑虚空,大概率会迷失其中。
“无面,走黑虚空,你确定?”
众人皆是不解,有询问之意。
“黑虚空的确不好走,但是只要有坐标,有星图,便是能够按照星图前行,所以,也不是不可以。”
九筒这般说,听上去很有道理。
众人皆看向郑拓,询问其是否有星图的样子。
郑拓见此,开口道:“星图这种东西,我有是有,就是不知道如今好不好用,毕竟,我已经好久没有用过了。”
这便是郑拓最担心的地方。
星图这种东西很复杂,其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地图。
星图这种东西如果出现任何一丝丝的差距,那便是生与死的差距。
他手中的确有一副星图,但是,这星图好不好用,他就不知道了。
对于这种事,众人的态度是保持沉默。
“各位,如今不是沉默的时候,摆在你我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拼死搏杀,与这群家伙玩命,或许有一线生机,在着便是走黑虚空,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郑拓作为主心骨,知道此刻是自己该说话的时候。
“无面小友,你怎么看!”
啸月狼王这般说道。
如今他与妻子,已经决定离开妖庭。
天下之大,一家人在一起,走到何处,何处便是家。
“要我说。”
郑拓抬眼,看向外围将他们包围的家伙们。
“要我说,你我先死战一番,如果打不过,便躲进这帝中园内,如果你我最后落败,我有能够力劈开这片虚空,在走黑虚空这条路也不迟,各位,如何。”
这是郑拓能够想到最好的办法了。
众人听闻此话,皆有各自思量,不过最终还是同意郑拓所言。
先战斗。
如果凭借他们的手段,赢了对方,那他们便不用走黑虚空这条更危险的路。
如果输了,他们在走黑虚空,也不会留下遗憾不是。
众人既然决定,便是开始分配各自对决之人。
对方有十五位小王境强者,郑拓一方。
十殿阎王与九筒小白龙三条,十三人出手,对战这十五人。
其中。
小白龙与三条各自对上一位应该没有问题。
九筒一对二也没有问题。
剩下的全部交给十殿阎王,自然也没有问题。
小王境分配完毕。
大王境对方有四人。
郑拓一方。
豺王单独面对一尊不成问题,能够稳稳压制,甚至击杀。
因为豺王如今是本体,实力很强。
剩下的三尊交给啸月狼王与云月狼王,这夫妻二者的实力极强,且有双休功法,二对三,可以打不过,但也不会落败。
最后。
便是剩下三尊天王境强者。
郑拓这一方,仅仅只是剩下郑拓与黑凤。
“鲍黑仙交给我,我跟她熟,放心吧,我就能将其缠住的。”
黑凤跃跃欲试,看上去一副很积极的模样。
这货心里想的是什么,郑拓一清二楚。
鲍黑仙有问题,且问题很大,与鲍黑仙战斗,显然更加轻松,也没有什么危险。
且现在看。
怪不得这鲍黑仙性格呼突然转变。
其应该是知道有人支援过来,所以突然与自己玩命搏杀,看样子,其还没有做出决定,起码现在不能。
郑拓没有回应黑凤,算是答应让其去纠缠鲍黑仙。
那仅剩下的银狐与那不知名的天王境强者,便是交给了他。
郑拓稍有疼痛。
一位天王境强者,他有信心纠缠,但是两尊,这个问题可是变得十分复杂了。
自己的实力如果有大王境,他不介意一对二,与对方纠缠。
但是自己如今的实力只有小王境,一对二,明年吃亏,没得啊!
郑拓心中想着。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得不牺牲一下。
“各位,事不宜迟,快些动手,这银狐很聪明,手段很多,你我快些动手,省的接下来其又有何手段,将你我围困。”
郑拓一声两下,瞬间当即离开帝中园,杀向各自对手。
“你们竟然敢出来送死,动手。”
段崖杀气腾腾,望着郑拓,欲要与郑拓一战。
但是郑拓却懒得理会他。
郑拓身形一动,来到那心来的天王境强者面前。
这天王境强者他从来没有见过,但这家伙的气息,为何如此熟悉。
这是……杀气?
