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馬林之詩》-第六百五九節:瘋狂的兩千年以後(三)熱推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炒面以纸盒装着,上面有着马林所熟悉的云纹,马林问这店老板,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然后被老板地回答给逗乐了。
“这纹路啊,听历史学家说这是当初古代被描绘在碗筷上寓意吉祥的,但是历史学家的鬼话怎么能全信呢,所以具体谁都不知道,反正做纸盒的大家都这么用。”这个有些干瘦的年轻人回答道。
大毁灭到底毁灭了多少传统啊。
马林拿过筷子,开始就食,同时问这个店长,为什么要用纸盒。
“因为可以便于回收再利用啊,我们收集这些盒子,只要做到九成五的回收率,这里当天的租金就能全免呢。”店长给了马林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这让马林在咀嚼着炒面的同时,内心的喜悦感油然而生。
如果马林将他所看到的这一切带回北方王国的军队,告诉那些浴血而战的士兵们,他们一定会因为喜悦而痛哭吧。
优美都市小说 馬林之詩 半步煉獄-第六百五九節:瘋狂的兩千年以後(三)閲讀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馬林之詩-第六百五九節:瘋狂的兩千年以後(三)讀書
吃完炒面,马林放下了筷子,将面盒放到了一旁指定的回收箱中,拿出口袋里钱,因为不清楚面额的原因,马林看向这位店长,示意他自己拿。
这个年轻的店长从这些纸里抽出一张面值为20的,然后又找给马林一枚500的硬币。
反正花的是别人的钱,马林收好了硬币转身离开。
穿过道路上的人行道,来到路对面的摊位前,这个三叉道上的中心岛上有一个似乎是自发形成的小型衣物市场,卖的都是短袖这一类适合夏天的衣物。
换了一套红黑格子短袖衬衫与棕色七分裤,然后给自己的鞋配了一双带气垫运动鞋,然后走到坐在轮椅上的店长面前,马林掏出了口袋里的所有钱。
这个家伙首先说了一句日语。
马林摇了摇:“说人话。”使用是字正腔圆的中文。
“现在的泰南孩子都这么凶的吗。”这个家伙从钱里抽出几张,然后也没有找零。
马林也不在意,只是指了指他的胳膊:“现在的日本佬还会和你这样给自己纹花臂吗。”
这句话让这个男人笑了起来,够笑了,他拍了拍他的大腿:“夜鸦组的新老大不需要我这样脊柱受伤而瘫痪了的废物。”
“安家费不够吗,真是可怜,说起来我还以为夜鸦组是这儿本地人的组织,你说你不是泰南人,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田中三四郎,说起来,这儿的本地人哪儿来的武德,既打不过你们泰南人,也打不过我们这些当年的岛国遗民,说起来我也是鬼迷心窍,虽然在新杭州也被人当成遗民看不起,但那儿的警察至少还把我们当人看,遗民论坛说什么来孟买打一个属于我们遗民的天下,我怎么就信了他们。”这个家伙说到这里,看着马林:“你看起来西陆人,但泰南官话说得又这么好,应该是混血儿吧,你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会来到这里,这儿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炼狱啊。”
“也许是因为我也是一个会吃人的怪物吧。”马林笑着说到这里,伸手拍了拍这个轮椅上的中年人,然后伸腿踢了一下他的小腿一下:“起来。”
这个男人下意识地躲过了马林绵软的攻击,在他准备破口大骂之际,这个男人突然反映了过来,他站了起来,发现自己再一次能够用脚征服脚下的行星。
“您!”到了这里,要是这个叫三四郎的家伙还不明白是为什么,他就是真傻了。
于是他起身,跑到马林面前深深鞠躬。
“我能看出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你说你后悔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所以我治好了你,你会回杭州吗。”
“当然了,阁下!谢谢您!我之前还以为您这样的泰南人……真的太抱歉了!”这个中年人又一次鞠躬。
“浪子回头总是好事,但是记住,要是让我知道你走了歪路,那我会亲手打断你的腿。”说完,马林掏出那枚500硬币,拇指一搓,将它500那面完全抹平之后放到了这个中年人的手里。
“路在你自己的脚下,好好珍惜它。”
放下线,马林走上人行道,带着不解的他皱着眉头,直到一个小矮子夺包而走,马林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他必定滑倒。
然后就看到这个家伙脚底一滑,直接滑出了人行道,钻进了飞驰而来的大轮子车底下。
等一下,不是说这个时代早就没有言出法随的现象,从刚刚开始,马林就感觉到了奇怪,为什么他会想到要召唤世界树,又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在使用在这个时代来说有如神迹的术式。
有口皆碑的小說 馬林之詩 txt-第六百五九節:瘋狂的兩千年以後(三)分享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时代?
