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07章 江湖越老,膽子越小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陇州,秦襄公在此建都,号称西出长安第一关也在这里。
陇州水多,林地多。
有山有水,有森林,这堪称是风水宝地吧?
可却成了劫掠的好地方。
三个大汉从三个方向逼过来,唯一的方向是通往小溪。
李敬业吭哧吭哧的啃着,然后打个嗝,“滚吧。”
身后逼近的大汉冷冷的道:“这里是陇州,弄死一个人,随意丢在外面,第二日就只剩下了一些零散骨头……想死,耶耶成全你!”
另一人笑道:“耶耶……”
李敬业起身,手中的腿骨扔了出来,笑着的那人被砸了个满脸开花……竟然晕了。
李敬业拔刀,好整以暇的问道:“杀多少人了?”
竟然是个彪悍的……剩下的两个大汉面色凝重。
“杀了无数!”
“那就该死!”
横刀舞动。
夕阳偶尔从枝叶缝隙中透过,映照在横刀上。
刀光闪烁。
一抹夕阳映照在一个大汉的脸上,全是惶然。
鲜血飙射,李敬业大步而来。
贾平安经常给他灌输些事儿,比如说别欺负普通人,有本事你就去欺负那些权贵,去欺负那些凶悍的。
兄长说的真不错,欺负这些人果然能让我心情大好。
剩下的大汉跪下,“好汉饶命。”
李敬业指着那个被砸晕的大汉,“去,绑了他。”
大汉老老实实地把同伴绑住了,李敬业再把他绑住,准备明日丢到山外去,被人看到后自然有人报官。
晚上他睡的很香。
那个被绑在树上的大汉听着鼾声稳定,就悄然脱鞋,随后缓缓把脚丫举到头顶上,不知怎么弄的,竟然把发簪拔了下来。
他反转自己的脚,随即握住了发簪。
半个时辰后,大汉挣扎了出来。
他活动着双手,悄然走向李敬业。
横刀和他们的刀都被李敬业抱在怀里,大汉左看右看,狠心举起右拳。
鼾声突然停住了。
大汉看着李敬业那超级宽厚的身板……
一拳打不死怎么办?
……
第二日,李敬业在鸟鸣声中醒来。
他活动了一下身体,觉得浑身精力弥漫。
又是精神抖擞的一天。
李敬业闭上眼睛,听着森林中的各种动静。
咦!
他猛地弹起来,回身一看……
两个被绑着的大汉呢?
树下连绳子都没了。
死去的那个大汉……估摸着被野兽拖走了。
人呢?
李敬业浑身发毛。
他左右看看,一只鸟儿在枝头歌唱,精神抖擞。
“我的包袱呢?”
兵器被他抱着,所以还在。
可包袱呢?
包袱里有钱,有一切。
现在……
连特娘的马都没了。
连特娘的另外一只云豹腿也不见了,那是他准备的早饭啊!
他发狂去追,可最后一无所获。
没了钱,他什么都买不到。
但我能坚持。
李敬业就觉得不妥当。
没有盐他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
他寻了个村子。
这个村子人不多,但依旧有村正。
“哪的?”
李敬业饿的厉害,就带着横刀和弓箭,狼狈的道:“长安出来的,在山里遇到了劫匪,马和钱财被抢走了……”
村正用那种你拿我当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贼人何在?”
“被我杀了一个,剩下的两个跑了。”
这人怕不是有问题吧。
村正使个眼色,几个大汉缓缓逼近。
一个女人背着背篓从外面回来,见到李敬业就诧异的道:“这么强壮的大汉!”
李敬业回身,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报官他不怕,但被抓回长安的难堪他受不了。
他想到了兄长的话。
女人喜欢嘴甜的。
“阿姐!”
女子的脸黑了。
错了。
兄长说女人喜欢装嫩。
“阿妹。”
女子转怒为喜,对坊正说道:“二郎,这人看着憨实,要不我先收留了他。”
李敬业一看就是个憨直的人,但他带着横刀和弓箭啊!
