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玩家兇猛 起點-第三十七章 陽間(4K)分享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任务结束,机动特遣队负责清理现场,在原地扫描异常能量波动,确定没有遗漏。
李昂与王丛珊,则登上直升飞机,朝殷市方向飞去。
其实各地特事局的据点内部,是设置有传送阵的,
不过传送阵在使用时,和星门一样,有着【传送者生命本质等级越高,消耗能量越大】的设定。
王丛珊还好,李昂要是想利用传送阵的话,至少得掏空当地据点一半的高等级能量储存。
干脆还是坐飞机好了,反正离殷市也不远。
天空中,直升飞机螺旋桨叶高速转动,发出噪音。
李昂扫了眼下方逐渐缩小的寂静街景,脑海中灵能如潮涨潮落。
自从彻底解决完由过往经历引起的风波之后,他的心绪思维,就通达澄清了不少,
心灵异能水涨船高,【抑能术】、【高等支配术】、【超能共鸣】、【心智探针】等五级异能,已经能够熟练掌握运用,不再像之前释放起来那么吃力。
开始逐渐学习,心灵附魔系的六级异能——【改造灵光】、【集体暗示】、【心智互换】。
这其中,【改造灵光】能够改变受术者的身心特征,从根源上扭曲他人心智。
这种改造是永久的,
若受术者实力低微,意志薄弱,且没有其他灵能者看出问题所在,可能一辈子也发现不了改造痕迹。
而【集体暗示】,相当于二级异能【暗示】的升级版,范围更广,作用时间更长,
并且同样属于一次释放,长久生效类型。
如果李昂愿意的话,他可以一口气暗示一整所学校的人,让他们以为李昂每天按时上课,完全察觉不到异样。
而【心智互换】,则是与一名无法豁免六级灵能的受术者,互换心智。
在某些极为特殊的状况下,可以发挥出奇效。
李昂感受着灵能的潮涌潮落,吐出一口气来,看向王丛珊,说道:“现在等级升到7级了吧?”
“嗯。”
王丛珊点了点头,“Lv7,经验槽187/700。
属性为,
力量:7
敏捷:7
智力:6
体质:7
感知:6
魅力:7。
自由属性点,总共7点。”
在刚成为玩家的时候,王丛珊的基本属性为力量、敏捷、体质5点,智力、感知6点,魅力7点。
经过锻炼强化与魔药辅助,力量、敏捷、体质三项均提升了两点,
而且升级过程中得到的自由属性点,一点都没有使用过。
“七点属性点么…够用了。”
李昂点了点头,看向坐在旁边的邢河愁,“让你们的人开始准备吧。”
邢河愁郑重地点了下头,拿起通讯装置,与殷市特事局总部的同事进行沟通。
很快,直升飞机进入殷市市区,掠过高耸入云、仿佛神明造物般的城市大厦,降落至特事局停机坪。
三人走进特事局总部,来到七层的科研部门Ⅲ级实验室。
这片区域的保密等级非常之高,寻常工作人员连进都不能进去看一眼,
三人拿着通行证,穿过十几道规格不同的安全门,进入实验室中心区域。
中心区域今天格外热闹,上千名科研人员与医护人员、智囊团等已经就位,正在调试各类仪器。
按照计划,等王丛珊升至七级之后,李昂会为其展开身躯强化,将各属性拔高至11点,然后为其绑定【旅法师的残留火花】与【枢机魔方】两样道具。
由于【旅法师的残留火花】属于完美级别的力量种子,自带一整套力量体系,
【枢机魔方】更是史诗级别的魔法道具,具备吞噬其他道具的特殊性质,
由于绑定过程中,有微小可能性,发生意外,
李昂与特事局达成了一笔交易,他付出一部分的医疗属性魔药成品、种子及配方给特事局,
而特事局则派遣专业团队,在王丛珊绑定道具时,进行保护,防止意外发生,
顺便观测一下绑定史诗道具所引起的能量波动。
因为医疗属性魔药的珍惜性质(可以对普通人生效),
特事局还要另外支付一笔报酬给李昂,用来扩建无垢熔炉店铺的占地面积。
看起来,距离现场人员准备完毕还有一段时间,
李昂与王丛珊登入游戏广场,径直走到无垢熔炉店铺。
这段时间他一直懒得回应各大组织机构的招揽示好,甚至连游戏广场都没怎么进。
那些组织应该也明白了他的想法,不再派人24小时蹲守在店铺门口,
因此现在店里只有寥寥几名看货的顾客,以及坐在收银台后方,百无聊赖看着漫画的劳拉。
“老板!”