此人身上,竟然有杀气存在。
“你是赵家之人?”
郑拓不解,询问出声。
“无面道友好眼力,没有错,我便是赵家之人。”
男子开口,主动承认。
“你还真是赵家之人?”
郑拓心中一动。
没想到,这赵家竟然还有后手,家族之中,竟还有一位天王境存在。
“无面,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你,你如实回答,我或许不会对你动手。”
赵田这般说道。
他心中有很多疑问,需要解开。
郑拓心中一动,对方既然是赵家人之,那问题,自然便是询问赵家祖地之事。
看来。
这赵家之人,并不知道赵家祖地发生了什么。
“赵田,你什么意思?”
银狐此刻出声,面色看上去不太好看。
“你我是南域联盟,你赵家也是联盟之一,刚刚你所言是什么意思。”
如今这银狐道身的实力很强,但这脾气,却是比刚刚的小王境暴躁许多。
“我的意思,便是话语中的意思。”
赵田对银狐没有任何好脸色。
“银狐,你要知道,我赵家人行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哼!赵田,我早就知道你有二心,你竟然敢背叛南域联盟。”
银狐不爽。
他对这赵田,早就看不惯。
赵家之人,太过一意孤行,不听意见。
与这种存在组成联盟,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银狐,少给我扣帽子,玩你那一套没有用的权术。此时此刻此地,你难道一位众人是来帮你的,可笑,真是可笑,我等只是与这无面我仇怨,所以过来帮忙,不然,你这妖皇殿的私事,我等才懒得插手。”
赵田嘲讽似的这般说道。
听在耳中,让银狐面色难看。
“银狐,记住,你在我赵田眼中什么都不是,你还没有资格命令我。”
很显然。
银狐在这里说了不算。
这个联盟,也没有想象中的坚固。
郑拓见此,当即开口道:“超前辈请问,如果晚辈知道,定然不会隐瞒其中真相。”
真是没想到。
原本以为必死的局面,会出现如此转机。
世间之事,就是如此奇妙,有趣有趣,真是有趣啊。
郑拓心中这般想到。
“无面小子,我问你,在赵家祖地,究竟发生了什么。”
赵田的问题在郑拓预料之中。
赵家祖地之事,知道者并不多,甚至非常封闭。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在东域祖地,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必然会有人前往查看。
信息的暴露,在郑拓预料之中。
“前辈……”
郑拓没有过多隐瞒,将赵家祖地之事,传音,告知了赵田。
赵田听在耳中,眉头紧皱,脸上露出纠结的模样。
“你所言皆是真的!”
赵田有些不相信。
他心目中的赵家,怎么回事这个样子。
“赵田前辈如果不相信,可以去询问赵疯子,赵疯子当日也在场的,其应该知道一些缘由。”
郑拓这般说道。
按理说。
这赵田不应该是找赵疯子询问,怎么跟自己这询问,这很奇怪啊!
“赵疯子不知道去了何处,如今不在东域,回头,我自会向他询问。”
赵田点头,这般说道。
“不管如何,你既然是大长老的传人,我便不会为难你,但你毕竟与赵家有些恩怨,所以今日,我也不会帮你,无面小子,你是个大财,我相信大长老的眼光。”
赵田这家伙倒是挺明白事理的,这让郑拓对其刮目相看。
看来。
这赵田被留在赵家,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相信赵家家主应该已经想到。
如果他们团灭在赵家祖地,那这赵家有赵田在,必然仍旧是大族。
起码。
有这样的天王境强者罩着,赵家之人不会被欺负,也没有人敢来报复。
明明是修行杀气,没有任何感情的家族。
却是早最关键的时刻,对家族之人如此厚爱。
修仙界,还真是奇妙的地方啊!