村正姚二郎近前,“姑母,此人凶悍。”
女子叫做姚五娘,寡居了几年,虽然年岁不大,可架不住辈分高啊!连姚二郎都是他的侄子辈的。
“凶悍个屁!”
姚五娘叉腰喝道:“老娘当年敢杀狼!”
姚二郎苦笑,“姑母,他杀过人呢!”
“谁看到了?”
寡居之后按理该被官配,可姚五娘在村里地位高,谁敢给她强配?
姚五娘问道:“你叫什么?”
我该说自己叫做什么?
说本名会被怀疑,随后被弄回长安。
李敬业暗自下定决心:我不会向阿翁低头,死也不低头!
那我叫做什么?
“我叫贾平安。”
这个名字应当没人怀疑了吧?
“贾平安,这个名字不好,假。”
姚五娘招手,“跟着我来,有吃的。”
姚五娘是寡妇,这个季节地里的活多。李敬业被赶着忙碌了好几日。
“力气大,大的吓人。”
姚五娘眼波流转,仿佛要滴出水来。
男人,力气大了才好啊!下地能干活,晚上……
“老实的不行。”
李敬业吃的多,但架不住做的也多啊!
晚上他自己一个房间,睡得鼾声大作。
半夜,有人敲门。
李敬业瓮声瓮气的道:“谁?”
“我!”
姚五娘的声音听着有些荡漾。
这等小年轻还不是手到擒来。
她穿的比较少,半夜时分依旧有些冷。
“干啥?”
老娘想……
姚五娘怒了。
“你先开门。”
李敬业开门,一团火就扑进了怀里。
甩屁股?
李敬业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个,然后把姚五娘推了出去,把门关上。
第二日,他的待遇就变了。
吃的比狗差,干的比牛累。
“吃吃吃!再吃就报官!”
李敬业躺在床上,觉得自己该走了。
但是没钱啊!
这一路去西域太远了,靠打猎不可能坚持到地头。
但不走……
不走更膈应。
姚五娘不是他的菜,否则也能甩个屁股。
做人,要有原则!
连续干了几日,姚五娘家中的活儿竟然干完了。
“村里有磨子,去,把麦磨了。”
磨房在村子的西边,李敬业背着麦子过去。
一行人路过村口。
“买些干粮再走,等等……”
贾平安目光呆滞。
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他带着人沿着山路到了这里,本想直接去关口,可没想到……
那个身板太熟悉了。
竟然在这里干活。
贾平安下马,悄然跟在后面。
“谁?”
姚二郎带着人来了。
贾平安径直过去。
姚二郎刚想发飙,包东冷冷的道:“官人办事。”
姚二郎打个寒颤。
贾平安悄然跟在了李敬业的身后。
“那人……他跟着贾平安作甚?”
“他叫什么?”包东一脸懵逼。
姚二郎说道:“他说自家叫做贾平安。”
坑爹!
包东的脸黑了。
到了磨房,李敬业拉磨,姚五娘放麦子。
姚五娘黑着脸,“晚上开着门。”
李敬业坚定的摇头,“不开。”
不是自己的菜,甩屁股都没劲。
姚五娘冷笑,“我知晓你杀了人。你从长安逃出来,可你没有过所,天下之大,哪里是你的容身之地?你不从了我,回头就报官!”
李敬业木然,“我和你甩屁股……家里不会同意我娶你,所以你死心吧。”
姚五娘冷笑,“你家多有钱?竟然这般倨傲!不是我吹嘘,我家中不但有田地,磨房也是我家的,每年凭着磨房就能挣不少钱。”
“我家很有钱。”
李敬业推着磨,觉得姚五娘想太多了。
但我该怎么办?
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没有动摇去西域的决心。
“你家能有多少钱?”姚五娘骂道:“回头让你看看我存的钱,只要你从了我,回头你就能在这里安家,从此无需担心被抓……”
那我不如回长安!
李敬业压根不想搭理这个女人。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07章 江湖越老,膽子越小展示
“说!从不从?”
姚五娘威胁道:“不说就报官!”
李敬业叹息一声,“又该走了。”
这几日他偷了些盐,不,是自己干活换来的。
凭着这些食盐,他能坚持几百里地,随后再想办法弄钱。
就这样了。
“咳咳!”
