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笔趣-第一百一十三章 功比堯舜推薦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小的……小的也不清楚,只是那些百姓的模样极为恐怖,仿佛要是不给他们土豆,他们就要和人拼命一样,对了,有一位大人好像还在那边和百姓们周旋,具体的事情,小的就不知道了。”
报信的士兵显然也是第一次在皇帝及众大臣跟前露脸,显得有些紧张。
李斯显然捕捉到了重点,连忙问道:
“那位大人姓甚名谁?”
“我听百姓们都叫他陆大人……”
李斯点了点头,看向嬴政道:
“陛下,臣觉得还是把人叫来,问个清楚好了,同时应着手让禁卫军做好准备,以防不测。”
嬴政微微颔首。
眼下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不过这个叫做什么“土豆”的,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没过多久,侍卫就把一个中年男人带进了殿内。
“草民陆夏远,拜见陛下!”
陆夏远满头大汗,衣服还有些狼狈,一看就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咦!陆御史,怎么是你!”
看到陆夏远,李斯一脸惊讶,对于眼前这个人他还是了解的。
为人轻浮,办起事来毛里毛糙,完全是那种混日子的官员。
这样的人,居然敢直面那些气势汹汹的百姓?
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相信!
“丞相大人,早民已在几日前辞去了御史之职,现在亦不过是百姓中的一员,当不得您那样称呼。”陆夏远一脸谦逊地说道。
“说事吧,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嬴政在龙椅上淡淡问道。
陆夏远连忙回答道:
“启禀陛下,眼下春耕将至,咸阳百姓们苦于没有粮种下地,草民偶然间得到一批种子,试着栽培了些,发现效果还不错,就推荐给了百姓们,谁想他们竟然如此狂热,草民有罪!”
“一派胡言!不就是粮种嘛,再好能好到哪里去!我看你别有用心才是真的!”
陆夏远话音刚落,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人们寻声看去,才发现是刚刚被降了职的孟良。
自从那日西荷辞官之后,没过多久,军中便传来消息,说是孟良此人行为不端,缺乏胆气,不适合在军中效力,被直接踢了出来。
在流转了好几个部门之后,最后被塞到了清水衙门,当上了一个御史。
别看御史掌管天下言路,实际上却是最为辛苦的职业,不但油水少,还要经常得罪其他人,属于那种出力不讨好的存在。
因此,孟良便暗暗攒着劲,想要立下几件功劳,好早点逃离苦海。
李信,李斯这种大佬,他自然是不敢碰瓷的,而对于楚阳,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他也不敢去得罪,眼下再没有比这个无权无势的陆夏远更合适的拿来练手的了。
孟良深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能不能官复原职,就在此一举了。
他向前一步,义正言辞道:
“陛下,臣要参前御史陆夏远,私自卖粮,煽动百姓之罪!”
“这……陛下,草民冤枉啊!我只是看这粮种不错,又想着春耕乃是我朝大事,马虎不得,这才想着拿出来和百姓分享,求陛下明察!”
陆夏远一脸委屈地跪在地上,深深拜了下了。
大殿上,朝臣们互相交换着眼神,小声议论着。
此时,端坐在御前的扶苏则是有些古怪地看了身后的楚阳一眼,眼中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此事容后再议,还是先说说那个土豆是怎么回事吧!”
嬴政一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让孟良退下,冷冷盯着陆夏远。
“你刚才说此物种植的效果不错,可曾计算过亩产!”
陆夏远抹了抹眼角的眼泪,连忙抬起头来。
“这个……小的倒还没有,只知道收成很多,陛下如果不相信,可以派人去查验一番。”
原本众人对于这个什么土豆还是抱着些好奇心,可是在听到陆夏远的话后,纷纷摇起了头。
没算过产量,你说个鸟啊!
如果测出来,比普通粮种多个十斤二十斤的,不还是一样么!
眼看着嬴政的脸色不善,一旁的扶苏连忙起身道:
“父皇,不管怎么说,陆夏远的出发点是好的,不如您就派人去验验,如果真的是好种子,也算是为国取利嘛!”
