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深淵歸途 txt-5 現實畸變讀書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作为一个游戏,赋予随机性延长其游戏寿命也算是现在常有的手法了。《畸变点》本身设计的怪物种类就多,而加上这种不同状态的变化使得就算同一个剧情关卡也会产生很多不同的打法变化,如果不是和现实有联系,陆凝还挺高兴去玩一玩的。
但现在她只有头痛,有了对照之后,火属性强化的共同特性也已经出来了,就是强化光环和尸爆,单一状态下只强化自身实力就有限了。
然而这是游戏,如果现实中那些恶灵真的和游戏里一样的话,就有她头痛的了。
退出直播间,陆凝又扫了一眼手机,发现有一个人已经回复了她的私信,是那个问有关女生的帖子发帖人。陆凝和她约了等会见面,合上电脑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学校公园里面,她见到了那个发帖子的女生。
“你好。”
“你好,请问你给我留言说有办法是真的吗?”那个女生本来坐在公园椅子上,见到陆凝向自己打招呼马上激动地站了起来。
“嗯,当然,事情不会一下子就解决。如果不是心病而是什么外来原因的话,只要解决源头就可以,而如果是心病的话,也许就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了。”
“我不觉得是心病!我们关系很好,之前我奶奶去世的时候还是她安慰我来着,如果是这种程度的事情我们不会瞒着对方!”女生急忙说道,“而且之前她还挺高兴的样子,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好事,没过几天就变这样了,一定发生了什么突发的情况!”
“那么,请你具体说一下吧,帖子里说得也不太清楚。”陆凝点了点头,“根据具体情况要采取的行动也不一样。”
这个女生的名字叫吕静宜,大三历史系的学生,帖子里说到的那一位是她的室友孟希琳,也是同班同学。两人关系要好,基本上无话不谈。
吕静宜注意到孟希琳的变化是在十月十二日,因为两人向来是上课坐一起的,但那天早晨她到了教室后从前排找到后排都没找到孟希琳,之后的两堂课也是一样,孟希琳没有去。
这很不正常,因为孟希琳是个很认真学习的学生,除非病到下不来床,否则从来不缺席任何一堂课,事实上这三年她也从未迟到过。吕静宜晚上向孟希琳追问的时候,她只是说那天有事,已经向教授请假过了,没有详细解释。
因为关系好,吕静宜不敢追问,但紧跟着的几天孟希琳同样没有来上课,这就让她感觉很不正常了。但无论怎么追问,孟希琳都是含糊其辞,而后来她几乎是疲惫回到寝室倒头就睡,根本不给吕静宜任何发问的机会了。
“应该不光是这样吧?朋友有了这样的事,我想你应该采取了一些行动。”陆凝说道。
“是的,我看直接劝阻没用,自己就请了个假去跟踪了她。”吕静宜点点头,“她没有坐车,是走路去的,而且她精神状态不太好,我跟踪也没有被发现。”
当时吕静宜跟了一路,离开学校走了大概四五条街道之后,就看到孟希琳走进了一家写着留学服务机构牌子的店,她之后在门口晃了一下往里面看了看,没有看到孟希琳,应该是沿着楼梯上楼到楼上去了。
她装作对这个有些兴趣的样子进去拿了一些资料出来,回到学校看了看,都是正常的广告宣传。之后她也卡着孟希琳经常回来的时间提前去那里蹲了一下,果然在那个时间点孟希琳是从那个留学店里出来的。
“也就是说她一整天都在店里?”
“很奇怪对吧?先不说我们学的就不需要出国留学,就算需要,她也没有必要一整天一整天地在那个机构里面呆着不是吗?”
“你的调查就到这一步为止了?”
“没办法更进一步。我也询问了柜台的人如果有兴趣怎么样,她说会让老师和我联系,或者在那里见面。至于楼上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打听不到,也没有正常的渠道上去。”吕静宜有些懊恼地说。
“好,地址给我,我要亲自去看看。另外今天孟希琳去那家机构了吗?”
“没有,周末的时候她会留在寝室里学习,不过还是不太愿意说话,如果聊别的话题倒也算正常,可是一说起她的行踪就不说话了。”
“唔……那么之后有机会我也想见见你这位朋友,咱们先去那家店里看看情况吧。”陆凝说道。
“好!”
两个人立刻出发,吕静宜对那个地址记得很清楚,这里……确实不太好找。
并不是说不在外面,而是被各种乱七八糟的牌子淹没,要注意到这么点一个留学机构的门脸实在很困难。这是个陈旧的出租大楼,被租给了很多家企业的样子,除了一层之外上面那些也都挂着五花八门的牌子。虽然看上去二层也是这家机构的所有。
进去之后的室内倒是干净整洁一些,此时屋子里还有两个学生在咨询留学相关事宜。负责接待的人只有一个,两人稍微打了个招呼,陆凝就在屋子里先兜了一圈。
即使常态下不进行显现的安魂曲也依然可以看到一些痕迹,何况她还可以用静谧来进行伪装。这家留学机构的室内确实比较阴森,如果长期在这里工作并且不外出的话,身体健康一定会受到影响,进而慢慢衰弱下去吧。
但一个工作场所也不可能永远住在这里不出去,因此这里的人并没有出现实际的身体问题。那个接待的女生也没有什么死气缠身的特征,只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
两个学生咨询结束后拿了一些资料就离开了,陆凝便走了过去。
“欢迎,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
很职业的问候。
好看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 txt-5 現實畸變展示
“我之前在网上联系了一个老师,说是让我到这里二楼找他。”陆凝笑着说道,“所以我想问一下是不是这里。”
“能问一下那位老师的名字吗?”接待员愣了一下之后问道。
“网上的名字叫Anny,请问这里是否有这个人?”
