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傳奇藥農》-第一千九十七章 傳送逃往絕情莊(求訂閱、求收藏)看書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妙手至尊心里清楚,这些修炼者已经陷入疯狂状态,为了能进入传送阵逃离此地,什么都做得出来。
如果自己带着千奇银堡和绝情随心庄的人继续阻拦,只会被人群当做阻碍,顷刻间遭到无数攻击。
看到那些修者在涌向传送阵的过程中,还推推搡搡,不断攻击身边的抢位置的人。
妙手至尊叹了口气,在有一线生机的时候,人类的仔细本性暴露无遗。
一万两千人的传送上限,也不知道有多少实力出众的修炼者能逃出去。
天空中,葛无情回头一看,发现绝情随心庄和千奇银堡组成的阵线,丝毫没有起到阻拦作用。
他一拍额头,满脸都是郁闷之色:“该死,自己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诛魔正气联军说好听点是联军,说难听点就是一帮乌合之众,临时凑起来都没经过训练。
这样的部队毫无纪律可言,能够逃命就会立即放弃战斗。
自己刚才不该大喊,应该先用传音之法通知,让各大宗门的杰出弟子和神境高手先走。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传送阵只能送走一万两千人,高手能走几个是几个吧。
他再次调动天地之力,向外轰炸出声浪,催促那些还在战斗的高手们赶快撤退。
“葛庄主!”
地面上突然窜起一道橘色流光,明空梓琳总算穿过战场,找到了葛无情这座大靠山。
“你还过来干嘛,赶快去传送阵,趁早离开此地。”
精华都市小說 傳奇藥農-第一千九十七章 傳送逃往絕情莊(求訂閱、求收藏)
明空梓琳犹豫了一下,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葛无情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厉声催促:“快点去,还有让葛安也离开,我马上就来!”
见葛庄主态度如此坚决,梓琳认真地点点头,立即转身向绽放光芒的大地飞去。
葛无情则扫视天空,观察一下还留在这里厮杀的修炼者,从中分辨有天赋或者修为足够高的人。
对于这些人,他飞身上前一一劝说催促,让他们尽快离开。
大多数人还算听劝,知道联军已失去战斗意志,都在往传送阵方向涌。
于是纷纷撤离战场,从空中加速往地面飞,打算抢到前面进入传送阵。
但也有些人不愿听葛无情的话,想继续留下厮杀,还正气凛然地表示,这么做是为大家断后。
葛无情可没时间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不听就算了,人家想白白牺牲自己也拦不住。
大量人类往同一方向涌动,立即引起巴烈德昆的注意。
它望向地面,观察那个散发皎洁光芒的阵法,以及进入阵法范围的人类。
很快它发现这是个传送阵,人类进入阵法范围后,稍作停留就会化作白光消散无踪。
“不,我是熔火之王巴烈德昆将军,人类绝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它散发精神波动,命令所有炽魂和镰魔更换攻击目标,全数冲向传送阵区域。
同时巴烈德昆自己也扭动山岳般的身体,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缓缓向传送阵靠近。
传送阵边上,明空梓琳好不容易才找到绝情随心庄和千奇银堡的人:“葛安,你义父说,让我们赶快离开……”
爆炸轰鸣在不远处响起,空中飞腾的火焰照亮昏暗大地,梓琳后半句话被爆炸声完全掩盖。
虽然没听见明空梓琳后半句话,但葛安还是领会到她的意思。
扭头对妙手至尊道:“前辈,您带着千奇银堡的人和我们一起走,别留在这里了!
精彩都市小說 傳奇藥農笔趣-第一千九十七章 傳送逃往絕情莊(求訂閱、求收藏)看書
传送阵能送过去的人数有限,得抓紧时间。”
妙手至尊觉得很奇怪,葛安不关心葛无情,反倒关心起千奇银堡。
难道葛安不在乎义父的安危吗,万一葛庄主没能赶上传送阵,那怎么办。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傳奇藥農》-第一千九十七章 傳送逃往絕情莊(求訂閱、求收藏)展示
看到妙手至尊面带疑惑,葛安立即补充:“前辈别担心,义父自有办法离开,我们先撤要紧!”
见葛安如此有信心,妙手至尊也不再犹豫,招呼千奇银堡的弟子一同飞向传送阵中心。
“梓琳,我们也跟上!”
说着,葛安一把抓住明空梓琳的手,拉着她飞向传送阵。
其他绝情随心庄的弟子也紧随其后,避免掉队。
传送阵区域修炼者非常多,所有人都在往中心挤,想要更早离开。
由于传送阵的阵眼在阵法中心,力量也从中心向外发散,因此传送次序也自内向外展开。
可是涌到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中间刚有十来人被传送走,空缺的位置立即被边上修者挤满。
然后下一波传送,还是挤到最中心那十几个。
眼看火怪大军和巴烈德昆越来越近,恐慌在人群中迅速蔓延,场面变得越来越乱。
有修者抽出兵器,咔咔斩杀自己跟前之人,想要以杀戮方式冲到传送阵中心。
这样自私而疯狂的做法,立即引起了连带反应,让更多人发疯地胡乱攻击。
那些被葛无情劝回来的强者,看到地面上乱做一团,纷纷摇头叹气。
联军战败已成定局,各宗各派混合而成的部队,战斗力实在是差。
都这种时候,居然还为了能提早逃走自相残杀,完全不顾后果。
可如今,这些强者们也不再有维持秩序的想法。
他们纷纷落向传送阵中心,轰出大量气浪将人群撕开口子,站到阵眼位置快速传送消失。
“浪击!”
葛安在空中挥动法器锤子狠狠砸下,幽蓝色天地之力化作汹涌水浪,轰出一个直径三丈的空地。
他拉着明空梓琳站到空地上,横举锤子摆出防御姿势,警惕地望着周围,提防边上疯狂的人群。
视野逐渐被白色光芒,周围景象最终消失不见,两人陷入一片璀璨的光芒海洋之中。
葛安这才松了口气,将法器锤子收起:“我们成功传送了!
这个传送阵连接绝情随心庄,斩龙剑台大会后,义父派人传信让庄里弟子搭建的接应阵法。”
边上明空梓琳用力地甩动胳膊,把手腕从葛安手掌里挣脱出来,黑着脸递过去一个凶狠的目光。
“葛安你别得寸进尺,毛爪子安分一点,我是郑秋的未婚妻,懂吗!”
葛安撇撇嘴,露出无所谓的表情:“拉一下手而已,郑秋又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肯定能理解。”
“呸,不管郑秋怎么想,反正我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