看见李昂那标志性的龙头白大褂,心理年龄还只是小孩子的劳拉立刻紧张得站了起来,
店里的几名顾客也好奇地看了过来。
“我带朋友过来看看,你接着看店吧。”
李昂随意地点了下头,领着戴着老虎面罩、左顾右盼如好奇宝宝一般的王丛珊,进到无垢熔炉后方的手术室。
“这就是你平时工作的地方?”
王丛珊好奇地来回审视手术室。
手术室的墙面贴着洁白瓷砖,吊在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既不明亮也不昏暗,房间中没有什么多余陈设,
除了摆放手术资料的书柜、摆放生物材料的置物柜以及桌椅之外,
就只有房间中央的绿色无菌手术床,手术床旁边摆放手术工具的小推车,以及格外突兀的纯白浴缸。
游戏广场生成的恒定阳光,透过手术室墙上的十字方格窗,撒进手术室,
周围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气息,
整个房间明明整洁干净,却偏偏有一种阴森恐怖的邪恶气氛,
仿佛科学怪人进行禁忌实验的地下室。
“有么?还好吧。”
李昂摘下龙头面罩,给自己戴上护目镜、口罩与橡胶手套,随意道:“这房间是专门用来给顾客进行身躯改造的,
开业至今没有一起医疗事故,所有顾客都很满意,对我的医术赞不绝口…”
“这是什么?”
王丛珊站在置物柜前,拉开了置物柜的门,看见里面摆放着大大小小上百个褐黄色玻璃瓶,每个玻璃瓶里都充盈着防腐溶液,
漂浮着重瞳眼球、长着肿瘤的脑组织、重叠增殖的手指脚趾等一堆畸变器官。
“啊啊!”
王丛珊惊叫一声,手上一抖,差点把褐色玻璃瓶摔在地上。
李昂一边戴上橡胶手套,一边淡定道:“哦这个啊。
来我店里的顾客目的不同,
有些人想要替换更好的身体零部件,有些人是遭受到了严重伤势或者恶毒诅咒,有些人则想要通过改造获得更强的力量。
他们身上的原状器官拆下来直接丢掉,有点浪费,
我就干脆把一些特殊的、值得收藏的器官留下来,当做藏品,说不定下次手术可以循环利用,节约成本。”
“这东西还有循环利用的说法?”
王丛珊张着嘴巴,瞠目结舌,“你不怕顾客知道你给他们装残次品,群情激愤,拆了你的店啊?”
“什么残次品,能用就行。”
李昂随意道:“我在手术时会抹去器官的排异反应,保证跟原装货没区别。
而且使用循环利用的器官,顾客也能少花点钱,他们还巴不得呢——又不是人人都有你这么好的条件资源。
至于拆店或者碰瓷…
呵呵,给他们胆。”
李昂仿佛专坑客人的黑心店家一般,理直气壮地撇了撇嘴,
他蹲下去,手掌按向地面,随手塑造出了一个体积更大的浴缸,朝其中倒入虫巢制造出的血浆原液,对王丛珊说道:“好了,躺进去吧。”
“呃…”
王丛珊看着满是猩红血液的浴缸,迟疑了一下,“需不需要我换个病号服…”
“不用,你直接躺进去就行。”
李昂随意地摆了摆手,他的生物改造技术,早就达到了隔着衣服也能进行手术的程度。
“好吧…”
王丛珊点了点头,摘下老虎面罩,躺进浴缸当中,意外发现血浆原液具有一定温度,不像想象中那么冰冷刺骨。
“躺好了?”
李昂问了一句,得到王丛珊肯定答复后,自背包栏中取出一块白布,这就要盖在王丛珊的脸上。
王丛珊下意识地拿手一挡,“等等,你朝我脸上盖白布干什么?!”