“银狐,打开阵法,我要离去。”
赵田很直接,做事雷厉风行,有家主风范。
“赵田,你……”
银狐被赵田气的浑身发抖。
“赵田,你什么意思,我邀请你来是帮忙的,不是让你询问问题的,你如果想要询问问题,为何不早说,我会让联盟派其他天王境强者前来,要你作何。”
银狐有种吃到死苍蝇的感觉。
没什么,就是恶心。
这个赵田真是让他无语。
我要你来是帮我战斗的,不是让你询问问题的。
你这可好,问了一个问题,转身就走,这是做什么,玩我吗?
“银狐,我说过,我赵家人做事,不需要向你解释,你也没有资格指挥我,打开阵法,我要离开。”
赵田是真的不鸟这个银狐。
同为天王境强者,在这东域,他无惧这银狐多少。
就算是在南域,他赵家也从来没有怕过这妖皇殿。
小小妖皇殿,还想指挥我,真是可笑。
“赵田!”
银狐杀意涌动,望着赵田。
这个家伙,真的让他很生气。
他想出手,干掉这个家伙。
因为他知道,如今的赵家,已经不是曾经的赵家。
曾经的赵家高手如云,在南域的确不好招惹。
但是如今的赵家,已经不是当的赵家。
但是。
这笔记是赵家啊!
这是一群疯子,他们修行杀气,实力强大。
算了。
银狐一声叹息。
如今也是没有人使用。
妖皇殿的支援暂且过不来,诺大的东域,只有这南域联盟能够派人前来支援。
今日他必须干掉九筒,绝对不能让他九筒逃离此地。
不然。
王级的九筒对整个妖族来说,都是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田,你要如何才肯帮忙。”
银狐放下身段,这般说道。
此时此刻,他需要赵田这位天王境强者的帮忙。
为了妖皇殿,为了自己的未来,他忍一忍,倒也无妨。
“没有任何理由,你刚刚没有听到我所言吗?”
赵田的脾气是相当臭,一点也不惯着银狐。
“赵田,这无面的身上有先天灵宝鲲鹏翼,还有那哭笑面具也是至宝,更重要的是,其身上有天碑古法,天碑古法能够镇压地狱之们,你们赵家,不是一直都在找地狱之门吗?”
银狐知道很多信息。
这修仙界说小就是这么小,任何的信息,都逃不过这些大势力的耳目。
银狐并未靠近赵家祖地,却是知道所有关于赵家祖地的信息。
听闻此话,赵田不由转头,看向郑拓所在。
郑拓心中一动。
“赵田前辈,刚刚你我说好的,我说实话,你就不动手,咱可不能跟这银狐学习,这家伙阴险狡诈,无恶不作,赵家人,修行杀气,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
郑拓也是放低身段。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高傲,让这赵田对自己出手。
如果自己被这赵田与银狐围攻,那后果不堪设想,自己会被分分钟碾压。
“呵呵呵……”
赵田望着郑拓突然露出笑容。
“传言之中,你无面小子不仅仅实力强大,更是鬼精鬼精,如今看,果然如此,我会在天王境等着你,待得你达到天王境,我本体会亲自与你挑战,到时候,让我看看,你这位传奇,究竟有多麽传奇。”
赵田这个人的身上,的确有一种家主的气度。
赵家这也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相信这赵家,在未来的大世之中,必然会迅速崛起。
“银狐,开门,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赵田对郑拓笑脸相迎,但是对这银狐,却是十分冷淡,甚至没有任何好脸色。
银狐见此。
顿时被气的周身颤抖。
这个赵田,真是让他无从下手。
软硬不吃,简直让人无语。
没有办法。
他只能打开门户,放走赵田。
他不放走赵田,怕是这家伙半路反叛,回头跟着无面一伙攻打自己,那真是得不偿失。
赵田的离开,让郑拓长出一口气。
虽然危机仍旧存在,但起码走了一位天王境。
仅剩的银狐虽然也很危险,起码比两位天王境一起出手安全一些才是。
“无面小子,好手段啊!”
