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txt-第1219章 裴總的“補救”方式看書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小說推薦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因为于飞才刚做主设计师一个月,比较没经验,所以在安排工作的时候出了点岔子。
想把一款游戏的内容拆分成四个部分、依次更新,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很繁琐。
好看的都市言情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txt-第1219章 裴總的“補救”方式分享
必须保留原本的底层设计,否则游戏可能会因为各种不知名的原因而卡死、崩溃,给玩家带来不好的体验,甚至完全无法运行。
而且,游戏中的各种场景、怪物、玩法、机制等等都是密切关联的,拆开的时候必须小心翼翼。
再加上于飞写的方案没有详细说明,所以负责拆分的设计师在巨大的工作量之下,忽视了魔剑的自动格挡机制,让它随着底层机制在第一部分就更新上去了。
这看似不起眼,但造成了令人窒息的连锁反应。
游戏的数值更新了,战斗机制却没有更新,所以玩家实际上是在用《回头是岸》的那套传统战斗机制在打增强后的怪物,所以难度陡然提升,更别说还有一些没玩过《回头是岸》的新手也在玩《永堕轮回》。
这样一来,打不过小怪的玩家就大幅增加了。
根本拿不到鬼差武器,可不就是只能拿着魔剑一遍一遍地死吗?
本来如果更新了战斗系统,那么玩家就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的格挡动作,这会形成一种天然的、完美的掩护效果。
因为玩家可以打出手动格挡,所以偶然出现一次的自动格挡,也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玩家们会觉得这是自己无意间按出来的,不会往游戏机制那个方面去考虑。
可现在玩家根本打不出格挡操作,偶然出现的一次自动格挡自然会变得特别醒目,玩家只要看到,必然起疑!
于是,一系列的阴差阳错之下,魔剑自动格挡这个隐藏机制,竟然比战斗系统还更先暴露……
只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可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那这事怪谁呢?
怪孟畅?怪于飞?还是怪其他的设计师?
似乎他们都有有一点责任,但都不是主要责任。
提拔于飞做主设计师,这是裴谦自己拍板的,甚至出现个别的工作失误,也是裴谦期待的。
现在怪于飞,似乎也不太合适。
不仅不应该怪他,反而应该鼓励,因为工作失误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导致亏钱,只有极小部分情况才是导致赚钱。
应该安慰一下于飞,让他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说不定下次再闹出工作失误来,就能亏钱了呢?
不对,等一下。
孟畅刚才说的宣传方案……
裴谦本来还在考虑魔剑自动格挡机制暴露的事情,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意识到了孟畅的这个宣传方案似乎有很大的问题啊!
孟畅汇报的时候,简单说了自己的宣传方案,就是将游戏分成四个部分,战斗系统最后才更新。
当然,孟畅没说这种方案的具体意图,毕竟孟畅默认了裴总是裴氏宣传法的集大成者,这种意图不用解释,裴总肯定能懂。
但即使是干巴巴的宣传方案,也足够引起裴谦的警惕了。
“不对劲啊,按照孟畅的这个宣传方案,初期确实能引起玩家们的一些骂声,甚至能坚持到他拿提成……但等战斗系统一更新出来,岂不是一样的火爆?甚至比正常更新还要更加火爆!”
“孟畅这货,这次想出来的宣传方案是邪道啊!”
裴谦突然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
上次孟畅给朝露游戏平台安排的那个宣传方案,算是让裴谦比较满意的方案,虽然最后的结果也不大好,但那主要是因为田公子在捣乱。
孟畅的计划虽然也有一点点小瑕疵,有提升进步的空间,但整体无伤大雅。
这次可就不一样了,孟畅哪能干这种顾头不顾腚的事情呢?
如果这个计划真的完美实行了,那孟畅确实能拿到提成,但裴谦岂不是被坑了?
想到这里,裴谦不由得脸色一沉,看向孟畅的表情中也带了三分不善。
孟畅看着裴总沉思许久,而后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不知道裴总这是什么意思。
是对宣传工作执行时出了岔子表示不满?
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裴谦表情严肃地说道:“我之前对你很信任,所以并没有太多地过问《永堕轮回》的宣传方案。”
“没想到你竟然做了这么个方案出来!要不是执行的时候出了岔子,我还注意不到呢。”
“你自己好好想想,这个宣传方案合适吗?”
孟畅愣住了,一脸迷茫。
方案合适吗?
肯定合适啊!
裴总,我这可都是按照您的裴氏宣传法设计的方案,之前已经成功过一次了,怎么会不合适呢?
孟畅下意识地想要辩解,但是看到裴总表情不善,还是默默地把要辩解的话给咽了回去。
不对劲不对劲,裴总肯定是看出了方案中的巨大问题,所以才这么严肃。
现在跟裴总死磕,是一种既冲动又愚蠢的行为。
考虑片刻之后,孟畅觉得自己不能追问,也不能解释,因为这会显得自己很笨,无法理解裴总的意图,而且会显得自己很不负责任。
于是,他本着解决问题的思路,问道:“裴总,我知道错了,那……现在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处理?”
