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火中物-第708章 多一秒相伴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郑峰问道。
“杀你。”
对方的回答言简意赅,听起来竟有几分恼羞成怒地暴跳如雷。
……
这时候,首先乱起来的,却是遥远的人类指挥部。
人类并不是畏惧眼前的骺族进化体。
真正造成混乱的,是郑峰小队的突然失联。
总参谋部的首席巡视员给唐天心打来投影通讯,想问问唐天心是否有什么预案。
人们都寻思,既然她接下了这事,那么以她过去的成就,不可能真就一抹两眼黑,就此让郑峰听天由命。
等待五秒后,唐天心的影像出现,场面却与参谋部猜想的截然不同。
唐天心的眼睛压根就没转向这边。
她正戴着战略指挥眼镜,脑链功率全开,不断对外发送着一条又一条新的指令。
参谋部巡视员读取了部分唐天心发出去的指令,实在忍不住出声问道:“唐将军,你……你不知道骺族星上的情况吗?”
原来,唐天心所发的命令都是针对的新近受她调遣的其他第三战线兵力。
她在骺族星上压根就没有任何操作,只发出去一条指令。
她让所有人都拖着骺族的改造,暗中收集资源(俗称捡垃圾,有什么捡什么)。核心思路则是继续围绕着欧青岚的移动工厂,所有人静观其变,等待时机。
唐天心闻言,稍微偏了下眼睛,深吸口气,语速极快的说道:“我负责的事情,你们不要过问。现在你们的首要任务,是打好正面战场。在我们这边出成果之前,务必不得被击溃战线!务必要在骺族进化体的冲击下保存住最精锐的战力!请你将我的话转告给安德烈元帅,让更多普通部队与智慧战械部队顶上前线。现在只有用牺牲来换取时间与空间。帝国千年发展积攒的雄厚实力,为的就是今日在云顶战区能用海量舰队与人力来堆积出战略纵深。”
巡视员先是一愣。
唐天心再度厉喝,“还不快去!”
巡视员浑身打了个激灵,赶紧将通讯频道切换给安德烈。
“唐将军怎么说的?”
巡视员将唐天心的话原样照搬。
安德烈皱眉沉吟,再时不时打量前方星图。
星图中,庞大的人类舰队已在云顶战区前方呈相对宽松的纵深以弧面阵型排开。
平均每隔0.01光年,便有一支人类联军舰队。
在长二十光年的云顶星域正面范围内,共计分布了多达两百万支大型舰队。
每支大型舰队由少则上亿艘,多则数十亿艘各型战舰组成。
3.2亿亿人口的人类中,除去尚未成熟的婴儿,以及少部分年迈普通人负责带领着远航舰尝试性地去往远处之外,共有2.7亿亿人来了云顶战区,或驻扎于舰队,或藏匿于亚空间空间站。
人类如今的兵力,再度将战争型文明穷兵黩武的风格宣扬到了极致。
如果敌人不是复眼者这个横贯室女座超星系团,发展了不知多少年的庞大文明,假如人类把这些军队都转化成生产力,完全调动起来,足以在万年内开发完整个银河系。
联军舰队中,人类担纲绝对主力。
其中有近70%无人舰队,还有近30%的载人舰队。
另外,人类多年辛苦耕耘的多元宇宙体系也收获颇丰,同盟奴族提供了占据总兵力大约15%的军队。
在众多人类舰队中,还有来自银河系各个反抗奴族的智慧生命根据各自的能力特长,出现在一个个能最大限度发挥种族特性的岗位上。
除极少部分尚未接触到的奴族之外,复眼者收集的所有银河内诞生的智慧生命,人类这边也有。
这一支庞大的多元宇宙联军,囊括了几乎所有银河系内这么多年里诞生的一切文明,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将这支人类舰队命名为银河之力。
在另一个概念上,这是数千亿银河系恒星用百亿年时间,积攒下来的全部战争潜力。
在人类战线的前方相隔仅仅一光年外,则是扎堆聚集在一起复眼者三大联合舰队。
