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寒門崛起 起點-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渡河的倭寇,返鄉的御史熱推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阜宁镇剿倭之战成了一场笑话,刘知府和徐千户集合两千余兵马,再加上后来的八百余援兵,累计投入兵力达三千之多,而倭寇仅有一百五十人,典型的以多击少,可是结果却令人怵目惊心:倭寇一人未损,仅有十余人轻伤,而明军光阵亡就有六百四十四人,轻伤重伤更是不可计数!明军的首席指挥官刘知府吐血昏厥,次席指挥官徐千户惊魂未定,如丧考批……
锅岛直男和松浦三番郎带领倭寇轻而易举的碾碎了东墙外明军,杀了明军一个血流称呼、哭爹喊娘,然后嚣张大笑着乘木筏渡过了齐水河。
目送倭寇渡河东去,幸存的一千余明军,尤其是直面过倭寇的明军,如东墙外幸存明军,恨不得敲锣打鼓欢送倭寇一程,看着倭寇消失在对岸,明军仿佛送走了瘟神一样,心中顿时有一种劫难余生、逃出生天、捡回了一条命的感觉。
谢天谢地,这些杀人不眨眼、砍人如宰鸡的倭寇终于走了!
我们得救了!
明军泪目……
夜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锅岛直男、松浦三番郎带着倭寇渡过齐水河后,就消失在了明军视线中。
刘知府吐血昏厥,明军的指挥权就落在了徐千户手中,徐千户惊魂未定,深深的忌惮倭寇的杀伤力,压根就不敢下令明军过河追杀倭寇。
“齐水河对岸既有官道,又有乡野小道,还有树林、低山残丘,地形复杂至极,现在又是深夜,难以探查痕迹,势难追索倭寇的去向,若有不备,还容易为倭寇所趁,还是待明日天亮之后,再派重兵追索倭寇。”
徐千户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令明军原地休整,明早再渡河追杀倭寇。
“大人英明!”
一众将领闻言,纷纷松了一口气,大赞徐千户英明。他们也都被倭寇吓破了胆,倭寇太特么凶残了,今日一战,百户死了一个,总旗死了三个,小旗更是死了八个之多!他们都唯恐下一个就轮到他们了,听到徐千户令按兵不动,明日再追索倭寇,他们一个个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倭寇远道而来,都是为了抢掠财富,这阜宁被抢了一遍了,没有啥财物了,倭寇渡河走了肯定不会再回来了,这一晚肯定安全了,而一晚上倭寇早就走远了,肯定追不上了,当然,即便能追的上倭寇,他们也“会”追不上。
所以,一众将领恨不得举一万只手,热烈拥护支持徐千户的英明决策。
一众明军收到上面今晚休整、明早再追杀倭寇的命令,也都是举一万只手赞成。
齐水河东面是一片旷野,前行半里就是一条官道,官道向北直通杭州府,与官道相连还有几条乡野小路,通向附近的村镇,附近不远处就是一片密林,还有一片低山矮丘,无数村落零星分布在密林和低山矮丘边缘。
无论密林还是低山矮丘,都适合藏匿,一旦进入其中,踪迹难觅,行踪难寻。
若是倭寇进入密林或低山矮丘之中藏匿起来,真的像鱼入大海,难觅踪迹。
不过,倭寇却没有选择进入密林或低山矮丘之中藏匿,而是大摇大摆的走上了官道。
“你确定这条官道直通杭州府?”松浦三番郎向跟随过徐海的倭寇确认道。
“是的。当初我随徐海在上虞登陆劫掠大明时,徐海曾指着这条官道说过。”倭寇确定道。
“吆西!”松浦三番郎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向锅岛直男建议道,“直男将军,我们趁夜赶路,进了杭州府再寻个僻静的村子休整如何?!”
“如三番郎之见!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识见识大明繁华的苏湖地区了!”
锅岛直男舔了舔脸上的沾染的明军鲜血,嘿嘿笑着点了点头。
顿时,一行倭寇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沿着官道向北前行,目标直指杭州府。
此刻,在官道北面十里左右的位置,也有浩浩荡荡一行人在举着火把赶路。
这是告老还乡、荣归故里的退休老御史钱鲸一行人。
钱鲸是在监察御史位置上退休的,是个七品官,是胡宗宪的老同行。
钱鲸老家是绍兴府桥头堡镇人,位置紧邻上虞县,就在上虞以北五里的位置。钱老御史今年六十了,属于大器晚成的代表,他在四十九的时候才中举,五十三的时候才考中进士,授官一个地方知县,也是跟胡宗宪一样,走了御史一脉仕途路线。不过,毕竟钱鲸年纪大了,没等到从御史高升就到了退休年龄,仕途定格在了七品监察御史任上。
当然,他也算幸运了,监察御史虽然只是七品官,但是位高权重,是官场上不容忽视的存在。所以,在他这监察御史任上,他也算是风光了一场,没有辜负他数十年的寒窗苦读,当年他离家上任时只身一人,返家时妻妾五人子女三人,门子、花匠、仆妇、厨子、家丁成群,足有六七十人。
当然,他这一行浩浩荡荡,也不只是他的妻妾子女、门子仆役等人,还有离任当地官员派遣护送的差役五十人以及沿途官员结善缘派遣护送的差役八十多人,途径应天时,他的同行胡宗宪听说后,不仅热情的招待了钱老御史一番,鉴于近来江浙一带倭寇袭扰频繁,为了钱老御史的安全,不顾钱老御史的拒绝,坚持派了一百兵士随行护送钱老御史,临别时还叮嘱钱老御史一定要在白日赶路,不要晚上赶夜路。
咳咳,才不是安全又有排场,完全是胡宗宪热情难却,钱老御史只好接受了胡宗宪的好意。
钱老御史乘坐轿子,携带娇妻美妾,儿女绕膝,门子仆役一群,护送差役一百三,护送兵士一百……
衣锦还乡,也就是如此了!
对于胡宗宪的叮嘱,钱老御史一路都是采纳了的,毕竟年纪大了,沿途官员又热情,钱老御史都是白天赶路,晚上歇息养精蓄锐,不过到了家门口了,钱老御史归家心切了,今天走个夜路,大约二更多点就能到老家了。
于是,迫不及待想要归家的钱老御史,在这最后一日,走了一个夜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