难道是马尔斯在召唤我?
带着这样想法,马林心中突然有了明悟。
一个传送通道在他面前成形,刚刚还在关注着那个钻进车底的市民们注意到了这边,在短暂的失语之后,他们尖叫着开始逃跑。
而马林走进通道,下一秒来到公会柜台前的马林伸手,灵能立即将坐在座位上的穿着蓝色制服的年轻人从椅子上推了下去。
马林坐到了椅子上,然后看着坐在柜台里,表情还有些呆滞的年轻化的李维:“我有一个问题,米谢尔家的李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够为我解惑。”
“你这个家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蓝制服站了起来,刚举起来的手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式打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在他因为失去知觉倒下来的时候,马林看着李维,而他身后的另一个蓝制服被灵能直接拍到了墙上。
“你的客人?”马林侧身,伸手一个虚空耳光将那个还想站起来的家伙打翻在地,这一次牙齿们脱口而出,在地上甩了一地。
“超自然管理局的,有好事的把我的事情说出去了。”李维一边说一边侧身打开了电脑:“阁下,您找我有事,是什么事。”
“我让你找的那个孩子,他有接过什么任务。”马林问道。
“这个……我没有权限。”李维看起来有些爱莫能助,不过他还是给了一个建议:“不过我知道谁知道。”
“谁。”马林尽量长话短说。
“城南冒险者公会,卡姆·让·谢林汉姆。”李维说完,就看到马林身后一个传送通道正在成形:“您知道路吗?”
这位貌似年轻的老人表情有些惊恐。
“没事,我从你脑子里知道了一切。”马林说完就倒进了传送通道。
下一秒,出现在柜台里的马林在众目睽睽之下伸出手抓住了正拔腿而逃的胖子:“卡姆先生?”
“呃……呃,我,我是卡姆。”这个肥仔看起来有些大舌头,马林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卡姆先生,我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些异种,我也是人类,你看,这一身是我刚刚买的衣服,虽然很廉价,但它们是人类的衣服啊。”
公会大厅里的人山人海正在飞快退去,柜员们翻过柜子正在逃跑,冒险者们正在通过一切可以离开的途径离开这里,落地的大窗,被挤开的大门歪着身子。
唯一的保安将手按在枪套上汗如雨下。
马林伸手,三个空杯子在一旁的冷饮机前各取所需,然后分别来到卡姆先生,马林,还有保安先生的面前。
马林接过了这杯牛奶冰激凌,拿起世界树变成的刮板开始进食,同时也没有忘了正事:“卡姆先生,你认识一个叫福尔摩斯·马尔斯的年轻人吗。”
“啊,我,我当然认识他,你说的是那个混血的潘斯奥猫人吧。”卡姆先生的求生欲击败了一切,他看着马林努力求生恐悦至极的模样令马林非常喜悦。
“他接了任务,或者说他在哪儿,你能找到吗。”
“我可以看看数据库吗,您也知道的,我能记住一个刚刚出现在我生命轨迹里的年轻人,已经是非常努力的结果了。”
“当然,你去看你的数据库吧,还有,你应该不会做傻事吧。”马林问道。
“当然,我绝对不会做傻事的。”这位中年人发誓,然后坐到了电脑跟前开始操作起来。
虽然他惊怖中求生,看起来连字都打错了好几次,但是没有压力就不会有动力这一句是真的管用,马林看着他飞快找到了马尔斯最有可能出现的位置。
蓝天白云洗浴中心,在城北区的西陆人聚居区。
换而言之,这洗浴中心有一个别名。
布鲁斯盖怀特克劳德。
真是一个雅俗共赏的好名字。
………………
蓝天白云洗浴中心怎么说呢,和以前马林见到的那个大鸟转转转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以马林一出传送通道,就已经做出伸手阻止欢迎他的子弹们的动作。
但是子弹们并没有如期而至,马林看到的自动机枪已经歪了脖子,而的保安倒毙在地上。
至于路上……路上倒是可以看到一些在奔跑的行人,但是这些家伙像是卡帧一样停止了奔跑,活得像是一个擅长高难度动作的滑稽演员。
带着一丝不解与一丝明悟,马林迈开脚步,走向那虚掩的大门。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馬林之詩》-第六百五九節:瘋狂的兩千年以後(三)相伴