与人类联军的数量与规模相比,复眼军队看起来处在绝对的下风,但此时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联合舰队的最前方,看似空无一物,但上过一次当的人类很清楚。
那边涌动的超高能级指数必定正来自骺族进化体。
果不其然,正在安德烈凝神思索,不断完善推演作战策略和规划时,一支前线舰队骤然失联了。
该舰队侧翼处负责侦查的快速舰即刻回禀情报。
当初封锁第一特战军的超大型空间冻结隔离屏障再度出现了。
这一次,被封住的不再是某一艘战舰,而是分散在数亿公里范围内整支舰队。
毫无疑问,骺族进化体的能力比上次遭遇时更强横了许多。
安德烈咬了咬牙,决定采纳唐天心的建议。
他开始进行大范围的调兵遣将,让大量能力平庸的次级舰队与无人舰队采用折跃姿态赶往骺族进化体突击的方位。
以他的本意,最好的选择其实是尽将无人舰队送过去。
但复眼者与骺族进化体必然会发现蹊跷,万一对方抛开眼前的目标,选择直插腹地,又或者如同当初打击第一特战军那般,定点冲击人类精锐,就麻烦了。
在找到克制办法之前,人类的损失只会更惨重。
所以,这虽然有些冷漠无情,甚至不公平,但在这种等级的战争中,必须有所牺牲,也必须有所权重。
在下达命令时,安德烈并未掩饰自己的考虑。
这些被调动的“炮灰”从上到下都很明白自己的定位。
安德烈心想,在命运公约印记的束缚之下,应该不会出现哗变吧。
但当第一支舰队抵达,拦住刚刚清扫完成战场,正欲转道他处的骺族进化体时,其中一名基层战士在临死前却这样吼出了一句。
“先哲曾说,历史虽由英雄书写,但小兵的血,便是史书上的墨。”
说完之后,这名基层战士默默赴死。
这句话却通过该舰队的内部频道扩散开来,再在整个人类舰队中反复回荡。
安德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基层战士的印记在他临死前碎裂了。
他甚至产生了幻觉。
这句话,先哲没说过。
他冒用了先哲的名字,说出了自己想表达的话。
或许,那名战士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卑微的自己在文明的历史中留下痕迹。
他做到了。
……
另一边,外面的战争已经激烈打响,但唐天心却选择了不管不问,只不断督促第三战线中的各个队伍尽快完全掌控各自的铁壁连锁阵星球。
部分人类特战员甚至已经混进复眼者开始对外派遣的增援部队中。
这些增援部队里的大部分都开往了云顶战区的方向,小部分则是遵照复眼者的命令去往骺族星。
在唐天心的视野下,有一张大网正缓缓笼罩向骺族星。
她虽然神情清冷,脑子里也保持着全神贯注的运算,但她的双足却下意识的抠紧了脚指,暴露出她此时也多少有些紧张。
她的潜意识里在催促,快点,快一点。
是的,她对骺族星真没任何安排。
她把一切交给了自己的直觉。
在意识到自己是谁,郑峰是谁的刹那,从小到大接触到的一切点点滴滴,看过的所有史料中的一切信息,都在她心中串联了起来。
她坚信先哲一定在暗中导引着一切。
包括骺族星,包括骺族进化体,甚至包括自己父亲的重伤与郑峰父母的阵亡,以及让郑峰等人出现在骺族星上的竞赛所谓的随机选择。
在宇宙中,不可能出现如此多的微妙的巧合。
一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暗中牵引着一切。
这股力量,在陈锋的“墓地”——鱼人尸骸星球以光速消失在宇宙中的瞬间,便必定已开始涌现。
总之,既然先哲做了这样的安排,那么事态的发展也注定会按照他划定的路线走下去。
所以一切外在的计划,都没有意义。
交给他了。
我也把自己交给他了!
