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虎字旗與金人首戰相伴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尼真率领一个牛录白甲和莽古斯率领的一千多甲骑离开科尔沁草原,这么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周围的部落。
不过,在白城的呼图克图汗刻意隐瞒下,消息并没有大范围流传,只在一些蒙古部落中间流传,正前往喀尔喀五部的虎字旗车队更是一点也不知情。
喀尔喀五部作为大部,自然也知道科尔沁部的奥巴和金人联手,派出了兵马去对付虎字旗的车队。
喀尔喀五部的炒花却没打算管。
虎字旗车队会不会被抢,他并不关心,喀尔喀五部和虎字旗关系也没有好到要给虎字旗通风报信的份上。
不过,金人和科尔沁部派出兵马对虎字旗车队出手的消息,终究没能一直隐瞒下去,还是被虎字旗在草原上的暗谍知道。
虎字旗的暗谍一得知消息,立即安排快马去送信。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虎字旗與金人首戰閲讀
可惜知道的消息太晚,尼真等白甲和科尔沁部的甲骑人人骑马代步,比起去送信的虎字旗暗谍一点也不慢。
尼真为了快一些找到虎字旗的车队,甚至与拖拖拉拉的科尔沁部甲骑分开,带着一个牛录的白甲先一步去往虎字旗车队的方向。
潘毅带来的战兵皆是步卒,只有少量的骑兵哨骑,加上四轮大车满载货物,行进的速度并不快,时常还会因为路过某个小部落停留一两天。
“敌袭!敌袭!”
四散在车队周围的哨骑从前方鸡翅而归,马背上的骑兵一边大声叫喊,一边从车队前头,往车队后面催马疾驰。
哨骑骑马停在潘毅近前,说道:“大队长,远处发现一支三百人左右的骑兵,人人穿戴甲胄,正朝车队方向靠近。”
“再探,弄清楚是哪个部落的。”潘毅对哨骑说道。
哨骑一拨马头,骑马离去。
“打旗语,通知车队戒备。”潘毅转身对身边的传令兵下令。
传令兵跳到边上的四轮大车车身上,抽出腰上的两只旗子,高举到空中,朝车队远处挥舞起来。
车队太长,靠嘴巴喊话,远处的人很难听清楚,旗语很好的传达一些简单的命令。
旗语打出去后,最前面的四轮大车停了下来。
中间和后面的四轮大车开始朝最前的四轮大车靠近,最后众多四轮大车首尾相连,环绕在了一起。
一门门四磅炮被推到了前列。
爱不释手的小說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虎字旗與金人首戰
持有火铳的战兵和操弄虎蹲炮的炮手也全都进入了自己的位置。
越来越多的虎字旗哨骑从远处返回车队。
“打开一个缺口,放咱们的哨骑进来。”潘毅对守在一辆四轮大车后面的战兵说道。
很快,一辆四轮大车为归来的哨骑挪出来一条过道。
当所有的哨骑都退回四轮大车后面,打开的缺口又被重新挡住。
归来的哨骑队长下了马,一路跑到潘毅身边,急切的说道:“潘大队长,来人是奴贼,大约有二三百人。”
“奴贼都眼皮子地下了,外情局的那帮家伙干什么吃的,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传来。”潘毅忍不住骂了一句。
哨骑队长说道:“现在不是怪外情局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如何应付这支奴贼。”
“能怎么应付,狠狠的打他娘的。”潘毅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
虎字旗在在场上从来都是连战连胜,他作为虎字旗的人,打仗还没有怕过谁。
哨骑队长面露担忧的说道:“奴贼和蒙古人不同,蒙古人早就烂到根子里了,勇武所剩不多,奴贼却不一样,属下听说辽东那边盛传着金人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说法。”
“怕了?”潘毅斜睨了面前的哨骑队长一眼。
哨骑队长羞恼道:“放屁,老子会怕他们那些从林子里钻出来的野人,老子是担心咱们自己大意而吃了亏。”
“不怕就行。”潘毅说道,“什么狗屁满万不可敌,都是他们自己吹嘘的话,只有明军那些废物才相信,奴贼真要有这本事,早就打破山海关长驱直入了。”
哨骑队长说道:“一会儿准备怎么打?要不要我们哨骑出战?”
“动手事情交给我就行,一直都听说奴贼多么多么厉害,这一次正好会会他们,试试他们的斤两。”潘毅冷冷一笑。
自打虎字旗在草原上大败土默特部之后,草原上就再没有势力敢打虎字旗车队的主意,如今有人来赶来捋虎须,他不介意给这些奴贼一个深刻教训。
“来了。”哨骑队长看着远处说了一句。
潘毅扭头看过去,就见远处多出了不少黑影,随即举起了单筒望远镜放在眼前。
“还真他娘的是奴贼。”潘毅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起點-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虎字旗與金人首戰熱推
单筒望远镜的另一端,清楚的能看到奴贼头皮上标志性的金钱鼠尾。
奴贼距离车队越来越近。
“告诉炮队,把奴贼放进一些在开炮。”潘毅交代了一句。
传令兵跑去给炮队传令。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虎字旗與金人首戰
尼真带着一个牛录的白甲同样看到了虎字旗的车队。
“额真,看来虎字旗的人早有准备。”一名白甲对尼真说道。
尼真冷笑一声,道:“有准备又能怎么样,一群懦弱的尼堪,只要冲杀过去,他们只会丢盔卸甲的去逃命。”
在辽东,杀过了太多的明军,大战小战打不过了不知多少场,对虎字旗这些商号护卫,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这些尼堪别的本事没有,带来的东西可是不少,只要杀光了这些尼堪,把这些大车和车上的东西带回去,主子一定十分高兴。”边上的白甲看着前面一辆辆四轮大车,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尼真说道:“这些尼堪不能全杀光,还要留下一部分为咱们赶车,不然这么多大车,咱们可弄不回去。”
“对,对,对,留下一些尼堪给咱们赶车。”旁边的白甲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嘴的大黄牙。
在他们心里,谁都没把护卫车队的虎字旗当一回事,只认为他们金人一出手,就能轻松的得到虎字旗车队中带来的货物。
“下马,进攻。”尼真率先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所有的白甲纷纷下马。
他们拿手的本事是步战,骑马只是用来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