熟悉的声音让李敬业身体一松。
“那个……大姐,你年岁大了些,老牛吃嫩草不好。”
姚五娘怒,回身见是个陌生的男子,就尖叫道:“哪里来的野人!二郎!二郎!”
姚二郎蹲在边上,一脸苦笑,“姑母,动不得。”
“为何动不得?”
姚五娘大怒,“他是哪门子神仙?”
贾平安走进磨房,“你说你干啥不好,偏生要离家出走。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吧,竟然在这里干苦力……看看,灰头土脸,面黄肌瘦。”
“兄长。”
李敬业灰心了。
他专门挑隐蔽的路线走,没想到还是被找到了。
“跟我回去!”
贾平安回身,姚五娘问道:“他不是凶徒?”
“不是。”
贾平安摇头。
姚五娘冲了进去。
“你骗我!”
“你在我家吃住好几日,怎么赔?”
贾平安无语。
晚些李敬业出来,神色木然。
“他不能走!”
姚五娘追出来,拉着贾平安说道:“他吃了我的粮食,住了我的床,他就是我男人!谁都不能带走他!”
这女人颇为豪迈,但……
“他不是你的男人,你若是继续纠缠,只会给你带来灾祸。”
姚五娘哪里会信,“他为何不是我的男人?他没了家……”
“他有家。”
这娃的家在长安,顶级豪门。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607章 江湖越老,膽子越小讀書
“你……那他不想走呢?”
“他必须走。”贾平安觉得这个女人喜欢上了李敬业就是个悲剧,“他对于你而言就是个悲剧,忘掉他,对你只有好处。”
女子看着他们出去,突然喊道:“贾平安,若是你想来,下次直接来,我等你!”
贾平安的脸黑了。
“兄长……”
李敬业赧然道:“当时就想着这个名字顺口。”
“你特娘的……若是被人抓了,回头一报名,我的名声臭大街都不够!”
贾平安咬牙切齿的,“回长安再收拾你!”
众人在城中寻了一个地方安顿,洗澡更衣,随后一顿饱饭。
李敬业喝的醺醺然,“兄长,为何阿翁就顾着自己的名声,不肯让我从军?”
这娃并不傻,只是不肯说出自己的猜测去伤祖父的心。
贾平安喝了一口酒,摆摆手,包东等人出去。
他看着李敬业,“那不只是什么名声。英国公乃是李卫公之后大唐的第一名将,他在军中威望太高,就算是此刻执掌尚书省依旧如此。祖父大唐第一名将,孙儿悍勇无比,你说说,这是什么意思?”
李敬业呆着……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贾平安抢过他手中的酒杯,“好好睡一觉,回头我来想办法。”
沮丧的李敬业眼前一亮,一把抓住贾平安的手,“兄长,你有办法?”
“松手!”
贾平安皱眉。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607章 江湖越老,膽子越小閲讀
“祖父的性子执拗,想定之事就不会反悔,所以我才跑出来。”李敬业有些伤感,“兄长,你有什么法子让祖父改变主意?”
“等着就是了。”
……
回到长安城时,一切如常。
李敬业先去千牛卫请罪。
“二十杖!”
吴伟洪冷冷的道:“这是陛下的吩咐。”
贾平安此刻就在李勣那里。
“英国公,敬业天生就该征战沙场!”
“老夫知晓。”
李勣眸色温润,“敬业力大无穷,若是早二十年,便是能横行天下的无敌悍将,但……如今大唐稳固,除非老夫此刻死去,否则敬业不可从军。”
这是权谋!
贾平安抬头微微一笑,“英国公担心的是陛下的猜忌……”
“帝王的猜忌是本能,秦皇汉武无不如此。”
李勣沉声道:“你和敬业亲如兄弟,该劝劝他。”
“可此事已经成了敬业的心结!”
贾平安觉得该让老李发发愁。
李勣眼中的温润消散了。
任你再牛笔,面对这样的局面也得束手无策。
李勣突然一笑,“你看着胸有成竹,可是有了办法?”
“征辟!”