唐天心深知先哲是个赌性很重的人,这就是一场豪赌。这一次,先哲陈锋把自己的命也押了进去。赢则通杀,输则满盘皆输。
……
骺族星地洞里,郑峰等人突遭异变之下,却也并不轻松。
郑峰被一个看不见的人叫破了不属于自己的名字。
直觉告诉他,正与自己沟通的不是骺族,甚至也不是复眼族,而是一切背后的始作俑者。
先哲也错了。
在所有故事中,先哲都以为他本人当初听到的声音来自复眼者。
郑峰此时正在否定一直以来先哲定下的“真理”。
他脚下的胶体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涌现。
为了防止被胶体彻底吞噬,郑峰与其他人一起启动人形装甲的反重力装置腾空而起。
同时,郑峰略有些萧瑟的说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们被识破了,动手吧。”
几乎瞬间,他身边的千名人类成员便与他同步暴起发难。
林布最为暴躁,已将动力拉升至最高,转身便往身边的骺族人形装甲轰去。
在这片狭小的空间内,双方眨眼间便悍然厮杀成了一团。
但也不知道这地洞的材质是何种构成,猛烈的炮火与装甲武器轰击其上,竟丝毫不见伤痕。
另一端,贝恩斯塔冲破数台装甲的阻挡来到郑峰身边,与跟在自己身后的光辉特战以及郑峰背后的飞虎队大声吩咐道:“掩护郑峰撤退!”
郑峰摇了摇头,“我们的装备是按照骺族的人形装甲而打造,虽然经过不少改良,但主体材质与性能依然局限在人形装甲的范畴。我们仅有一千人,对方有十万,外面还有更多。还有,这地洞上端已经封死了。恐怕不好走。”
贝恩斯塔:“你怎么知道?现在我们的探测建模功能不是已经失效了吗?”
郑峰一指远处。
那边正是林布同时与十余台骺族装甲交战的场地,激烈的炮火时而闪烁光芒,将附近照亮。
光学感应器还能生效,郑峰与贝恩斯塔能勉强看得真切。
“这里本来是个圆柱体,但你看,墙体已经呈现出明显的斜率,那说明我们身处的位置变成了个锥体。所以,无路可逃的。”
“那我不管。总得拼一场。”
贝恩斯塔缓缓转身,就在附近随意择敌拼杀起来。
郑峰则低头看向地面,地面上那胶体依然在涌动翻腾,逐渐向上蔓延。
这时,数十台骺族的装甲同时扑将上来,作势要攻郑峰装甲的后颈部位。
他的超微机器人正藏在里面。
郑峰只得奋力与之交手。
他对付起来倒是不难。
但双方数量悬殊太大,装备性能又没有质变差异,交战空间还如此狭窄,他这一方迟早会败亡。
此时郑峰脑子里有太多疑惑了。
真就只是为了杀我么?
我有这么重要?
杀一个我,有那么难?
既然对方早就识破了自己,如果目的仅仅是杀掉自己的话,在自己还是个甲虫时就早就可以动手了,又何苦等到现在,让自己拥有九级装甲,还引来这里?
其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是为了活捉的话,看这些人形装甲的动态,却又不像,一个个都是杀招,目的都是为了要摧毁超微机器人里面的芯片。
在极短时间内,千名人类战士中已经陆续出现伤亡。
“那边有光!”
始终靠在郑峰附近负责掩护的马塔·尼克劳斯突然一指右侧。
她出声的目的是希望郑峰去那侧逃生。
但郑峰并未动作,借着光芒,他看到了个修长的影子出现在光影中。
他下意识的呢喃出声:“复眼者克隆体肉身所化的刀锋螂,但为什么这么小?”
那影子进入场中后,身后的光门轰然关闭。
下一刹那,那微型刀锋螂便已化作一道残影往郑峰等人的方向扑来。
只这一下,便展现出更强的性能,更好的动态,更快的速度。
贝恩斯塔来救,却被轻易一刀切中颈部。
贝恩斯塔的灵魂在通讯频道中发出怒吼,“该死!我不服!这种玩意儿!我在外面一个砍一万个!”
