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柯學驗屍官笔趣-第440章 老父親的憂慮讀書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事后,曰本公安在林新一柯学破案法的指引之下,通过事先的监视埋伏,将妄图再次作案的如月峰水当场抓获。
如月峰水的确是凶手。
而经过审讯调查,这位大画家的杀人动机只是…
他喜欢画富士山。
可常磐集团建造的那座双塔摩天大楼,却挡住了他家看富士山的视野,让他没办法再在这个“最佳观景地点”作画。
所以,一力促成这幢大楼建成的常磐公司董事长美绪、高管原佳明、市议员大木岩松,就成了如月峰水的眼中钉、肉中刺。
说到底,这就是个隔壁小区业主与违章建筑开发商的矛盾。
只不过闹得太厉害了些。
弄清来龙去脉,这起连续杀人案件也就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至于曰本公安对原佳明身份的追查,这属于保密事项,林新一也不了解。
而另一边,虽然贝尔摩德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将那位降谷警官的身份锁定在了一个有限的范围。
但在手头线索仍旧有限的情况下,她也并没有急着去破解这个答案。
只待降谷零再度出现在她和林新一的面前,再进行最后的试探。
就这样…
随着降谷零的离开,林新一等人的生活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两天后。
米花町的中小学校,再度以白嫖学生全年学费的强势姿态,给学生们放了个短假。
毛利家难得的没有安排短途旅行,一家人留在了东京。
放了假的毛利兰无所事事,便约上了铃木园子、贝尔摩德两位闺蜜,带上了负责拎包的老爹和柯南,来到家附近的百货商店购物、逛街。
虽说是一家人的集体活动。
但毛利小五郎和柯南,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要买的东西,在进入商场后的十分钟内就买完了。
剩下全是毛利兰、铃木园子、贝尔摩德三位女性自由发挥的时间。
“这才是第一家店…”
“她们3个人就来来回回换了20套衣服,用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
柯南坐在那女装店角落的“老公等待区”,如晒干的咸鱼一般,无奈地翻着白眼。
这年代还没有智能手机,这种方便消磨时间的东西。
终于,在把手头的商品包装纸和购物小票全都阅读并背诵了3遍之后,柯南按捺不住地转头看向身边,跟他一起在这受苦的毛利小五郎:
“毛利叔叔…”
柯南眨着天真可怜的大眼睛:
“要不我们两个先去商场外面逛逛,等她们挑完再回来?”
毛利小五郎沉默不语。
“在发呆么?”
柯南伸手轻轻推了一推。
毛利小五郎岿然不动。
柯南正欲再问,却只听他语气复杂地回答道:“不,我们就在这等。”
还在这等?
不觉得无聊么?
不对啊…按毛利大叔的个性,不应该比我更想早点离开吗?
柯南百思不得其解。
他静下心仔细地观察了一番:
只见毛利小五郎始终都在以一种复杂而深沉的表情,静静地看着不远处忙着挑衣服的三位女士。
三位女士里,尤以贝尔摩德最为亮眼。
她每换一件衣服,气质都会随之一变。时而像清新元气的少女,时而像成熟优雅的妇人,风采别具一格。
这倒是的确很有观赏效果,尤其是,对毛利小五郎来说。
自从上次在学园祭看了“克丽丝小姐”的骑士妆容,他就仿佛成了对方的狂热粉丝。
“嘶…”想到这个油腻大叔粉上的可能是自己,柯南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强忍着这种异样的感觉,提醒道:
“毛利大叔,别盯着克丽丝姐姐看了。”
“她…”
她老人家说不定年纪比你还大呢!
柯南发自好心地加以提醒。
毛利小五郎却全然不听。
但与此同时,他的回答又大大地出乎了柯南预料:
“不,柯南,我可不是在看克丽丝小姐。”
毛利小五郎郑重地摇了摇头:
“我是在看小兰。”
柯南:“???”
这不是更奇怪了吗?