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哪错了,但只要先乖乖认错,平复裴总的怒火,再请示一下裴总的处理方式,之后就能通过对这种处理方式的逆向分析,找出自己的错误到底在哪。
看到孟畅这真心悔改的表情,裴谦心里稍微舒服一点了。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还好这次发现得早,没有造成更大的破坏,补救一下应该还来得及。
只要孟畅牢记这次的教训,以后不要再耍这种小聪明,那就还是裴总的好兄弟。
裴谦考虑片刻之后说道:“发公告,承认错误,游戏的战斗系统放到下周紧急更新。”
“魔剑自动格挡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就不可能再瞒下去,该怎么宣传还是怎么宣传吧。”
“当然,公告没必要说得那么清楚,态度诚恳一点就行了。”
魔剑的机制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再想瞒也瞒不住了。
对于裴谦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个,就是打乱孟畅原本的宣传计划!
因为按照原本的方案,下个月底《永堕轮回》一定大爆,没有任何意外。
战斗系统的开发已经完成了,孟畅之所以放在最后更新,单纯是为了获得更大的热度而已。
裴谦要求把战斗系统提前更新出来,虽然同样会引爆热度,但这就相当于是把《永堕轮回》的热度给平摊到了一个月里面,不会有那种爆发式的热度。
对裴谦来说,这是最不坏的选择。
当然,对孟畅而言可能就比较尴尬了,这个月的提成怕是又要离他而去了。
但谁让他瞎搞呢?
裴谦也是存心敲打他一下,让他以后别再干这种损人利己的坏事。
你孟畅是开开心心拿提成了,代价是我大赚特赚,这像话吗?
这样的歪风邪气,必须刹住!
裴谦本来以为孟畅会立刻跳脚,坚决抗议。
毕竟目前的情况,如果孟畅负隅顽抗一下,搞一些骚操作,继续强行推进之前的宣传方案,说不定还能稍微拿点提成;可要是按照裴谦的办法,相当于整个宣传计划全都废了,怕是一分提成都没有了。
但孟畅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表情稍微有点肉疼。
“好的裴总,我明白了,这就去安排。”
孟畅刚要走,裴谦又把他给叫住了。
“对了,你记得安抚一下于飞,他毕竟刚做负责人,很多业务不熟,需要慢慢来。更何况这次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让他千万不要自责。”
裴谦很担心于飞跑了。
孟畅点点头:“好的裴总。”
目送孟畅离开办公室,裴谦不由得有点心疼,又有点觉得奇怪。
心疼的地方是,毕竟自己在公司就这么一个好兄弟了,虽说他这次心术不正,想搞点骚操作差点把自己给坑了,但让他这个月提成归零,惩罚确实也不小了。
奇怪的地方是,孟畅不该是这种逆来顺受的性格啊?
这时候不应该是拿着合同跟自己据理力争,说哪怕是裴总也无权干涉、方案一定要继续推行下去吗?
怎么这么听话地就放弃了提成,按自己说的改了呢?
嗯……可能是孟畅也觉得理亏?或者是因为魔剑的机制已经曝光,孟畅觉得遮掩也遮掩不住了,所以干脆放弃?
裴谦想了想,似乎都有可能。
还是再继续观望观望《永堕轮回》后续的发展吧。
……
从裴总的办公室出来以后,孟畅直接来到楼上的腾达游戏部门。
爬楼的时候,孟畅就一直在想裴总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战斗系统提前更新,岂不是完全破坏了整个宣传方案么?
裴总为什么要做出这种壮士断腕的决定?
显然,自己的宣传方案中肯定是有一个巨大的漏洞,才导致裴总很生气,甚至要将整个方案都全部推翻。
但孟畅不知道这个漏洞具体在哪,也不知道裴总现在的做法为什么能堵上这个漏洞,很疑惑。
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于是,孟畅找到于飞,把裴总的要求给说了一遍。
于飞非常不好意思:“对不起孟哥,我工作中出现了疏漏,导致你的方案也受到影响,只能推翻重来……”
孟畅摇了摇头:“这个,你不用自责。”
“裴总的态度已经说明了,我的方案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虽然执行层面出了点问题,但这反而让问题更早地暴露出来。”
“所以,这反而是个好事。”
“而且裴总说了,你刚做负责人,难免有些疏漏,这都是很正常的,顺其自然就好。”
于飞不由得很是感动。
裴总竟然对自己这么信任?
那自己一走了之,岂不是很不负责任?
他立刻点头:“孟哥你放心,我这次肯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裴总安排的任务给做好,绝对不会再出现上次那种疏忽大意的情况了!”
“我这就安排下去,拟定公告,把战斗系统的更新改到下周!”
“对了,裴总说,魔剑的事情既然已经瞒不住了,该怎么宣传就怎么宣传。”
“那是不是GOG的新英雄镇狱者也可以安排上线了?闵静超那边早就做好了,一直在等着呢。”
孟畅想了想:“应该是吧。”
于飞点了点头:“好,那我这就跟闵静超说一声。”