能听得出他的不甘。
这也是客观事实。
采用绝对链接藏身在骺族的人形装甲里,对他的实力限制太大了。
这种等级的装备,早在几百年前便已被人类所淘汰。
贝恩斯塔以这样的方式阵亡,会如此不甘,也理所应当。
早在贝恩斯塔牺牲之前,强烈的危机感早已笼罩郑峰的心神。
他急速往后退去。
飞在半空中,他背甲上的载物仓打开,一块装甲巴掌大小的包裹弹射出来,正是沉睡的童玲。
童玲的装甲刹那间爆发扩张,恢复成原有的形态。
她也不多话,只迎面便向前扑去,与这刀锋螂短兵相接。
不管这场战局如何,她的生命只剩半个小时。
这是她能为人类、自己与先哲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与见面便死的贝恩斯塔相比,使用相同装备的童玲却打出了截然不同的局面。
与速度更快、武器更锋利、力量呈绝对优势,且能在这狭小空间内反复使用极超短程折跃,并根本没有僵直时间的微型刀锋螂相比,童玲的人形装甲显得既慢又弱小,而且并不具备重要的短程折跃能力。
但她却并未瞬间落败。
童玲的装甲双手握持着一把与装甲等身高的巨剑。
巨剑材质以每秒百亿次的频率不断在物质态与能量态之间切换。
其物质态又分三种,黑洞物质态、中子星态与超轻聚合实能线。
能量态则分三种,内层为统一聚合力能,中层为空间冻结力场,外层为逆统一力大切割能。
这造成了一个奇异的现象。
从质量上讲,童玲的巨剑几不受重力影响,轻如鸿毛。
但当受到外物或者能量打击时,巨剑却又有重如泰山巍然不动的特质。
面对微型刀锋螂反复腾空变向、折跃闪烁并持续用两支长长刀臂轰击,飘在空中的童玲却几乎不曾执行一次大范围位移,只在原地不断转向,不断双手持刀横摆于身前做抵挡姿态。
她看起来十分狼狈,但微妙的是,刀锋螂的每一次攻击却仿佛是被吸引住了一般,始终只落在巨剑宽厚的剑身上。
她变成了一块磁铁。
那只刀锋螂被磁铁牢牢吸引,如同牵线风筝,无论如何上下摇摆左右翻飞,都有一根看不见的线将它与童玲的巨剑牢牢捆缚在一起。
这般场景瞧来诡异,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即便童玲遭受攻击的频率高达每秒数千次,她的巨剑却依然丝毫不见崩塌的迹象。
以方才贝恩斯塔败北时的情况看,童玲的巨剑根本不应该承受得住刀锋螂的高频冲击,但事实就是已经过去整整数秒,她依旧坚如磐石。
已然退到远处的郑峰虽又重新落入其他骺族战甲的包围,但以他的个人能力,再有其他人从旁掩护,他的处境倒也不再凶险。
郑峰一边尽力斩杀身侧涌来的骺族装甲,一边又多瞄了童玲那边两眼才发现蹊跷。
童玲竟将装甲躯干部位的护盾防御完全关闭,把能量全数分配到了巨剑上,使其成为最强之盾,却又是最锋利之矛。
童玲利用主动的能量倾斜分配,强行抹平了双方的装甲性能差距。
这让她将自己置于极端危险的境地,但却又是实质上的唯一的办法。
她现在绝不能犯丝毫错误,哪怕只一丁点杀伤性能量绕过巨剑轰击到她身上,都会将她顷刻间完全摧毁。
但这事并未发生。
在童玲面前,那台凶猛的刀锋螂无论作何动作,却始终只如牵线木偶,莫可奈何。
郑峰渐渐回忆起了很久以前T教官曾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当人的直觉能力强大到某种程度时,可以仅靠五感对世界的感知汇聚成名义上的第六感,也就是直觉。
关于直觉的逻辑原理,郑峰很清楚。
但T教官口中的直觉却又有不同,除人类思维内部规律的自我演化形成潜意识抉择之外,还多了点别的东西,正是“宇宙的提示”,这让她得到了她口中所说的完美预判。
要达到如今的效果,证明她至少拥有提前一秒做出准确判断的能力。
一秒的预知,在古代的拳台格斗上便已称得上无敌金身。
在每秒瞬息万变,动辄一秒执行成千上万次机动的装甲战斗中,几乎等若两名围棋棋手对弈,其中一人才刚落第一颗子,对家便已看完了全盘,怎么赢?