放走赵田,银狐转头,看向郑拓。
这个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遇到这种事。
“哈哈哈……银狐前辈过奖,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算不得什么手段。”
郑拓打着哈哈,他并不着急动手。
从局面上来看,在赵田离开之后,他们一方竟然占据优势。
他手下傀儡十殿阎王配合九筒三条与小白龙,与那十五位小王境强者打的游刃有余,看上去相当激烈,已经有受伤出现。
而豺王,啸月狼王,云月狼王,三者对战四位大王境,同样不落下风。
甚至。
豺王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已经将对方压制,眼看随时可能将对方干掉。
豺王是关键。
其如今是本体,实力相当强横。
而他的对手是道身,小小道身,岂能是他的对手。
甚至。
就算对方本体前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
豺王是关键,其干掉自己的对手,那他与啸月狼王云月狼王便是三打三。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仍旧占据绝对优势。
这般,便是撕开一个口子,让整个战局的天平,倒向郑拓一方。
最后的最后,便是黑凤与鲍黑仙的对决。
这种对决已经没有任何叙述的必要,因为二者的对决,完全是单方面的暴打。
黑凤这货仗着皮糙肉厚,被打的嗷嗷乱叫,整个人上蹿下跳。
而鲍黑仙与刚刚一样,她在划水,疯狂的划水,看上去也挺出力,但就是不出工。
如此局面,郑拓一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优势。
“哼,一群不中用的家伙。”
银狐心中咒骂出声。
这群家伙虽然很勇猛,但实力与他们妖皇殿的王级相差太多。
那无面的王级傀儡战斗力相当一般,并不有真正的王级威势。
还有那三条与小白龙,两个出窍期而已,竟然在这种战斗之中游刃有余,看上去一副很强横的样子。
可如他所言,他没有办法。
原本妖皇殿的王级,全部被镇压。
如今妖皇殿的王级强者正在赶来的路上,但这需要时间。
他如今,只能用这群南域联盟的家伙,算了算了,辏合用吧。
银狐心中想着,当即催动七阶顶级大阵。
嗡!
这七阶顶级大阵被催动,顿时爆发出了难以理解的力量。
这力量镇压而下,笼罩整个战场,所有战斗。
顿时。
郑拓一方众人受到阻碍,他们感觉宛若有一座大山降临,将他们镇压。
他们的实力受到巨大阻碍,没有了刚刚的强横。
反观南域联盟一方,这群家伙一个个被七阶顶级阵法加持,实力得到大幅度增强。
一个个刚刚还被压制,此刻生龙活虎,竟然开始反抗,压着郑拓一方众人殴打。
这种局面的出现,郑拓应该早就想到。
他对七阶顶级阵法的理解,这种手段,不过是非常平常的手段而已。
但就是这种非常平常的手段,却是拥有着极为不错的效果。
在这种效果之下,他这一方的众人开始受伤,甚至有生命危险出现。
见此,郑拓二话不说。
催动天碑古法,有至尊天碑出现,镇压想银狐所在。
银狐掌控整个阵法,只要对其有所干扰,让其无法针对周围日进行加持,那便是帮到了所有人。
但这银狐狡猾的很。
其身形一动,闪躲开至尊天碑的镇压。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112、南域聯盟增援,地藏閻王發威展示
实力明明比郑拓强,却是根本不与郑拓正面厮杀。
“无面小子,我知道你很强,能够斩杀九头狮王,我相信你也能够斩杀我,所以,想要与我对战,不要做梦了,我是不会与你对决的。”
银狐倒是耿直,这般说道,将自己隐藏在阵法之中。
望着如此一幕,郑拓心中满是古怪。
原来有力使不出是这种感觉啊!
怪不得平日里自己用阵法困人时,对方都会暴跳如雷,特别是姜家那群王级强者。
一个个跟疯子一样跟自己叫嚣,要自己有本事正面厮杀。
原来有力量无法使出是这种感觉。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郑拓今日算是明白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不过。
对于,他可不是没有准备。
心念一动,催动哭笑面具。
哭笑面具顿时有诡异的光芒出现。
他这哭笑面具的能能力很特殊,此刻被催动,郑拓只感觉自己眼中的世界已经改变。
“破红尘!”