原本纹丝不动的大门在马林的面前有如薄纸。
推门而入的马林看着在倒毙在地上的保安,看着变成灰烬的异种,看着弹壳与脚步的痕迹一路向着深处前行,马林跟随着这一痕迹前进。
同时感受着这座建筑正在深渊化……原来如此,是马尔斯在呼唤着我呢。
马林微笑了起来,他加快了脚步,按照门上的告知板拉了一把这扇大门,来自门后的阻止感让马林沉默了一下,然后来到一旁的墙前,马林推墙而入。
这个内部的大厅里到处都是混沌怪物,在时间完全停止了的这个世界里,它们正保持着吞食着死者尸骸的姿式,而马林看了一眼门后的位置,终于发现了为什么这门为什么拉不开了。
变小了的马尔斯面无血色,他的一条左腿正在被一个大魔扯着,而他的右手却死死抓住了门把手。
马林大笑着,直到笑累了,他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到了一旁。
时间再一次开始走动,那个大魔狂笑着扯动着马尔斯:“你的那个所谓祖先根本不可能来救你,真神好不容易重新开始接触这个世界,这一次,我们必定要征服这个世界!”
而那些怪物们在进食完之后,终于嗅到了全新的味道。
它们一起转身,一边咧开嘴,然后一起在哀嚎中被神圣的火焰所包裹并焚烧着。
马林起身,走向那个大魔。
他刚刚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狂妄,但是如今他却有如一只小兽一样尖叫着,被马林直视的它缩小成了小狗一样。
而马林手里的世界树嫩枝变成了一根棍棒,上面满是尖锐的木刺。
马林一棍子砸在了这个大魔的脑袋上,神圣的尖刺穿透了它的颅骨,造成的伤害让它抱着脑袋倒在了地上。
马林用非常标准的重击一次又一次地打在了这个大魔的脑袋上,直到代表着净化的神圣火焰从它的躯壳中冒出。
转过身,马林看向马尔斯,自己的这个孩子此时带着笑容缓缓升起,他的身后,是不知名的神圣国度,有翅膀的人形正在吹响号角。
马林呸了一声,那些个鸟人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落,伸出手一把抓住马尔斯那满是伤口的左手手腕,将自己的后代从空中扯到了自己怀里。
马林一扬手,天国不见了。
然后他转身,混沌们已经变成了飞灰。
而在这一大厅的更深处,一个白骨巫妖正从传送通道里探出脑袋:“向您致敬,先生,好久不见了。”
“艾尔斯,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在两个月前刚刚见过你。”说到这里,马林自己先笑了起来:不过,你说得对,好久不见了。”
这位白骨巫妖谦卑地行礼:“我已经来了,但我知道我不能僭越,这个孩子在呼唤着你,他知道了您的存在,但是根据规则,他会在醒来之后完全忘了您的存在。”
艾尔斯的解释让马林明白了过来,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但是,既然规则涉及到我,那我只要让这个孩子不要忘了这件事情就行。”
“但是您立过誓……”艾尔斯低下了头。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線上看-第六百五九節:瘋狂的兩千年以後(三)展示
“我不管以后我立的是什么狗屁道理,现在的我不认。”马林说完,一道治疗术式拍到了这个孩子的身上——他的灵魂被禁锢在他的身体里,原本大魔应该是想将这个孩子带入亚空间,在那里他们有足够的办法改变这个孩子。
但是这样一来,当马林的治疗术式拍在他的身体上时,这个孩子立即就像是一只熊从冬眠里醒来一样睁开了眼睛。
他打量了一眼四周,最终注意到了马林。
这一刻,这个孩子脸上的坚持与倔强终于消失了,他终于可以为了他身上的伤口们开始小声地抽泣,最终他挣扎着跪坐到了马林的面前:“我,我还记得您,我的先祖,这不是在做梦,我办到了,我召唤了您,而您从混沌的手里又一次救下了世界,对吗。”
他看着马林。
“是的,小子,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离开,要不然这儿的警察机构人员马上就会过来。”说到这里,马林看向艾尔斯,这个巫师微笑着开着了他的裂隙,一个成形的通道出现在了马林与马尔斯的面前。
“走,孩子。”马林说完,一马当先地走向了这个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