听到扶苏的话,嬴政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点了点头。
很快,就有一队人马从阿房宫出发,直奔陆夏远的宅子而去。
嬴政和大臣们就这么静静地在宫殿里等了起来,然而,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还没有见到回音。
就在他们快要熬不住的时候,一个內侍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
“多……实在是太多了啊,求陛下再派点人手过去吧,根本数不完啊!”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嬴政一下子站了起来。
要知道,要知道刚他可是派了一什的士兵,花了整整一个多时辰,还没有清点完?
这地里到底种的什么啊!
嬴政在龙椅前来回走动着,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陛下,要不咱们一起去陆夏远家里看看吧,正所谓眼见为实,臣现在倒是对这个土豆很感兴趣呢!”
李斯适时站了出来,笑着说道。
嬴政点了点头。
“也好,诸卿家就与寡人一同前去吧!”
说着,带头走出了殿外。
一时间,原本满满的大殿之上,只剩下孟良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发愣。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在士兵的护送下,一支庞大的车队很快便来到了陆夏远所住的巷口。
嬴政走下龙辇,虎步龙行,文武百官跟在后面,亦步亦趋。
路边的百姓全都跪在地上,也有胆大地偷偷打量着这位威名四海的帝王。
“这便是你家?怎么如此狭小?”
看着有些没落的宅子,嬴政出声道。
“蒙陛下大恩,臣才有此遮风挡雨之所,已是不胜感激涕零,不敢再有奢求……”陆夏远恭敬道。
他祖上投靠了叛王成蛟,能被嬴政赦免已属法外施恩了,哪还敢有别的奢望。
嬴政点了点头,便不再吭声,只身朝里面走去。
一行人来到后院时,发现士兵们正将一筐一筐的土疙瘩挖出来,放在秤上。
放眼望去,整个后院全都是这些土疙瘩,几无立足之地。
看到嬴政出现,士兵们全都跪了下来。
“现在称了多少了?”嬴政淡淡道。
“回禀陛下,现在已经称了三十石左右了……”士兵一脸兴奋地报告道。
“啥!三十石!”
士兵话音刚落,现场顿时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要知道,依据秦制,一石差不多有一百二十斤左右。
三十石可就有将近四百斤了!
就算刨去这些泥土,也至少有三百斤了!
这已经比之前的每亩收成足够长了几十倍有余!
而且眼前这片土地,明显还不到一亩,如果将中间那堵墙拆掉,一起种植的话,那产量估计还能翻一番。
如果天下百姓都能种植此物的话,那以后还有什么饥荒好怕的!
“好!你很好!想不到你虽然出世,却仍心怀天下百姓,朕心甚慰,甚慰朕心啊!”
嬴政目光灼灼地看着陆夏远,脸上少见地带了些许笑容。
如果这批粮种真能推广下去,那他可就是建立了万世之功,成为真正的千古一帝!
那可要比什么尧舜厉害多了!
嬴政在周围四处打量着,心情显得不错。
“回禀陛下,草民不敢贪天功于己有,这都是楚大人的功劳啊!他曾告诫小民,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还说不管当不当官,都得有担当才行。”
“哦?楚大人……莫非是楚阳?”嬴政脸上露出一抹意外。
“正是,楚大人与小的为邻,故小的平日里常能听到他的教诲。”陆夏远解释道。
“原来如此。”
嬴政看了身后的楚阳一眼,突然想到那日在太子府中听到的那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些话倒像是他的风格。
这个年轻人啊,心地倒是光明,只是做事稍欠火候。
罢了,就让他跟在太子身边磨砺一段时间吧。
嬴政有些心软的想道。
“对了,你说不敢贪天功是什么意思?这土豆明明是你发现的,怎么还……”
嬴政笑着拍了拍陆夏远的肩膀,觉得这个人真是太过谦虚了。
要是旁人立了如此功劳,怕是恨不能嚷嚷着全天下都知道,唯独此人有些不同。
“这……”陆夏远有些为难地朝楚阳这边看了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士兵们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陛下快看,这道墙那边似乎也种植着土豆,而且比这边的个头还要大!”
“哗啦!”
随着这一嗓子,所有人都朝墙边小跑过去,当看到那大如头盔般的土豆时,全都如遭雷击般地楞在了那里。
“这……这是谁的宅子!去把他主人找来,寡人要问个清楚!”
嬴政说完话,发现周围死一般的宁静,每个人的神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良久,才响起一个弱弱的声音。
“那啥……陛下,这好像是微臣的宅子……”楚阳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嬴政瞪大了眼睛,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