他正想说些什么,却只见毛利小五郎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
“算了,跟你这种小鬼说,你也听不懂的。”
“总之,这是我作为父亲的责任。”
“??”柯南越听越迷惑。
而就在这时,毛利兰和贝尔摩德正好各自挑中一款心仪的连衣裙,肩并肩地去更衣室试衣服去了。
铃木园子暂时落了单。
“机会来了!”毛利小五郎眼前一亮。
柯南:“???”
毛利大叔你到底是想干嘛?
他心中疑惑不解,只见毛利小五郎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向铃木园子招了招手:
“园子,你过来一下。”
“嗯?”铃木园子好奇地凑了过来:“毛利叔叔,有什么事吗?”
“有。”毛利小五郎神色严肃下来。
他也不直接开口,只是转头看向柯南:
“柯南,你先去旁边玩一下。”
“我….”柯南一头雾水。
他猜不透毛利小五郎到底是藏着什么秘密,还非得他回避了,才肯跟铃木园子说清楚。
出于那刻在侦探DNA里的好奇心,柯南很想弄清楚这个秘密。
但是,冷静下来,再以侦探的头脑仔细一推理:
毛利大叔和铃木园子…
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凑在一起,还能有什么严肃正经的秘密??
难不成是毛利大叔终于发现自己当年在医院抱错了孩子,他和铃木园子才是亲生父女?
“唔…”柯南一阵胡思乱想,心里倒是也对毛利小五郎这故作神秘的举动,少了许多八卦和好奇。
“好,我去旁边玩。”
他想了一想,最终还是乖乖地让出了位置,给毛利小五郎和铃木园子私下交谈的空间。
“毛利叔叔,到底是什么事啊?”
目送着柯南远去,铃木园子心中不禁生出了满满的好奇。
“是关于小兰的事。”
毛利小五郎的神色已经全然严肃下来。
此时的他与平时那个吊儿郎当的吉祥物老爸完全不同,眉宇间充满了一种长辈的深沉和威严:
“小兰她…”
“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哈?!”铃木园子骤然一惊。
有些深藏在心底的记忆,悄然浮上心间:
“毛利叔叔…”
铃木大小姐有些紧张地问道:“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小兰最近不正常。”
毛利小五郎气势一变,脑后似乎隐隐划过一道闪电。
眼神也犀利起来:
“学园祭结束后的这几天里,小兰突然变得更加注意穿着容貌,甚至在家里休息,都不忘给自己的化上淡妆。”
“要知道,她以前可是很少化妆出门的。”
“更别说在家里了。”
毛利小五郎一番推理,得出惊人结论:
“我看,小兰她一定是恋爱了!”
“额….”铃木园子欲言又止:“女孩子化妆…很正常吧?”
“毛利叔叔,仅凭这些就判断小兰最近是恋爱了,是不是有点勉强?”
“不,相信我。”
“我绝不会在这方面弄错的。”
毛利小五郎的言语非常坚定。
查案子他可能不擅长。
但是作为情感市场的福尔摩斯,抓出轨、抓小三,可是他赖以为生的主要技能。
说得夸张一点,他用鼻子都能闻出奸情的气息。
“小兰这孩子跟她母亲很像。”
“当年英理就是这么一个更注重提高个人能力,不怎么在意自身容貌的女孩子。”
毛利小五郎拿出自己的青梅竹马作为例子:
“可是在高中时期,英理就跟现在的小兰一样,突然开始注重自身的容貌,开始往自己脸上涂脂抹粉,不再以素颜示人。”
“好像非得让人看到最漂亮的自己,她才能满意。”
“再然后…”
“没过两年…”
毛利小五郎那如同讲鬼故事一般的阴森声音,突然在这戛然而止。
“然后怎么了?”
铃木大小姐被吊足了胃口。
她一脸在意地催促道:
“毛利叔叔,你倒是说啊?”
“‘没过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额…这个…”
毛利小五郎老脸一红。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没过两年,小兰就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