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龍筋熱推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龙筋
一节政治课上完,阿骨打的谋略值又提升五点,站起身来看着混同江面:“传说混同江中也有大龙。”
赵孝奕说道:“临行之前,除了冰下打鱼的巨网,司徒还送了我一套钓具,说混同江中有一种巨鱼,大如江象,让我试试。”
钓具阿骨打知道,还是赵孝奕让女直部落帮助布下的,在两岸间钉下铁钎,安放滑轮轮盘,轮盘跨江设置浮索,索上有铁环,环上挂上子线,子线上有一组钩门阔达四指的大钢锚钩串钩,横江而布。
这种钓具在后世蜀中叫“拦河钓”,不过用的是诱饵而不是锚钩,苏油将之改造之后,早想使用,可惜长江江面太宽玩不了,现在交给了赵孝奕,用来对付混同江中的巨物。
长江里如今有巨鱼,所谓千斤腊子万斤象,腊子鱼就是长江鲟,象就是白鲟。
精华都市言情 《蘇廚》-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龍筋熱推
这一带江面上拦着五组拦河钓,江面上漂着一个个篮子大小的浮球。
阿骨打环视一阵:“怎么有根拦索不见了?”
“沉下去了。”赵孝奕云淡风轻地端起酒杯:“可能是大鱼带下去的。”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蘇廚-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龍筋閲讀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龍筋推薦
“哎哟!”阿骨打不禁跌足,然后就朝自己的独木舟奔去:“那大官人还跟我扯这半天,我这就去招呼部众!”
看到阿骨打着急忙慌的样子,赵孝奕喊道:“小心点,先将空钩取掉,小心大鱼挣扎,弹起飞钩伤了人!”
不一会儿江面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桦木皮哨子声,过了一阵,无数小艇从芦苇荡中冲了出来。
辽人也被惊动了,估计是报告了耶律洪基,耶律洪基的牙帐也向这边移了过来。
多余的钓组很快被理工小组拆走,摇动最后剩下的那个钓组上的绞盘,将整套钓组的浮索向岸边摇动。
女直人则帮忙取掉钓组上的空钩。
前期工作完成得很快,接着几个女直人撑着赵孝奕的大木筏也赶到了,穿到钓组主索下方,又上来一群女直人,开始像拔河那样拖动主索。
主索压在木筏上拖动,木筏慢慢移向江心,一个个浮球被拖过木筏,一组组空钩被取下。
终于一条巨大的鱼尾被拖出水面,河岸上成千上万的人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
水下的大鱼猛然挣扎,鱼尾打起巨大的浪花,将木筏上最近处的两个女直人扫到了水里。
“哇——”岸上又是一阵低呼构成的轰鸣,这下大家都看清楚了,那条露出大半的类似鲨鱼的尾巴,高度已经超过了矮壮的女直人!
大鱼在水下挣扎了一夜,身上已经裹上了好几组子线,倒是不用担心它逃脱,不过因为这鱼实在太大,要降服它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阿骨打脱到就剩一块档布,划着新款独木舟来到大鱼身侧,拎起伐木用的巨斧:“再来!”
木筏上的女直人再次拖动主索,将大鱼拖近水面。
岸边耶律洪基关注着局面,这时猛一挥手:“众军擂鼓,与壮士助威!”