如果是在更大规模的战场上,双方调动的能量超越某个指数,杀伤力与杀伤范围极大,童玲的预判能力或许未必那般管用。
但此时此刻,双方交手的装备却是性能被削弱了无数倍的基础单位。
无论是童玲的人形装甲亦或是对面的微型刀锋螂,放到正面战场上,压根就只是炮灰中的炮灰,砸进湖里连朵水花也激不起。
将全部的心神用到操控低性能装甲中,参与的却又是高强度对抗,这进一步放大了童玲预知能力带来的优势。
在此之前,从未有人想到,已经拥有歼星炮与星系毁灭级大威力碎灭弹的人类与复眼者双方的命运,竟会牵系于这样一场近乎“儿戏”的小范围第三战线对抗中。
刀锋螂与童玲纠缠了大约二十余秒,在此期间,千名人类战士与百倍于己的敌人早已是乱战成了一团。
平均每个人都得面对百倍于己的敌人,属实难熬。
郑峰、林布、光辉特战队、飞虎队与风神特战队以及各个队伍中的主力精锐虽仗着能力优势,在混战中几如猛虎下山,每每总能速斩眼前之敌,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敌人多得杀不净,更悍不畏死,逮住机会便数个一拥而上,拼着自损数人也要兑子掉一名人类战士。
这般换算下去,显然是数量全面占据下风的人类更为吃亏。
另外,部分受控于统治意志的骺族装甲见人类战士着实精锐,甚至只让其中数个佼佼者挡在最前,其余个体则分外狡诈的退至远处,在体内演化出远程武器,远远的对着人类装甲集火射击。
在童玲拖住刀锋螂的这段时间内,狭小的地洞内局面一秒数变,渐渐形成了大量人类被挤压在一角,正前方呈弧面型分布着大量骺族战甲形成包围阵列,阵列后方则是握持着远程动能武器与能量武器的骺族装甲集火射击阵型。
林布寻到个机会靠近郑峰身边,“这样下去不行,你得走。”
“走不了。”
“那怎么办?等死?你可不能死。”
“我在想办法。”
“能想出什么办法?别痴人说梦了。”
“我觉得这里有太多巧合了。”
“那就是我们单纯的倒霉!白痴!”
