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第二十五章 決然赴會 道途之秘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文晋元欣然点头。
归无咎心中一念浮动。
仔细品鉴气机,文晋元道行之纯,几乎更在缥缈宗四人之上。就不入榜单上的英杰而论,几乎可称是数得着的人物。以他入道之时所展露的潜力资质,唯有每一步都完美发挥,方能有今日成就。
归无咎立刻心有所思,只是此时不是说话的地方。
一旁韩太康随意散步,望见归无咎神色,随意插言道:“文师兄号称我越衡宗古今以来,‘十八珠以下第一人’。阖宗上下,资质殆非绝顶之境的广大弟子,皆以其为榜样。论及声誉人望,如今只在韩某之上。”
文晋元淡笑道:“韩师弟过誉了。”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txt-第二十五章 決然赴會 道途之秘熱推
但是观他神色,分明可知韩太康所言不虚。
文晋元略说两句,便侧身一避,让出最后一个人来。
羽衣披身,幽人贞吉。
冷冷清清,清清冷冷。
以外貌形容而论,韩太康与当年之形象差别最大;但是若论及气度神采的变化,却是眼前之人,最可称迥异于昔。
这也是归无咎意想不到之人。
二人对视一眼,归无咎终于缓缓拱手一礼,笑言道:“一二百载未见,杜师妹一切安好。”
杜念莎。
魏清绮气度通玄;木愔璃精严持重;其余宁素尘、游采心等人,虽然分寸上略有差异,但大致都是率性洒脱、灵动自如的路子。唯有当年最为跳脱、宛若男儿之身的杜念莎,如今却是一派穆穆幽静,清冷安娴之风,卓然独立。
也可说是造化弄人了。
杜念莎闻言,微微一笑,道:“君恩未报。能出力时,不敢坐视不理。”
若是换作旁人,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句话来,未免矫情。
但是杜念莎从容道出,却是无比自然。
归无咎略一思索,道:“杜师妹有心则可。但真正能够成行,却出乎师兄意料之外。”
杜念莎摇头道:“些许负累,何足道哉?不过利剑斩之而已。”
归无咎暗暗感慨。
这哪里是杜念莎说出来的话?
眼前之人,其精神气度,果然大不相同了。
木愔璃见状,面色微动,旋即神意传音过来。
原来,杜念莎自与越衡宗有了交通之后,早在归无咎尚在荒海时,便与木愔璃、宁素尘等人交情甚笃。
此事归无咎原也知晓。
其后囿于宗门大略之抉择,要维系既往关系,本也有甚深阻力。中有一度,杜念莎在藏象宗内闭关修炼,与越衡宗这一头走的不那么近了。
但是三十余载之前,杜念莎《北冥造育经》的修炼,忽然走出关键一步。
《北冥造育经》,乃是藏象宗完道之途最后的阻滞。
消息传出,藏象宗上下为之震动。
若说以一己之力成完道基业,以杜念莎的底蕴,尚有欠缺。不见缥缈宗有东方晚晴这位道境大能悉心指点,魏清绮行步于此,这一条路也走得十分艰难。
但是毕竟藏象宗距离完道,可谓是行百里者半九十,终究和越衡宗、缥缈宗这般冀望一步成功者,又不相同。
若以此而论,杜念莎的天赋积累,倒也够了。
至于藏象宗内另一位排名尚在杜念莎之上的嫡传,此人修行次序迥异于前人,暂时不以《北冥造育经》为重。按说以他的底蕴,将来也有极大可能性叩关破境;但是尚未发生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
由于这一番因果,杜念莎在藏象宗内,重新又获得了极大的话语权。
近十余载一来,她一直客居越衡,与木愔璃、宁素尘等人琢磨道术,互有启发。
今日之行,宁真君等并未瞒她。而杜念莎决意以个人名义加入,助归无咎一臂之力,与藏象宗无涉。
引荐已讫,一行人等悠然回返。
修为到了一定层次,知己难求。所以虽是初次见面,但一刻钟之后,两方都十分热络。
尤其是黄希音,当木愔璃等人听闻此人竟是归无咎弟子,无不大为诧异。
仔细一问,这所谓的“弟子”,并非因缘寄托之下特殊的师徒关系,乃是真真正正从入道那一日起传道受业的嫡传师徒,更觉不可思议。
几经转折,返归半始宗门户。
在次等候相迎的,乃是隐宗一方箜荷上真、越湘上真二位。
宁素尘、韩太康、游采心等人,细细一望之下,不由微微一笑。
韩太康低首低语一阵,似乎是和宁素尘有所交流。
两方汇聚之时,作为九宗的精英弟子,见到如此之多道行能与其等量齐观的异域同道,心中多少有几分惊诧。
毕竟,他们承门中真君告知机密未久,理所当然的以为九宗统辖之外,乃是蛮荒之地。
其实木、宁、韩、杜、游五人,他们多多少少是有些心理准备的。
因为这五位是上榜之人,通传消息之时,关于图卷排名之事,东方道尊已托言相告。