郑拓低语,催动法门。
顿时他看到了那隐藏在阵法之中的银狐。
没有犹豫,直接出手,对其进行轰杀。
刷!
弑仙飞剑杀出,化为一道光,冲向银狐。
“咦!你竟然能够找到我!”
银狐惊讶,但是并未与郑拓正面厮杀。
他见过这弑仙飞剑,曾瞬间斩掉九头狮王的头颅。
可以说。
这弑仙飞剑是非常厉害的神通。
他身形一动,闪躲开弑仙飞剑的攻击,整个人继续隐藏在七阶顶级阵法之中。
“无用的,无用的,无用的,无面,你这般的攻击对我是无用的,在我的地盘,你们都要葬在这里。”
如银狐所言。
此时此刻。
场面已经出现扭转,原本占据优势的郑拓一方,此刻被压制的非常厉害。
眼看最先支撑不住的便是三条与小白龙。
二者实力最弱,此刻面对加持后的小王境道身,已经出现难以支撑的现象。
相信在这种情况下,用不了多久,他们便会被彻底击败。
郑拓见此,没有紧皱。
不管如何,此刻绝对不能出事。
“十殿阎王!”
郑拓当即厉喝出声。
顿时。
精彩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1112、南域聯盟增援,地藏閻王發威鑒賞
那正在厮杀的十殿阎王全部后退。
然后。
在一阵熟悉的声音之中,十殿阎王竟然合体,化为一尊巨人,出现场中。
“地藏阎王!”
郑拓低语,望着那高大的巨型傀儡。
这是十殿阎王的杀招之一,类似年兽般的存在。
但这十殿阎王,如今显然是比年兽更加强横的存在。
十殿阎王合体,化为地藏阎王,实力更是暴涨到了天王境的程度。
此刻地藏阎王出手,猛然轰出一拳。
虚空震动,似要出现龟裂。
强横无比的力量肆虐天地,轰向自己面前的十五位小王境强者。
这十五位小王境强者见此,当即吓的各自逃窜,不敢硬刚。
但就是如此,仍旧有数为被波及,甚至其中一位被当场打爆肉身,当场陨落。
地藏阎王,实力恐怖如斯。
“靠!无面小子,有这好东西你不一开始就拿出来。”
黑凤此刻叫嚷出声,虽然他被揍的鼻青脸肿,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观看场中局势。
郑拓没有理会黑凤。
而是给予地藏阎王命令,干掉所有小王境。
地藏阎王收到领命,当即出手,以他那巨大的身形,杀向剩余所有小王境强者。
这地藏阎王是郑拓的底牌之一,这种状态下,能够让他的王级傀儡战斗力暴涨。
但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无法持续太久。
所以。
这也是他为何没有一开始就使用的原因。
使用这地藏阎王之后,所有傀儡都会进入虚弱状态,没有个把月是根本无法回复的。
所以这是绝招,必须要有作用的绝招。
“无面小子,你的手段,还真够多啊!”
银狐见此,当即催动阵法,试图影响那巨大的地藏冥王。
他很清楚,这种组合类提升实力的傀儡,必然是不会长久的。
如果能够长久,这无面早就拿出来使用,还用等待这个危机的时刻。
其出手,试图影响地藏阎王。
“银狐前辈,你的对手是我,怎么可以分心呢。”
郑拓催动十方世界,将银狐笼罩其中。
顿时。
银狐有被影响,甚至有一瞬间被切断了与自己阵法的联系。
“小子,你的手段施展第一次我或许会上当,但是第二次,你觉得我会上当吗?”
银狐想到这里,便是感觉十分受伤。
自己堂堂妖皇殿大管家,竟然被那种小伎俩欺骗,真是不堪啊!
不过。
他此刻所在领域之中,的确有受到影响。
对于自身阵法的把控,稍稍差了一些。
这个无面,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啊!
银狐说着,眼中有光闪烁。
既然如此。
那就率先干掉这个无面。
干掉无面,整个局面,都将在自己的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