林布话音未落,却猛的一闪身挡在了郑峰身前。
与此同时,他的装甲身后变幻出六臂来,算上他原有的两臂,却又形如古代神话中的八臂魔神。
林布每一只手臂中均握持着一柄无锋战刀,相互架着向前方虚空处顶去。
几乎同时,微型刀锋螂的身影倏忽出现,两只刀臂往前顶来,如标枪般刺杀向郑峰。
幸运的是林布先动一步,提前架好了阵,两柄刀臂的尖端正正顶在林布用八把刀架成的交叉点中央。
郑峰一直在观摩学习童玲,林布同样不曾闲着,他也在学。
这同样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尝试提前近一秒的预判,他成功了。
或许成功率只有10%,他尝试十次只能成功一次,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林布算是帮郑峰挡下了这一击。
在剧烈的爆炸后,林布往后倒飞而来。
那终于摆脱童玲纠缠的刀锋螂却也是发了狠,动力全开直往前冲,作势要先将林布刺透,再伤后方的郑峰。
刀锋螂的背后,童玲双手握持重剑于半空中顺着蜿蜒曲线追击而至。
重剑在半空划出道浑圆弧形,追着刀锋螂后背斩击而至。
刀锋螂身形微闪。
童玲难得反击,却并未命中,只斩到了一轮残影。
当刀锋螂再次出现时,却又到了郑峰身后。
郑峰却已提前完成转身,右臂撑盾。
被童玲化身T教官和零教了这么久,郑峰自己的天赋本也不差,方才又全力以赴地学了最后一课,同样是第一次使出一秒预判,架招的动作与精确度比林布更胜一筹。
又是一声爆炸,郑峰被弹飞出去。
童玲与林布二人分别从两翼杀至,再度缠住了那刀锋螂。
这时候,郑峰心中却又响起那苍老的声音。
“陈锋,你已必死无疑,何必负隅顽抗?只要你不做抵抗,我们可以向你承诺,允许人类继续存在,直到在宇宙大过滤器机制的影响下自然消亡。我们所追求的,与地球人类所追求的并不在一个层面。两种文明其实可以共存,就像你们人类推行的多元宇宙那样。”
郑峰闻言,心头厉声驳斥:“你在撒谎。当文明走出行星,抵达下一颗恒星,成为真正的二级文明后,宇宙便并不存在什么大过滤器机制,更不存在自然消亡。所谓的过滤,只会是异族的侵略与屠戮。”
交谈间,郑峰心头却是冷笑不止。
谎言太荒谬,根本不合逻辑,经不起推敲。
先哲从过去的时间线里带回的真相,可以识破一切谎言。
如果真如对方所说,人类与对方并无根本性冲突的话,那么在虚无历史中的一切就压根不该发生。
毕竟,大象不会刻意地为了消灭一只无用的蚂蚁而奔行亿万里。
在每一条时间线里,复眼者都直奔人类而来,这可不是偶然。
并且,随着人类的科技晋升,复眼者依然始终不断地提高动员的力量,其目的性极其明确。
直到这一次,人类终于完成厚积薄发,反客为主的提前掀起战争,才让一场单方面的屠戮演变为看似势均力敌的两个文明的战争。
但即便如此,复眼者也从未提出过和谈。
共存根本无从谈起。
那苍老声音见没能诳住郑峰,只轻轻哼了一声。
下一刹那后,骺族战甲与刀锋螂的进攻性再度加强。
“放弃吧,在你倒下的瞬间,你身边的同类就会停止死亡,你的族群将迎来永恒的和平。人类已经赢得我们的尊重,我代表临界文明联盟,宣布接纳人类的加入。你的死亡,便是唯一的条件。你们已经……没有希望了。”
这一次,在苍老的声音落下后,郑峰脑海中渐渐浮现了一个新的画面。
这是一副他从未见过的场景。
在画面正中,是一个无比硕大的黑洞。
这黑洞的质量,是太阳的430万倍。
那是银心。
是人类眺望了千年万年,一次又一次想象,总触手而不得的宇宙造物,亦是太阳系与人类的摇篮。
但此时这黑洞却已经变了模样。
无数颗恒星已经脱离了各自的公转轨道,在银心黑洞正前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筒状结构。
圆筒正围绕着一个无形的轴心缓缓旋转着。
这圆筒,看起来像是一门炮。
一股极度恐怖的能量,正在圆筒的底部涌动。
这股能量仅仅只是逸散出一点,便将一颗附近的恒星吞噬、引爆、同化。
一个巨大的黑白螺旋涡流,正在炮管底部飞快的旋转,隐约有些酷似郑峰所学的基础知识描述的,仅在理论中存在的超级碎灭弹引爆时的模样。
仅凭肉眼看,便能感知到里面蕴藏的能量足以撕碎宇宙的三重空间。
或许,在这个宇宙世代诞生之初的奇点大爆炸也是这样的吧。