以宁素尘为例,她心中有数。九宗之内道行根基不弱于己者,便有轩辕怀、归无咎、魏清绮、林双双、木愔璃,杜念莎,以及藏象宗的那一位。如今忽然告知,周天大界之内,当世立在潮头之人,她足可排名一十五位,这其实不能说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结果。
以紫微大世界之大,未名之英杰,也不过增加了不到一倍而已。
九宗虽非会当绝顶,但占据半壁江山却是无疑的。
故这几位心中震动,不若谷兴学四人来得那么大。因为周天规模,其已心中有数。
饶是如此,对于其既往识念,依旧是构成了不小的冲击的。
直到此时,其心头才陡然一松。
因为相迎的箜荷、越湘二位上真,作为近道之境的存在,其道行明显和九宗真君大能,有着不小的差别……准确的说,是差距。
这一行人安顿之地,本来隐宗主事的几位真君打算另辟洞府。
但归无咎却力排众议,决意安顿与自家所居小界之内。
他所居小界,虽然占了一个“小”字,其实却广阔无比,休说来十个人,就是装下一城一国,也不在话下。
其余缘由,又兼顾两条。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巡山校尉-第二十五章 決然赴會 道途之秘分享
其一,正如归无咎当下所居,仿制越衡宗盘炉峰;黄希音所居仿制丹霞玄渚。小界之中,别有灵机点化、分形演变之功。当中建筑作何形制,大可依客而定,描摹其形,定能使其宾至如归,反胜过再兴土木。
其二,十位“客人”,归无咎势必要择机一一拜访。如此安排,实为两便之法。
相关经营,前前后后不过一个时辰,便已安排妥帖。
第二日,辰时。
归无咎纵遁光一落,落在一座岛屿之下。中立一座方殿,门户极宽,但是灰蒙蒙的,却并不十分雄壮。
就在归无咎落地的一瞬,大殿门户豁然开启。
当中一道清越之声传来:“归师弟请进。”
归无咎信步踏入。
此正是文晋元的临时府邸。
自第二日起,归无咎便着意沟通联络。礼数倒也周全,相继定下时日,发了拜帖。
其中第一站,便是文晋元处。
文晋元引归无咎入世安坐,目中似有奇光,深望了归无咎两眼,才笑言道:“来时南宫真君与宁真君打了一个赌。”
归无咎目光微动,接口道:“所赌何事?”
文晋元道:“赌的是归师弟与我等一行人相遇之后,第一个单独见面之人是谁。南宫真君、梁真君皆猜是木师妹;而宁真君却笃定是文某。”
归无咎闻言讶然。
文晋元续道:“归师弟并非寻文某叙旧来了;而是藏着一个疑问,是也不是?”
归无咎双目微眯,缓缓点头。
文晋元双眸一亮,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叹息道:“果然如此。归师弟道心之明锐,辨意动于几微,已不在近道大能之下。本宗兴复之任,希望又大了几分。”
不待归无咎有所表示,文晋元又接口道:“这是宁真君的原话。”
归无咎之观人辨气,确已臻至深不可测的境地。
若是换作一位道行不凡的嫡传,在其眼中看来,天下之大,群英荟萃,气度风采各异。说不准定有高下之分。但是归无咎却能从这“各擅胜场”之中,剖析毫厘,看出一线差别。
其中有一件趣事。
九宗道术,九宗人物,最高明的那一等,固然是天下独绝;但是稍稍次之者,其实却反不若本土文明众人。
这说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乍一看去,九宗中间力量,亦别有风骨。譬如五陵殿主岳玄英之锋锐逼人,宁真君四位弟子,亦各持己道。但是较之本土文明中,诸如箴石、申屠鸿、慕高远,乃至冷化一流的人物,心意康健,泰然自持,认真来说,竟稍有不及。
原因无它。
本土道术虽然粗糙,但是千说万说到底有一桩好处——那就是入界门槛稍浅,纵然根基逊色了些,也有成道之望。却不若九宗序列中,有五百年之会的制约。
一旦的道无望,九宗之中的元婴修士,要么娱情它物,要么早早为族门后人谋算,如岳玄英等人之气度,已称得上上佳了。这是先天制约,并非什么修身养性的虚假功夫可堪弥补的。
而今日的文晋元。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笔趣-第二十五章 決然赴會 道途之秘展示
若非秉持非凡信念,砥砺磨心。断然不能修炼到今日境界。
这就是归无咎的“兴趣”所在。
二人分宾主坐定,文晋元微笑言道:“归师弟有什么疑问,但问无妨。”
归无咎玩味一笑,道:“径直索求谜底,倒也无趣。且容师弟我猜上一猜。”
说到这里,归无咎眸中精芒一闪,低声道:“文师兄道途未绝,是也不是?”
文晋元正举杯欲饮,听闻此言,右臂竟停驻不动,讶然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