辽军阵中的鼓声隆隆响起,岸上也爆发出一阵阵呐喊。
大鱼眼看接近水面,猛然一窜,又带起巨浪,准备下潜。
说时迟那时快,阿骨打趁鱼头接近水面之际,猛然跃起,大喝一声,双手举着巨斧挥下,从鱼头后部两块大骨片的缝隙中劈了进去,一斧头斩断了大鱼的脊索。
大鱼如遭电磔,终于停下挣扎,肚子翻了出来。
阿骨打从血水中猛然重新冒出头来,高举战斧喊叫起来。
周围的女直人也兴奋地欧拉欧拉地跟着鬼叫。
大鱼都拖不上木筏,女直人只能将之绑在木筏旁边,朝耶律洪基的牙帐撑去。
赵孝奕将阿骨打拖上木筏,脱下自己的外袍给他罩上。
鱼到水边,十多个女直人噗通噗通跳进水里,用藤索横杠合力将鱼抬到了岸上。
大鱼长近三丈,起码重达数千斤,体型如鲨,头前有一长剑般的鼻子,上岸之后摆到江滨,相当震撼。
耶律洪基异常兴奋,这样的大鱼只存在于混同江的传说歌谣当中,如今竟然成了头鹅宴上的猎物。
一名女直人取过木碗,阿骨打接过,又从另一名同伴腰间抽出短刀,在鱼肚子上一划,将木碗伸进鱼腹,舀出满满一碗大鱼子,递到赵孝奕面前。
赵孝奕白了他一眼,接过木碗,又将阿骨打手里的短刀还给原主,拉着他来到耶律洪基跟前:“南朝贺辽国陛下正旦使臣赵孝奕,生女直制置使完颜阿骨打,以此鱼为辽国皇帝陛下上寿。”
耶律洪基开怀大笑,取下腰间金带丢给阿骨打:“孝奕摆谱不受朕的私礼,你是我大辽属国壮士,这金带就赏你了。”
阿骨打接过后还傻愣愣地站着,劾里钵赶紧从人群里窜出来,压下阿骨打的脑袋:“还不感谢陛下赏赐!”
耶律洪基嘬了一口鱼卵:“这可是我大辽无上之喜,劾里钵不要为难他。”
说完对赵孝奕笑道:“孝奕这些天在混同江上吟风啸月,原来是在为朕准备这个,有心了。”
赵孝奕赶紧躬身:“还有一件宝贝要献于陛下,请借燕王一用。”
“哦?”耶律洪基拖着木碗:“那朕倒要瞧瞧。”
赵孝奕领着耶律延禧来到大白鲟的尾部,指点耶律延禧切断白鲟尾部的肌肉,然后小心掰断脊骨,命两名宫帐侍卫抬着尾巴向后走。
就见一根粗有两指,呈半透明的脊索被从鱼背上抽了出来。
前头连接脑部的地方已经被阿骨打斩断,赵孝奕与耶律延禧小心控制着尾部出口,最后将一整根的白鲟脊索都抽了出来。
将脊索盛放到一张大金盘里,赵孝奕将之捧到耶律洪基面前:“大鱼背上藏着此物,南海人得后,将之炮制成干品,谓之‘龙筋’,是河鲜之中的极品,在开封府里,素有‘一寸龙筋一寸金’之说。”
辽人饮食粗鄙,逮到大鱼都是剁巴剁巴一锅炖,鱼子就已经是了不得的上品食材,哪里知道鱼背上还藏着这样的好东西。
耶律延禧最近一段时间吃宋菜吃得上瘾:“兄长厨下,可能料理得出来?”
赵孝奕说道:“汴京方知味有一道极品菜肴,叫做龙筋福寿全,还有一道用鱼肚制作的金汤尺素,既然有了食材,外臣请为陛下置办一席大宋宫廷的水错席,以为陛下头鹅宴之贺。”
既然按照大宋的规矩来,这场宴会的讲究就多了,宴席设帐江滨,赵孝奕充任司仪,除了美食,还有宋朝带来的美酒,音乐,让被耶律洪基召来陪宴的辽朝大臣和藩属国主头人们,熏熏然如在仙宫。
耶律洪基看着一群土包子在赵孝奕的安排下变得文质彬彬,虽然器皿偶然还要碰出声响,但是事主都会偷眼瞟赵孝奕,自己都知道是失礼了。
辽国头鹅宴从来没有这么整饬过,待到在赵孝奕安排下,由耶律延禧领着群臣部众举着酒为耶律洪基整齐高声地上寿的时候,耶律洪基都不禁感慨:“今日方知为帝之乐也。”
……
癸酉,辽命析津、大定二府精选举人以闻。
不知道赵孝奕是怎么将耶律洪基忽悠瘸的,耶律洪基下令五京、诸州各建孔子庙,颁《五经》传、疏,下诏宣谕学者当穷经明道。
看着这架势,过不了几年,辽国也要兴科举。
沈括和耶律慎思的谈判也进入第二阶段,大宋从岁币中扣下一万贯,每年向辽国赠送《五经》、诗词、佛经、诸子百家之书,以及帮助辽国南部诸州建立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