“用你们人类的命名规则,可以把它称呼为银心涌动炮。奴族用两亿颗恒星形成了这炮管,里面涌动的,是银心黑洞中的物质转化而成的能量。现在,它对准了这颗星球。所以,你的反抗已经结束了。陈锋,你没有选择。但是,你可以安息,因为即便你拒绝了我的提议,在你死后,我们依然会给人类以永久的和平。这一次,你累了,休息吧。”
这一次,再说完后,那苍老的声音渐渐平息,变得越来越遥远。
此时此刻,郑峰心底第一次涌起股名为绝望的情绪。
原来,敌人真正的杀招不是这颗星球,更不是众人眼前的骺族战甲,而是藏匿在穹顶里的银心涌动炮。
他完全无法想象出以两亿颗恒星组成炮管的巨炮轰击时会是怎样的光景。
他更想象不出银心里蕴藏的能量如果被调动起来,又会是怎样的威能。
用短短数百年的时间,将一个庞大的恒星系的引力源改造成一门武器。
这,就是发展多年的四级文明能做到的事情,更是领先文明的底蕴。
哪怕这四级文明是一个被控制的傀儡奴族,只要它们得到了时间的垂青,便占尽了先机。
无论外面的唐天心有何种奇谋妙计,有多少舰队与战士正赶来试图支援,都成了梦幻泡影,都没了意义。
在无比的绝望中,郑峰的动作越来越迟钝,思维慢慢凝聚,像陷入沼泽。
就在此时,他心里却又冷不丁地喃喃自语一声。
“吃了它。”
嗯?
郑峰猛回过神。
怎么回事?
“吃了它。”
声音再度响起,声线却不再是古朴沧桑,而变成了一个年轻人。
郑峰反应过来,这是两三年来一直在自己心中发出杂音的“提词器”。
但过去时这“提词器”都直接干扰思维,改变自己与外界沟通时的语言组织,这一次却暴露出其本体,用了另一个声线直接开口。
郑峰再又回忆起脑海中那许许多多的混乱记忆,不禁暗想,我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福莱德斯?”
在回想起模糊记忆时,郑峰突然下意识的试探着问了一句。
“是我。”
“嘶……”
得到回答后,郑峰内心巨震,再问:“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是你。但是,你在史书里,不是先哲在上一条时间线的朋友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你吃了它,你就会知晓一切。”
福莱德斯再度催促道。
“吃什么?在哪里?”
“就在你的正前方。”
这时候,郑峰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先前地面不断往上涌的胶体已经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地洞对面角落处一个盘踞在地上的巨大的胶状物。
“它看起来像个巨型格拉斯人?”
“不是像,就是。”
“怎么吃?”
“硬吃。没时间了,童玲与林布还能拖住刀锋螂一分钟,你只有一分钟。上吧,扑上去!”
虽然郑峰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选择相信心中的声音。
他甚至已经猜到了这位名叫福莱德斯的“不存在的人”是如何进入的自己心灵。那一场模拟训练,那个雪花舰残骸,那个藏匿在残骸中的微观白蚁蚁后。
正是在那之后,自己脑海中开始有杂音,开始浮现出史书记载中的福莱德斯与先哲陈锋一起打造的晨风二号舰船的形象。
“相信他”,郑峰心里这样说。
他开始向前冲锋,不断的变向躲闪,不断向其他人下达命令,要求其他一息尚存的战士跟随着自己去往巨型格拉斯人所在的方向。
他不知道一头撞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
也许会失去控制装甲的能力,那么他需要其他人来帮自己争取时间。
终于,他不管不顾地迎面撞进了胶体。
胶体仿佛也在等待着他,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包裹而来。
正如欧青岚之前所担心的那样,胶体中的底层规律不断改变着他装甲的材质,不断将装甲结构重新分解为原始粒子。
最终,这一抹胶体出现在了承载了他意识的超微机器人智脑芯片的保护层外。
轻描淡写的,保护层被融化了。
郑峰的智脑芯片刹那间散开。
顷刻间,郑峰的意识重获自由,轻飘飘地飞了出来,成为了一个“旁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