贾平安起身告辞。
李勣坐在那里发呆。
良久,他一拍案几,“老夫怎么就没想到呢?”
“来人。”
李勣难得兴奋的时候,令人把马槊弄来,当即耍了一段。
马槊的杆子忽直忽弯,扫击时声音雄浑。
“阿翁!”
二十杖下去,李敬业这娃屁事没有。
李勣没搭理他。
李敬业看着心痒,“阿翁,我陪你练练。”
马槊停住了。
边上的小吏赞道:“好马槊。”
李敬业说道:“阿翁,你是怕打不过我了吧?”
李勣的脸色平静。
“阿翁,其实……上次你说四十岁之后就常常力不从心……”
李勣看了小吏一眼。
大佬的秘密要被我听到了。
小吏转身就走。
他心痒难耐的出去,门外的官员摆手:“滚!”
英国公的八卦也是你能听的?
小吏悻悻然。
“滚!”
这是李勣的怒吼!
官员灰溜溜的也滚了。
砰砰砰砰砰砰!
“三代出一个名将就是神灵护佑,再出……老夫自然能善终,可你却多半只能横死!”
李勣一顿爆捶,此刻累的气喘吁吁的坐在台阶上。
李敬业就跪在台阶下面,低着头。
李勣反手捶捶腰,“老夫此生杀人太多。这该死的乱世,你不杀人,人就杀你。
当年乱世人如狗,翟让在老家附近作乱,劫掠杀人,无恶不作。老夫手中并无军队,只能加入了翟让军中,随后为他出谋划策,让他远离家乡……去祸害别处。
于是家乡得以安宁,但别处却因此而生灵涂炭,此老夫罪其一!”
“其二,隋军大将张须陀领军讨伐,翟让惶然想逃窜,是老夫劝阻了他,并领军击败张须陀……”
李勣目光苍凉,“前隋的崩塌老夫也有功劳,是善还是恶,老夫至今不知。”
“山东等地大水,百姓饿死无数,老夫建言夺取黎阳,开了粮仓招募勇士,救济百姓……这是老夫的赎罪。”
“随后乱世,老夫领军杀人无数……尸骸遍野!”
“看看那些名将,不管是武安君白起还是周勃周亚夫,杀人盈野,但下场凄凉。”李勣突然笑了,“杀人这般多,当有报应。你看看那些人……要么自身横死,要么子孙横死。老夫此生大概能善终。可老夫得了善终,老夫的儿孙……”
李敬业抬头,已然是泪流满面。
“阿翁,我错怪了你。”
李勣摸摸他的头顶,叹道:“老夫此生见过乱世,如今却是盛世,乱世人命不如狗,那些把人当猪狗杀的,看似风光,最终有几个能善终?”
“老夫不让你进军中任职,就是担心你的性子太过憨直。老夫在,还能护着你,老夫哪日不在了,你进退两难,弄不好老夫杀人的报应就在你的身上。”
“阿翁,我知道了。”
李敬业第一次发现祖父老了。
那脸上的皱纹,鬓角的白发……
“阿翁,我以后不惹你生气了,可好?”
“好!”李勣摸摸他的头顶,“小贾为你想到了个主意……”
“什么?”
李敬业马上眉飞色舞,“兄长路上就说有办法,却不肯告诉我。”
这个孙儿啊!
李勣莞尔,“老夫想过许多,却没想到小贾的法子。老夫问他为何,难道老夫年老愚钝了吗?他告诉老夫,不是年老,而是老夫阅历了太多的人事。阅历越多,忌惮越多,束手束脚,许多事压根就不会想到那些选择,哈哈哈哈!”
阅历在许多时候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能让你从容面对人生的起伏坎坷,另一方面也能使你做事瞻前顾后。
“什么法子?”
“将领领军出征,随行的幕僚能征辟。把选定的人报给陛下,若是无异议自然就能跟随出征。以文官之身出征,征伐归来能升官,却不沾染兵权,妙啊!哈哈哈哈!”
李敬业不禁欢喜大笑。
李勣看着他,欣慰的道:“小贾说,你这般憨直的性子做文官,就算是做到了宰相……帝王也不会猜忌你,好生做吧。”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