“让你舒服点啊。”
李昂举着白布,理直气壮地说道:“跟泡温泉一样,朝你脸上盖白布,是为了让你闭上眼睛默默享受。
改造过程中,顾客的身体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化,要是看到了,说不定会对心理产生一定阴影。”
“…怎么感觉怪怪的。”
王丛珊咂了咂嘴巴,还是在李昂的催促之下,盖上了白布。
眼前景象刚被遮蔽,
王丛珊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了低沉洪亮的佛音。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
“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伴随着佛音响起的,还有一连串嘹亮的哭声。
“啊!惨啊!”
“多好的人啊,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呜呜呜!你走了以后我们怎么办啊!”
???
王丛珊一把扯下白布,
只见李昂不知何时拿出了两台录音机,
一台录音机里播放起了超度用的《大悲咒》,
另一台录音机则播放着哭丧时的声响。
而他的头上,甚至还戴上了三角形的白色孝帽。
“你搁这超度我呢?”
王丛珊瞪着死鱼眼盯着李昂,右手伸出浴缸边缘,按停了播放大悲咒与哭丧音乐的录音机按钮。
“没有啊,”
李昂扶正了头上的白帽,一本正经解释道:“这是我们店铺的常规流程。
顾客走进手术室后,接受全面改造,脱胎换骨,
相当于是迎来新生。
播放大悲咒与哭丧音乐,是为了纪念过去凡人阶段的死亡。
是一种庄严而神圣的仪式,
有什么问题吗?”
“…那,这也是仪式的一部分咯?”
王丛珊眼角一抽,手指指向桌子上摆放着的12.9英寸平板电脑。
平板电脑的屏幕上,显示着王丛珊微笑表情的黑白照片,
而在平板电脑前方,则摆放着蜡烛,以及三个盛放有苹果、橘子、梨的果盘。
“是啊。”
李昂点头道:“摆放顾客的微笑照片,
让顾客在醒来后看见自己的笑容,保持心情愉悦。
而三个果盘,则能在手术后食用,快速恢复营养。
非常科学合理。”
“合理个头,明明就是阴间项目。”
王丛珊翻了个白眼,“能不能整点阳间的活。”
“阳间的活?”
李昂眉头微皱,仔细思索了一番,从钠戒当中,取出了十来个小太阳电能取暖器,放在了浴缸周围,
插上电源,齐齐开启,
所有小太阳取暖器立刻散发出炽烈光热,将房间照得亮如白昼。
王丛珊躺在闪闪发光的血腥浴缸当中,咂了咂嘴巴,最后还是翻了个白眼,躺了下去。
“躺好了么?
现在把你身上的7点自由属性点,加在力量、敏捷、体质、感知、智力属性上。
达到力量:9
敏捷:9
智力:7
体质:8
感知:7
魅力:7。”
李昂收敛起了脸上的不正经表情,按照原定计划,让王丛珊做好强化准备。
等到一切就绪,他便将手掌,轻轻浸入到浴缸血浆,与王丛珊的手握在一起。
生物母版与沼泽神力同时启动,
大量如丝如缕的植物丝线穿透王丛珊的皮肤表层,散发麻醉成分,令其感受不到身躯变化,只觉得皮肤稍微有些发痒。
很快连这种轻微瘙痒,也被小太阳电取暖器所带来的暖意所覆盖。
浴缸中的浓稠血浆缓缓翻腾,王丛珊的身躯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
整个过程寂静无声,
等到大悲咒音频循环播放完了两遍,
李昂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将录音机关闭。
“好了。”
李昂将王丛珊从已经只剩清水的浴缸中拉了起来,顺手用沼泽神力蒸发了对方身上的水分。
“这就完成了?”
始终保持着昏昏沉沉状态的王丛珊甩了甩脑袋,
却见李昂自钠戒中取出厚重沙袋,吊在天花板上,“朝这个打一拳。”
“嗯?”
王丛珊还没有从轻微麻醉状态下恢复,听到李昂话语,下意识地用了一半力气,一拳打出。
砰!
坚韧麻绳编织的沙袋重重飞出,撞在墙上,破裂开来,
沙子哗啦落下,
铺撒一地。
“力量11接近12点,还行。”
李昂点了点头,拍了拍目瞪口呆的王丛珊肩膀,“走吧,别让特事局他们等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