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通奴展示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让开,让开!”
衙门里的差役赶到了王家铺子外面。
此时,很多人都知道王家铺子出事了,里面的人都被人杀了,周围的邻居和一些闲汉围在外面看热闹。
差役和仵作进了王家铺子里。
街上看热闹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堵满了大半条街道。
一个个全都伸长脖子往王家铺子里面看,只可惜门外有差役看守,外人已经没有机会在靠近王家铺子。
外面的人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依然没有人离开。
人一多,自然也就无所畏惧了。
哪怕之前被吓坏的徐掌柜,这会儿也留在铺子外面等着看里面的情况。
过去了半炷香的时间,铺子里面的差役抬着一具具尸体走了出来。
“怎么还有好几个僧人。”
街上的人群中有人见到被差役抬出来的尸体里面,有好几具尸体都是光头。
“什么僧人,这些都是奴贼,没看到后脑勺上还有一缕辫子吗?”有见多识广的人,向周围的人解释道。
“奴贼不是在辽东吗?怎么来咱们宣府了。”
“还用问吗,肯定是这些奴贼杀害了铺子里的人,最后自己也被铺子里的人杀死,同归于尽。”
人群中有不少人,像看傻子一样,目光看向说出这话的人。
边上有人看不下去了,说道:“这些奴贼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很可能是住在铺子里的人,真正杀人的恐怕另有其人。”
“要我说杀得好,这些奴贼不是什么好东西,听说在辽东杀了不少汉人。”
宣府也很多从辽东逃难过来的百姓,奴贼在辽东肆无忌惮的屠杀汉人,对宣府的百姓来说,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你们看这几个奴贼是不是有些面熟,好像是王东主昨天带在身边的人。”
有住在这条街上的人,认出了这些奴贼的身份。
“王家这是私通奴贼呀!”
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喊了这么一句。
然而就是这么一句话,仿佛在滚烫的油锅里滴了一滴水,瞬间让人群沸腾了起来。
许多人纷纷破口大骂。
人群里一些情绪激愤的人甚至捡起地上的土坷垃丢过去,砸向那些被差役抬出来的奴贼尸体。
甚至连一些差役也都被人群中丢出来的东西砸到。
“后退,后退,全都后退,谁敢在胡乱扔东西,抓你们去衙门。”
有差役大声的呵斥,同时抽出了腰刀。
一部分差役开始驱赶人群,不让人群离铺门外的尸体太近。
混在人群中的当铺掌柜从人群里退了出来。
“王登库这是活该呀!居然敢私通奴贼,这一次整个延庆王家都要被他牵连到。”先一步从人群中退出来的徐掌柜,对走到一旁的当铺掌柜说道。
当铺掌柜笑着说道:“延庆王家出了这种事情,徐掌柜应该高兴才对,延庆王家可一直都是你们黄家生意上的对手。”
“我们东主可做不出这种私通奴贼的事情。”徐掌柜讪讪的说了一句,旋即朝自家铺子走了过去。
当铺掌柜看着徐掌柜离去的背影淡淡一笑。
延庆王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位徐掌柜恐怕是急着给背后的东家送信去了。
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延庆王家完了,只一个私通奴贼,延庆王家便无人会救,等待延庆王家的只有被清算的下场。
当铺背后的东家是官面上人,他只是当铺明面上的掌柜。
他心中十分的清楚,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
延庆王家私通奴贼若不被外人知晓,起码不能像现在这样被人广而知之,那么延庆王家还有一条活路,只要打点得当,说不定根本没有人关心这种事情。
像现在这样人尽皆知,就连普通百姓都知道延庆王家私通奴贼,官府哪怕为了封口,也要治罪延庆王家。
让他好奇的是,杀死这些奴贼和王登库到底是些什么人。
这些人是因为王登库私通了奴贼才动手杀人,还是只是碰巧。
在他心中,更倾向第一种可能。
差役抬出来的那些尸体他都见过,每具尸体的脖颈上都有致命伤,甚至一些尸体看上去像是在睡梦中就被人给割了脖子,不能发现杀人的人动作十分老辣。
从王家铺子里面抬出来的尸体并没有停留太久,很快送去了衙门。
差役们也都离开了王家铺子,只留下封条在铺门。
“老爷出事了,出大事了。”
田管家一路小跑的跑向田生兰所在的房间。
“慌什么!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了。”田生兰眉头皱了起来,对自己管家的不稳重有些不满。
田管家气喘吁吁的说道:“是王东主那里出事了,昨天,昨天晚上王东主和那些金人全都被人杀了,今天一早尸体就被发现在了王家的铺子里,如今城里都在说延庆王家私通奴贼。”
“什么!你说王登库和金人都杀了。”田生兰一惊。
要知道,前一天王登库还带着金人来到田家,到了晚上就被人给杀了,他担心王登库私通奴贼的事情会牵连到田家。
这种事情背地里什么都好说,可一旦闹大了,官府为了保住头上的乌纱帽,很可能会拿他们晋商开刀。
延庆王家本身就是宣府的晋商,和其他晋商之间也多有来往。
官府一旦把私通奴贼的帽子扣在晋商的头上,想解释都没办法解释,尤其王登库带着金人去过他们田家,这种事情只要一查就能查到。
站了一会儿的田管家气息已经能喘匀,这时候他问道:“老爷,咱们该怎么办?王东主可是带人来过咱们家?”
“该死的王登库。”田生兰恨恨的用手一拍桌面。
心中后悔昨天不该见王登库和那些金人。
田管家犹豫着说道:“老爷,要不然咱们求求裴大人,想来有裴大人出面,就算官府知道王登库来过咱们田家,看在裴大人的面子上,也不会真的怪罪咱们田家。”
“你懂什么,那些当官的最是无情无义,一旦知道王登库和金人来过田家,恐怕第一个抛弃田家的就是这位裴大人。”田生兰呵斥了自己管家一句。
行商多年,他对这些官员在了解不过了,金人来过田家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让裴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