接待员敲了敲键盘,然后摇摇头:“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啊……”
“哦,那可能就是我搞错了,很抱歉。”陆凝笑了笑,“打扰了啊。”
随后她就从里面退了出来。
“怎么样?”吕静宜追出来问。
“顺利,已经确认了楼上确实是这里的一部分,并且这里的楼上是那些老师。至少从接待员的反应来看,她知道的是这样。”
“可是肯定有什么不对吧?”
“是的,这个等等我会晚点过来查,现在我们能否去见见你的室友孟希琳同学?”陆凝问。
“没有问题。”
两人返回了校园,吕静宜带着陆凝到了她的宿舍楼,走进了她的寝室。
好看的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笔趣-5 現實畸變熱推
一个女生正在她自己的座位上,一头黑发如瀑,容貌是那种很令人惊艳的类型。只是脸色苍白,捧着一本书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希琳?”吕静宜低声问了一句,那个女生讷讷转过头来向吕静宜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回去继续看书,对出现在门口的陆凝视而不见。
这个女生身上的状态就糟糕多了,肉眼可见的魂不守舍,她身上属于活人的气息已经很弱了,如果再晚个几天,说不定她就真的成为一具尸体了。但是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陆凝靠近了过去,而孟希琳对她毫无反应。
“安魂曲”作为错位魔方那个场景里商人的最强饰物,也具有免疫精神类攻击和净化使用者的作用,不过这个功能无法对别人使用。她只能利用安魂曲窥视着孟希琳身上的死气变化,然后用手尝试去接触。
她自己是不怕的,手上隐藏着武器“审判日”的威能,别说是一丝死气,是人是鬼都要避退。
似乎是畏惧着“审判日”,孟希琳身上的死气因为陆凝的接触开始从她身上褪去了一些,不过也只是像捉迷藏一样躲到了别处,没有真正离开她的躯体。这样的尝试终究是起到了一点效果,孟希琳的眼神终于从木讷恢复了一丝清明。
她的目光在寝室里转了一圈,然后抬手抓住了放在她肩膀上的陆凝的手,微微张开嘴唇,用细若蚊蚋的声音说道:“去……七十……十杨……救……”
她只能说出这几个字,随后就耗尽了气力,眼神重新变浑浊了。
“嗯……”陆凝皱起眉,七十?十杨?七十杨?
“七十杨路,是我们之前去的那个机构附近,有一条政府在道旁栽种了七十棵白杨后改名的。”吕静宜说道。
“嗯,我会很快过去看看的。”陆凝点了点头。
“这样就够了吗?可……可孟希琳怎么办?她现在的样子……”
“放心吧,至少一两天内不会有事,我会在这个周末尽快行动,解决此事。”
说完,陆凝就告别了吕静宜,下楼走向了校园里。
她感到了一丝古怪,是对于吕静宜的。那个情况下,孟希琳最信得过的人应该就是吕静宜,而不是自己这个陌生人,当恢复清醒的片刻她甚至还有时间看一眼室内,为什么忽然抓住的是自己的手?
声音细小,是因为无法发出更大的声音吗?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最后,吕静宜的解释也比较迅速,甚至可以说过于迅速了。陆凝甚至都还没考虑各种可能性,吕静宜就直接说出了一个地名,这个地方确实是存在的,问题是……孟希琳为什么要说一条街的名字,而不是一个更精确能锁定的地名,最起码也是锁定一座楼吧?
七十、十杨,应该并不是因为语气断续产生的。
杨树也算是附近的常见树木,就连校园里面也种植了一些,陆凝记得每年春天学校里总有杨絮乱飞的情景。不过学校里主要种植的还是白桦,杨树的数量比较少。
这么想着,她就走到了印象中种植了杨树的一条路上,这条路两侧的道旁树里是有几棵杨树的,陆凝仔细数了一下,恰好是十棵。她走到路的尽头,那里是一座实验楼,是化学系的,她从来没进去过。
七十?
陆凝走近实验楼里面,孟希琳是历史系的,姑且排除她使用某些化学专门的相关知识来进行暗示,这个七十应该就是很直观的表现。化学实验楼里的门牌号比较老式,并不是按照现在楼层加标号来标记的,而是整体标号法,从一号开始。
那就看这座楼里面有没有七十个房间了。
陆凝耐心地找了过去,七十号房间就在四楼,是一个小办公室,门外没有写出这是谁的办公室,她默默记了一下这个房间在室内外的相对位置,看了一眼周围没有人,便完全激活了“安魂曲”。
浓烈的扭曲感正在从房间内部散发出来,而只要远离房门两米以上,那种感觉就会瞬间消失。难怪陆凝之前围着学校跑了一圈都找不到,这种古怪的限定范围内异常确实很难侦查。
但现在是白天,并不是进去的好时候。
陆凝转身离开实验楼,既然孟希琳所说的地方是这里,那么……陆凝就准备把她也当作是一个足够机灵聪明的人来对待,能在那么短暂的清醒时间内理清楚当时的情况,她反应也不慢。
不过就在陆凝将要离开的时候,却隐约感到了一阵视线的注视。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笔趣-5 現實畸變閲讀
有人敢盯着自己?
说实话陆凝现在已经有种退休感觉了,她甚至在此前已经很好地融入了日常生活当中,但这不意味着在集散地养成的某些心态就有所转变。甚至依靠带回来的这一套装备,她完全能做到不留痕迹地做好任何“特别的事”。
她目前的实力强度面对目前出现的任何敌手都是碾压级的,倒是想知道有谁敢对她的调查进行任何阻挠。
很快,夜晚便到了。陆凝没有先去七十号楼,还是先前往了那家留学机构,她还是要先排除一个可能选项的。她不认为那个监视自己的视线来自吕静宜,那么又是来自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